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廢柴勇者物語 > 第19章 花魁
  沒經歷過同樣的事,唐逸維也沒辦法做到感同身受,身份如此之大的落差,想必是誰都很難接受吧?再加上自己占了人家的祖宅,所有人又都是枉死,他不由得心中暗罵道。

  這馬總管,辦事也太不講究了,自己是個外來人不知曉實情也就罷了,他沒理由也不知曉吧?可嘴上卻安慰道。

  “宋姑娘,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勸你,我是個外來人,對宋家的事也是完全不知情,要不然我也根本不會收下這間老宅,我看就這樣吧,你先挑一間廂房暫且住下,明天我就上奏朝廷,這件事我也管定了。”

  宋姑娘也沒拒絕,唐逸維就暫且當做她答應了,隨即便向王五交代道。

  “王五,你明天帶上陸家軍的兄弟,四處張貼招丁告示,管家一名,家丁八名,丫鬟八名,廚師三名,記住都不用簽賣身契,只管每月發繳糧餉就好。”

  王五抱拳道。

  “是,唐公子。”這便離開了。

  王五的腳剛邁出去幾步,宋姑娘焦急的問向他。

  “王大哥…瑾褔最近可好?”

  王五的身子微微一怔,頭也沒回,像是沒聽見一樣,快步離開了。

  瑾褔?陸瑾褔?唐逸維想起上次去陸府,陸瑾慶身后的那個堂弟,看這宋姑娘的表情,想必兩人也曾有過媒妁之約。

  唐逸維小心的扶起宋姑娘,輕聲的問道。

  “宋姑娘,你所說的可是陸家的二公子,陸瑾褔?”

  宋姑娘激動地點了點頭,她胡亂的擦了擦眼淚,連忙問道。

  “是他!他怎么樣?你知道嗎?”

  唐逸維沒想到對方會如此激動,心中所想也應該沒錯了,他耐心的答道。

  “我前些日子去過陸府,也有幸見過他,姑娘請放心,他一切都好,如果你們有一些事難以在外啟齒,可以讓我轉告,如果條件允許,你們也可以在這見面。”

  宋姑娘沒想到唐逸維會如此待她這個落魄千金,特別聽見最后的一句話,她的情緒便更加激動了。

  “唐大人您如此對我,凝煜都不知該如何報答!”

  宋凝煜,好名字啊,唐逸維笑著答道。

  “陸家對我有恩,瑾慶又是我的摯友,談不上報答,再說了,叫什么唐大人,我又不是什么欽差大臣,你就先安心住在這,等有機會我再邀瑾褔過來。”

  安撫好宋凝煜,回到自己房間的唐逸維臉上堆滿憂愁,幻化做人形的喵小吉在背后輕揉他的肩膀,剛剛發生的事她也都聽得一清二楚,她也知道她的男人為什么會成現在這個狀態。

  “小吉,有些命運是不是一旦構成,就不得不去接受了?”

  唐逸維問向喵小吉,他的目光看向窗外,宋凝煜的房間還亮著燈。

  喵小吉停止手上的動作,緩身坐到他的身邊,語氣溫柔的說道。

  “命運不是一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嗎?就像這個姑娘,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這一切,只是她有一件事說了謊。”

  唐逸維又將視線放回到喵小吉的臉上,不解的問道。

  “說謊?哪一件事?”

  喵小吉從懷中取出了一塊木牌,唐逸維看著眼熟,那就像是過去古代皇帝的惡趣味,類似像翻牌子一樣的道具。

  唐逸維又問道。

  “這是什么?你從哪拿的?”

  喵小吉,指了指上面的字,那上面的三個字讓唐逸維不由地呆住了。

  因為上面恰好就寫著宋凝煜那三個大字。

  喵小吉解釋道。

  “這是我們上午逛街,那女掌柜刁難你的時候,有個客人見吵了起來,離開時掉落在地上的,如果沒猜錯,這小姑娘應該沒那么簡單,最起碼也是個花魁的級別。”

  花魁,花之魁首,也可以說是某某樓的頭牌,唐逸維不理解,宋家原來也是青云城的名門望族,就算是全家滿門抄斬,剩下她這個可憐姑娘,她也不至于靠這個為生吧?而且就算是走投無路,也可以取個花名,沒必要用自己的全名,這不是敗壞了宋家的門風,想必這其中應該還另有隱情,但是現在唐逸維還不能問,他一是怕這姑娘輕生,二是怕其中存在誤會,叫宋凝煜的又不止她這一個,或許這就是個巧合呢?

  喵小吉似乎能夠看懂唐逸維的心思,她溫柔的抱住眼前的男人,一夜無話。

  第二天,唐逸維早早就起床洗漱,今天和往常不同,還有一堆事等著他處理,他帶上喵小吉,乘著馬車入了宮。

  早朝的程序極為枯燥,按照往常唐逸維早就瞌睡連連了,可今天他特意的觀察了幾名大臣,特別是當朝太師趙尹默,太傅荀龔,這兩人都是因為宋家滅門陸家受牽連才被提拔的,陸瑾慶和陸瑾褔也在場,陸瑾慶見他們二位上奏表情還沒什么變化,但是陸瑾褔則不一樣,他雖然偽裝的不錯,但是唐逸維還是在他眼中看出了些許恨意。

  等到所有人都停止上奏,凌覆云宣布退朝之前,唐逸維上前一步,將自己手中昨夜寫好的奏折遞了上去,馬總管吃了唐逸維的好處,他自然知道如何報答,取走奏折小心翼翼的放在凌覆云的案上。

  凌覆云有些生氣的問道。

  “這是誰上的?”

  馬總管小聲在他耳邊答道。

  “回國王陛下,這是由勇者大人上表。”

  凌覆云聽到是唐逸維的奏折,他收起怒氣,笑盈盈的問道。

  “逸維,有什么事上奏啊?”

  說完拿起奏折翻閱起來。

  原文來自于塔&讀小說~&

  唐逸維恭敬地答道。

  “回稟陛下,我是為宋栢全家被冤枉的案子上奏。”

  聽到是宋家,百官皆嘩然,陸瑾慶站在他身旁還特意扯了扯他的衣袖,沖他一頓的擠眉弄眼,示意他別繼續說下去了。

  凌覆云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看了奏折上所寫的內容,多半都是唐逸維判斷宋家沒有這樣的動機,一些曾經陸釗元所說的話,這件案子少說也過去半年之久了,他也不想相信,自己的手下會背叛自己,但是人證物證具在,他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就在這時,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譏笑道。

  “你一介草民,就想推翻半年前的案子,還把不把青云國的法度放在眼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