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30章 郭蠻王
  
  陸瑾褔剛進入主堂,就看見唐逸維手里拿著一塊燒黑的木炭,在紙上寫著什么,李智湊過去看了一眼,那紙上竟然是一份長長的名單,每一個名字按照分級用箭頭標注。

  唐逸維不顧被木炭弄臟的手,胡亂的抓著茶壺猛灌了幾口,這才指了指他所寫的東西。

  “這些是因為宋家案之后升職的官員,我把他們整理了起來,按照職權劃分了一下,你們猜猜我發現了什么?”

  陸瑾褔和李智忙湊過去拿起紙張,大到朝中三公,小到百夫長,所涉及的官員們竟然足足有四百余人,這些人都有相同的特點,無論官位大小,都手執實權。

  陸瑾褔問道。

  “逸維兄,這上面所寫的都是凌逸風的人嗎?”

  唐逸維點了點頭,他又拿起一塊糕點,塞進嘴里囫圇個的嚼著,嘴里口齒不清的說道。

  “今天下朝后,國王把我留下,是想要收我為義子,當時凌逸風也在,我也答應了。”

  李智生氣的拍了拍手,說道。

  “唐大人,這不是在逼你站隊嗎?你怎么就答應了呢!這不是胡來嗎?”

  的確,凌逸風已經開始施展手段了,本就不容易調查的情況下,你還和他宣布對立,那不是撕破臉皮,等著對方反攻了?

  唐逸維只是看了看他們兩人的表情,雖然陸瑾褔沒有像李智那樣氣憤,但臉上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他笑著說道。

  “那要按照你的說法,我選擇站在他的那邊,他就不會阻撓我們辦案了嗎?宋家當時就是他去抄的家,至于那通敵文書,恐怕也是他讓人在搜尋的過程中隨便藏好的,我就是不和他站在對立面,查到最后也是查在他的頭上,你們有沒有想過這其中的利害關系?宋家,再是陸家,還有一些不愿配合他的三品官員,結果都是如何呢?一旦凌覆云的王權被徹底架空,這整個青云國,還不是他凌逸風一個人說的算?”

  唐逸維的這一大段話,懟的李智是啞口無言,后者無力的蹲坐在地上,難道他們就只能認命了?陸瑾褔還抱有希望的問道。

  “那我們就沒有任何翻案的希望嗎?逸維兄,你既然能接下這樁案子,你也絕不會就這樣放棄吧?”

  唐逸維白了他一眼,隨后向后院喊了一聲。

  “宋文書,整理好了嗎?”

  只聽宋凝煜用她那清脆的嗓音回答道。

  “整理好啦,我這就呈上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陸瑾褔前去幫忙,唐逸維也沒管他,只是看著李智的模樣調侃道。

  “你說你好歹也是個四品官,遇到事情就這么不淡定,你這性子對你將來的仕途之路可是個硬傷啊。”

  李智連忙起身,也不知道唐逸維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倒不是他心理素質低,只是目前的局勢實在堪憂,他也是有感而發啊。

  沒一會,陸瑾褔就拿著一封帶有手印的書信走了過來,宋凝煜就跟在身后,只是她的臉上手上都是墨水的痕跡,像是一只小花貓一樣。

  李智還不明白唐逸維的意思,就見唐逸維拿過書信,念道。

  “老臣趙尹默已按原計劃實施,待郭蠻王見到二更時燈火亮起,從北門殺入,在老臣府邸內稍些等待,老臣會設計讓凌逸風到府上查案,到時蠻王派人從府上殺出,定斬那凌逸風為先王之仇祭旗!”

  李智還是不太明白,這信中的趙尹默又怎么會和這雪峰國王蠻族統領郭建文有關系,什么計劃之類的,這又和宋家案有什么關聯呢?

  陸瑾褔拍了拍李智的肩膀,笑著解釋道。

  “李兄你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啊,逸維兄這是按照當初凌逸風陷害宋家的方式,重新又做了個翻版,在你沒來之前,王五就已經送過去一封了,而且就憑我家宋凝煜臨摹出的字跡,那簡直和趙尹默一模一樣啊。”

  可李智還是有所疑問。

  “就算是字跡相同又能如何?這案子到了凌逸風手里,還不是一樣會被壓下來,別忘了,我只是個刑部侍郎,有任何案件還是要在周品的手里過一遍,他是不是凌逸風的人到現在還不清楚呢!”

  唐逸維展開他所寫的那份名單,將其掛在了墻壁之上,他指著周品的名字,說道。

  “從我收集上來的名單來看,周品的確是凌逸風的人,不過…”唐逸維的話鋒一轉。

  “我的計策也遠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我第一封信的內容也不僅僅只有恭維奉承的話,更多的則是把城中局勢完完全全的給郭蠻王講了一遍,我今天觀察凌覆云對身邊人都極其的不信任,說明他身邊的下人也都被凌逸風換成他的人了,而且那臉色我覺得不像是生病,而是長久服用慢性毒藥所致,我選擇給雪峰國送信也是有考慮的,上一任蠻王,也就是郭建文的父親,正是被凌逸風所害死,這也是兩國之間常年戰爭的關鍵所在。”

  唐逸維又把盤子里的糕點拿出幾三個,在桌面上擺出個l的形狀,他指著最中心的一個糕點說道。

  “假如這是我們的青云城,而下面的是正在對抗魔族的主力軍,國王為了預防武將造反,家中私兵最多不能超過二百人,就算是加上城中守衛,滿打滿算,這城中兵力也只有幾千人。”

  他又指了指最上面的糕點,說道。

  “而雪峰國的蠻族人,我聽說極其勇猛,如果蠻族人襲來,僅僅幾千人就足夠與城中軍士作戰了,一是我不想因為這種事而發生械斗,二是郭建文他也干不出屠殺百姓的事,在這四國也只有他可以稱之為明君的典范了,只要得到對方的信任,那具體的規矩就還歸我們來定。”

  “我定的日子就在幾天后的中元節,一更后北門會半開著,以供那些死去的亡靈們回到該去的地方,城中百姓們也都會緊閉房門,就連街上巡邏的士兵,也都會因此取消,到時候就讓郭建文帶著幾名蠻族人入城,躲在趙尹默所在的太師府,也不容易被人發現,我們就在此時查案,把動靜弄得越大越好,只要把凌逸風引到此處,一切就借著郭建文之口,告知天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