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對手想研究我,發現我根本沒上號 > 066 這條命完全是砂糖橘給的
  “殺了殺了,這波傷害肯定夠的。”

  “姿態又死一次,這船長說句實話有點難受了。”

  “他這一把發育周期會比較長。”

  “而且他還把大招給用了,我覺得沒什么必要。”

  “對,這個大招我真覺得可以留著!”

  “……”

  這一波一看蘇燦動手,大家都知道肯定殺了,看那動作就知道沒什么懸念。

  解說們對姿態的選擇,也產生了一定質疑。

  有求生欲可以理解,比如說很多選手在上帝視角看來肯定會死的情況下,還要交個死亡閃。

  這波姿態的處理,站在馬后炮角度來分析,還在塔下放個大招稍微有點沒必要。

  蘇燦狀態太健康了,而且大招跟Q都能回血。

  想跟他一換一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個大招看起來沒什么必要,純屬就是浪費。

  船長大招作用還是很大的,回頭其他路隊友想做事,給他大招支援一下,效果非常好。

  選到船長這英雄,其實前期真很難幫到隊友,大多數時間要自己發育,那么大招就是最好的選擇。

  比如打小龍的時候,前面讓我來也沒多大用,我給個大招然后就在線上繼續發育了。

  他這個大招一用,EDG這邊下路首先松了一口氣。

  現在下路是比較難受的,本來對線就有點打不過。

  剛才被抓一波后,現在只能被動防守了。

  RNG這邊要是想針對下路,完全可以在Iboy大招好之前再來搞一波。

  都不需要整什么四包二,卡薩過來加上下路就行。

  到時候船長再撒個大招下來,根本就走不掉。

  現在船長大招一用,對下路來說最起碼危險系數沒那么大了。

  而且船長大招這種全圖流的技能,冷卻時間都比較久。

  尤其是前期這個一級大招,少說得三分鐘的時間才能轉好。

  讓RNG這邊更頭疼的不是船長大招沒了,很可能這場比賽,船長這個英雄都沒了。

  前期對線被連續殺兩次,還是被單殺。

  對于一個需要發育的英雄來說,這有點要命。

  娃娃也隱晦的提到了這個點。

  不過他情商比較高,沒有直接說船長廢了,而是說了一句“發育周期會很長”。

  ……

  蘇燦這邊殺完人是往對面方向拉出的防御塔,順便斷了波兵線。

  反正船長這波也沒傳送,他不需要立即回家。

  而且他狀態不錯,對面豬妹來了,也威脅不到他,最多就是互相刷一波傷害。

  打了一波錢,足夠出第一件裝備后,蘇燦才走到旁邊草叢回城。

  回到家,蘇燦買出了第一件成裝“縛法寶珠”。

  這件裝備是吸血鬼的核心裝,提供不錯的法強跟移速加成。

  尤其是疊滿了層數開個主動效果,能提供最大30%的移動速度加成,對吸血鬼這種吃移速的英雄來說非常契合。

  而且只要2800塊,性價比算相當可以了。

  當然了目前版本,上單吸血鬼還有一種出裝,直接出個皇冠。

  那樣的話前期不夠暴力,不太符合蘇燦的風格。

  重新上線后,姿態陷入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

  他上線后好不容易把兵線推了出來,但打到這個時間點,他身上這裝備是有點落后的。

  導致了推線沒有那么變態,現在才把兵線推到藍色方塔前,還差一點才能送進防御塔。

  這種情況下必須要往前繼續推,不然兵線卡在這里,蘇燦控線他就難受了。

  問題蘇燦來了之后,他有點架不住蘇燦目前的傷害。

  蘇燦的裝備跟等級,扛著小兵傷害上去耗他問題不大。

  更要命的是蘇燦一上線,他又沒桶子了。

  只要往前放個桶子,蘇燦必上去點,哪怕要扛傷害也得上去點。

  船長沒了桶子,想要快速推線就不現實了。

  甚至都不太敢平A,只敢遠程放Q補個刀。

  要是兩分鐘前,他這個Q還要去消耗蘇燦。

  被單殺兩次后,姿態也變老實了。

  主要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要是不好好補刀,可能等會兒補刀差距會被拉的有點難看。

  蘇燦利用兵線拉扯了姿態一會兒,打了姿態一些血量后,這才把兵線推過去。

  姿態一看兵線要推過來了,也是心里松了一口氣,整個人連忙后退。

  他大概清楚蘇燦疾跑早就好了,自己要是離開防御塔太遠,等會兒他大招轉好了又能開疾跑上來強殺自己。

  拉到塔下第一時間,姿態的W技能轉好,他立馬吃橘子回了口血。

  必須要保持好血量,不然就跟剛才一樣,在塔下也會被強殺。

  本來主要用途是個解控的技能,硬生生被姿態用來回血了。

  還好他現在有了耀光,藍量方面不再局限,一直吃橘子也沒太大壓力。

  蘇燦這邊拿到了線權后,只能繼續壓制。

  不可能再像上一場那樣,去其他路盤活隊友了。

  吸血鬼這英雄屬性,注定了不可能像青鋼影那樣好帶節奏做事,更何況蘇燦沒有帶傳送。

  于是上路就出現了這樣的畫面,蘇燦不斷的推線進塔,姿態在塔下不停的吃橘子。

  給RNG粉絲都看郁悶了,這特么比賽開始到現在,橘子吃了有十斤都不止了吧?

  甚至在無人知曉的角落,姿態已經默默主Q副W了。

  船長只要當個人都得副E才行,不然桶子慢的難受。

  但姿態這場有他的理由。

  老子桶子瘋狂被對面點,一個都炸不出來,我副E干什么啊?

  副個W,吃橘子好歹加的血量能多點。

  桶子沒吊用,橘子能救命,哪個重要不要我多說了吧?

  這樣的情況沒有持續多久,又一波兵線進塔時,廠長知道蘇燦大招轉好了,直接過來準備越塔。

  他們兩個越一個不是滿血的船長,簡直隨便越。

  甚至兩個人大招都不需要全部用,隨便上一個就能殺。

  姿態這波警惕性拉滿了,本身就位置很靠后,站在防御塔后面。

  一看廠長過來,才轉好沒多久的閃現立馬交了出來。

  蘇燦一看距離有點遠,就沒有強行跟了。

  這波他閃現一交,接下來很難對線,相當于這座一塔別想要了。

  廠長那邊加速上去追著咬了一路,姿態跑到二塔下,岌岌可危的時候W技能及時轉好。

  一口橘子把血量抬了點上來,廠長沒有閃現,無奈之下只能放棄。

  保住性命后,姿態長舒一口氣。

  要不是副了W,不吹牛逼他這波可能又沒了。

  說出來大家可能不行,勞資這條命完全是砂糖橘給的。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