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21章 第一任太保
  這還是青云國有史以來第一次由國王監察杖刑,行刑的侍衛自然不敢怠慢,下手也尤其的重,看著被打的皮開肉綻的趙烈存,許多大臣心中都不禁冒出一種想法,無論何時,都千萬別惹唐逸維這個活閻王,僅憑幾句話就讓當今的太子少保挨了二百杖,而且就那張嘴,恐怕也沒幾個人能說得過他,各個角度的轟擊你的心理防線,一旦你破防,你就上了他的當,你就算是不死,也得被扒層皮。

  早朝還是頭一次因為一個人,活活的上到了中午,凌覆云將宋家案的事全權放給唐逸維,凡是需要配合的無論官民一律放行,如若不配合,趙烈存就是例子,另外趙家凌覆云也多少有些懷疑,但現在還不能因為民間的事就冤枉了一個“好人”,就先放著交給唐逸維吧。

  唐逸維現在也不再是一介草民了,而正好太保的位置欠缺,而這三公之中太保恰好又是武將加官的最好位置,現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穩住唐逸維這個勇者,況且就算是自己不在了,凌逸風也能靠唐逸維的輔佐維持國力。

  太師、太傅、太保、共稱為三師,太尉、司徒、司空公稱為三公,三師起先也只是寵幸用的加官官職,并無實權,隨著凌覆云身體逐漸衰退,再加上常年征戰三公的位置人員空缺,于是三師和三公就做了調換,廢除太尉、司徒、司空官職,太師開始負責青云國的內政,太傅負責軍政,而太保則是一直空缺,一是一直沒有人能有如此的功勞勝任,二是,在這三公之下還有專門輔佐太子的太子三師,如若凌覆云歸天,凌逸風秉政,要么原來的三公接著像過去那樣只是高官且無實權,將實權分配給太子三師,而像太子少保類似的職權則屬于太子三少,雖是正三品的官位,但也只屬于副職,并無實權。

  如今太子少保趙烈存,凌覆云是不可能再用了,太子三師也一直空缺,無論是安撫唐逸維也好,還是凌覆云心有私心,總之青云國第一個最年輕的太保誕生了。

  而此時的唐太保正“云淡風輕”的與陸家兄弟聊天。

  “以后就不能叫唐兄了,我得叫太保大人了,下官和瑾褔還仰仗著太保大人的照顧啊。”

  陸瑾慶笑著說道。

  唐逸維沒好氣的給了他一腳,說道。

  “別扯淡,咱都是兄弟,以后真要這么叫,我非跟你急啊。”

  陸瑾慶和陸瑾褔聞言都笑出了聲。

  幾句寒暄,唐逸維臨走時還特意告訴陸氏兄弟,有時間一定要來他的府上,特別是瑾褔,他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談談,說到這件事,唐逸維特意收起了笑容,表情十分認真的囑咐道。

  陸氏兄弟像是知道唐逸維所說之事一樣,也是鄭重的答應下來。

  送走了陸氏兄弟,唐逸維艱難的走向王宮外,有人這時候就會問了,當了正一品的大官,不應該是興高采烈嗎?怎么還艱難上了?

  實際唐逸維還在為剛剛趙烈存持劍殺他的事所后怕,那兩條腿遇到人還能云淡風輕,這陸氏兄弟一走,又接著發起抖來,唐逸維怕丟人,可他越是控制,腿抖得越夸張。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再加上他也不知道太保的官職有多高,興奮程度完全不及昨天受到宅子時的心態,因為他總有一天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官職大小又不是永久的,回到過去,他還是那個社會的邊緣人。

  離得老遠,他就看見王五駕著馬車在宮門外等他,他沒好氣的喊道。

  “我不是都說了不讓你用馬車,你是希望我下車接著吐嗎?”

  王五呲著大牙,臉上的歡喜難以言表,他快走幾步扶住了唐逸維,嘴里還奉承道。

  “如今我也是當今三公手下的人了,派別人來我不放心,凡事還是親力親為的好。”

  說完又疑問道。

  “不過太保大人,你這再興奮也不至于腿哆嗦的跟篩糠似的吧?”

  唐逸維借坡下驢,說道。

  “還不是讓你駕駛馬車的技術給嚇的?”

  王五又大笑了幾聲,把唐逸維扶上了馬車,倆人這一路上也沒說話,這次馬車的體驗感也沒有上次那么差了,雖說有些許顛簸,但也沒有第一次那么夸張,唐逸維懷疑是不是和當天他喝酒有關系,還是王五故意的。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南街不愧為“富人區”,地上的石磚鋪的也十分平整,路程也不算遠,十幾分鐘后便到了家。

  唐逸維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家門口排起了長龍,他剛想問王五是怎么回事,王五便在身上拿出一張紙來遞給了唐逸維。

  他這么一看,原來這些人都是因為王五寫的招工啟事而來找工作的,紙上的內容也很簡潔,和唐逸維當初吩咐時的幾乎相同,唯一的區別就是招工地址,上面寫著太保府!

  王五見唐逸維正要發作,連忙解釋道。

  “太保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啊,一開始寫唐府,我們等了快一個上午都見不到一個人影,直到后來有個陸家軍的兄弟從宮中帶回的快信,說您晉升成了朝中太保,屬下靈機一動,改了個官邸名稱,你看看,這人排的。”

  唐逸維也不好發火了,他的目標就是招工,不來人用這種辦法也不是不行,再看了看門上的牌匾換成了太保府,他咋看咋別扭,如此高調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王五也是個人精,他解釋道。

  “這宅子的牌匾就是您的門面,您現在貴為三公,那該有的牌面也必須要有,像是往常家中可能還會鬧鬧毛賊,現在就是給他們熊心豹子膽,誰又敢闖太保的府邸呢?”

  王五的這句話很是受用,可王五這人也沒參加朝會,又怎么知道自己升了官?

  進入府內,門房前搭了個棚子,用來接待這些前來應聘的人,看到有些陸家軍的兄弟忙的不可開交,唐逸維讓王五在自己的會客庭也再起個案臺,等他換身衣服,他也來幫忙。

  
  回到臥室,唐逸維換了套長衫,天氣越來越熱了,他那一身青云長袍也不太適合穿了,就在他剛剛換好,他發現自己的門前有一個熟悉的人,扭扭捏捏的在那猶豫要不要敲門。

  要說這宋大小姐,什么都好,就是這動作太輕飄,高情商說法:大家閨秀,行不做聲,舉止優雅,低情商:像只鬼似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