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24章 挑明關系
  屋內的人連忙都奔著聲音的方向跑去,特別是陸釗元,他埋怨自己,怎么不去派人查查看,這天下叫宋凝煜的人多了,這不,鬧了個天大的誤會。

  剛一到后府,就見到宋凝煜坐在地上哭,那小模樣極其委屈,陸瑾褔呢,在一旁想要給她擦擦眼淚,可剛一碰到,就被宋凝煜推了個大跟頭,就像是唐逸維心中小兩口吵架最貼切的樣子。

  他從兜里掏出了一塊牌子,那牌子正是喵小吉撿的那塊刻有宋凝煜字樣的花魁牌,既然都知道了,倒不如把話說開,也別讓這對苦命鴛鴦再遭風浪了。

  “宋文書,你這是怎么了?”唐逸維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宋凝煜往聲音的方向一看,連忙趕緊起身,剛剛兩人吵架,也是她怒氣上頭,完全沒感覺到唐逸維這些人的存在,雖心情沒能緩解,但還是解釋道。

  “不好意思唐大人,擾您休息了。”

  這后府只住了她一個人,僅憑著些許燈光,她也沒看清唐逸維身后的人。

  唐逸維示意其他人先回去,自己先解決這小兩口的事。

  待所有人都回到主堂,唐逸維拿出那塊木牌,往宋凝煜手里一遞,為瑾褔解釋道。

  塔讀小~。>說—*.—免費*無廣>告無*>彈窗,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宋文書,這也并非是瑾褔的錯,你看,就連我都撿到過這種花魁牌。”

  宋凝煜接過牌子,借著燈光,發現上面的三個字和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樣,她憤怒的將牌子往地上一摔,嗔道。

  “竟然用本小姐的名字做花名!真是…真是氣死我了!”

  唐逸維還以為宋凝煜會罵的多狠呢,怪不得人家是書香門第大家閨秀,連罵人都不會。

  “這也并非怪瑾褔,誰會知道事情就這么巧合?今天呢,既然我讓你們見面,我就希望你們把這件事說開,以后呢挑明關系,我原來也見過太多像你們這樣的苦命鴛鴦,如今我已經有這個能力,那就助你們一次。”

  唐逸維的勸解,宋凝煜很是受用,的確,自從宋家被滿門抄斬,自己是僥幸活了下來,但是在外面又不得露面,唐逸維明知,如果她的存在被發現,那可是殺頭的大罪,還愿意繼續讓自己住在這間宅子,于情于理,自己就是再大的脾氣,也不該再發火了。

  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淚,啜泣道。

  “謝謝您,唐大人,您可真是個好人。”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自己做的明明是一件好事,這怎么還讓人發了張好人卡,雖是心中奔騰了上萬只羊駝,但是表面仍沒表現出來。

  “我給你們一些時間商量,如果和好,那么你們一會就來我房間,我有事情交代,如果不愿意,還想這么吵架,那就隨便吵吧。”說完唐逸維就回了主堂。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宋凝煜和陸瑾褔的感情不僅僅是媒妁之約那么簡單,兩人又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標準典范,再加上這又是個誤會,也沒什么需要緩和的時間,沒一會的功夫,陸瑾褔就牽著宋凝煜的手進了中堂。

  當她看見這房間不僅只有唐逸維一人,陸家人也都在,那自己剛剛的那些事豈不是…

  她不好意思的向陸釗元幾人問好,這陸家四人就像是沒聽見剛才的事情一樣,倒是讓宋凝煜的臉沒剛剛那么紅了。

  陸瑾褔牽著她的手,兩人一同跪在陸家家主陸釗元的面前,鄭重的詢問著。

  “爺爺,我對凝煜的感情您是知道的,我想娶她為妻,可以嗎?”

  陸釗元看著眼前的這兩個孩子,不禁兩眼一紅,不僅僅想起了老友,也為這苦命的孩子感到自責,他的眼中露出從未有過的溫柔,問道。

  “我同意你們的婚事,只是現在還不行,不知道凝煜你愿意等嗎?”

  宋凝煜自然知道陸釗元話里的含義,如果現在兩人結婚也不是不行,但做不到明媒正娶,因為她的身份特殊,在外人面前絕對不能露面。

  “陸爺爺,凝煜愿意等,哪怕再有五年十年,我也在這里等瑾褔娶我,我這輩子非瑾褔不嫁。”

  整間房里,除了唐逸維無不因為這句話而感動,原因也簡單,這句話他都快聽膩了,在他原來的世界,誓言是最沒用的承諾,而在這里,誓言無疑是神圣的。

  陸釗元起身扶起兩人,把他們拉到了坐在主位的唐逸維面前,鄭重道。

  “凝煜,如果想要宋家翻案,唐大人才是關鍵,就在今天,我聽瑾慶瑾褔說,唐逸維在朝廷上對宋家案子有疑問,還險些被趙少保所傷,陛下也將此案全權交給唐大人處理,還不快謝謝恩人?”

  宋凝煜和陸瑾褔竟然真的跪下扣了首,唐逸維連忙將二人扶起,嘴里埋怨道。

  “你們要是再這么見外,我就不管這件事了啊,我一直拿你們當家人,你們卻拿我當外人,有你們這么做事的嗎?”

  眾人皆大笑起來,就連剛剛哭的梨花帶雨的宋凝煜也破涕為笑。

  “宋家的案子既然我已經接下來,那么我就一定會為這件事負責,你呢就接著做我的文書,瑾褔也可以先住過來,年輕人嘛,沒事多交流交流,對他們也好,你說呢,老爺子?”

  唐逸維的這句調侃,竟然讓陸釗元點了點頭,他說道。

  “別說,逸維說的還真沒錯,凝煜作為這件事的當事人,有很多細節她肯定都知曉,而瑾褔武功不錯,守在你身邊我也放心,那就這么定了,明天我就讓瑾褔搬過來住。”

  這可真是猝不及防,老爺子沒想到還真是開明,要是別人家也絕對是做不到。

  “天色也晚了,我們也該回去了,瑾褔啊,你今天就不用回家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陸釗元火急火燎的帶著一大家子出了門,唐逸維起身去送客,這對小情侶也偷偷回了房。

  到了宅外,陸釗元抓著唐逸維的手囑咐道。

  “瑾褔這孩子,老臣就拜托給你了,這次來也沒帶什么,就我兩個不成器的兒子拿了些見面禮,你作為媒人可得收下啊。”

  雖然明知道那禮物絕對不輕,但唐逸維也不能拒絕,要不然以陸釗元的性格,非得跟他掰扯到他服軟。

  送別了幾人,護院們幾乎是全體出動,徐管家清點,三千兩白花花的銀子,這可比國王御賜的手筆都大,其實唐逸維也漏算了一部分,那就是這間老宅的價值。

  連同箱子全都鎖進了倉庫,本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則,唐逸維把倉庫的鑰匙給了徐管家一把,以后這每月薪水就交給他了,徐云軒那是內心震撼啊,這可不是小數目,既然老爺不拿自己當外人,那自己也應該全心全力的工作才是。

  解決了所有事,看著廂房的燈光熄滅,唐逸維賤笑了幾聲,一對玉臂繞在他的脖子之上,他也吹滅燈火。

  (此處省略36984個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