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對手想研究我,發現我根本沒上號 > 234 在這方面,蘇燦可是行家
  “OhYes倒了,不過他身上有復活甲,這波問題不大。”

  “隊友們非常給力,哎呦,Gala這個輸出是真有點嚇人。”

  “結束了結束了,這一把應該是徹底結束了。”

  “現在兩邊經濟差太多了,真打起來G2是真的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也能看出來,對面打到這個時間點已經放棄了,剛才那波偷大龍就是他們最后的掙扎。”

  “讓我們恭喜EDG先下一城拿下半決賽的第一個小場勝利。”

  “………”

  在三位解說嘹亮的聲音助威下,EDG全員推平對面基地,一波結束了比賽。

  只不過這一波在打之前大家就知道了肯定會贏,所以也沒啥好激動的。

  對G2來說也是早就不想掙扎了,他們這最后一波團,只是沒想到蘇燦會這么開。

  這一把被蘇燦各種花式開團,簡直防不勝防,說句實話是有點被開麻了。

  打最后一波的時候,G2的人馬上就轉變了思路。

  他們反正心態一向是比較好的,第一局比賽的失利,對他們來說也不算什么,更何況對面還是非常強大的衛冕冠軍EDG。

  眼看著蘇燦沒有閃現的情況下這么開團,G2五個人立馬集火蘇燦。

  反正比賽肯定是沒了,哪怕背靠著門牙塔,他們現在打團也是一碰就碎,更何況會被蘇燦給先手開到了。

  比賽可以輸,但這一把被蘇燦這個派克給玩壞了,這不得殺一次發泄發泄?

  G2的人確實在第一時間就集火了蘇燦,蘇燦玩個派克肯定比較脆,再加上還吸收到了防御塔仇恨。

  根本扛不住這個傷害,直接倒在對面門牙塔下。

  不過蘇燦本身就是身上有了復活甲才這么玩的,這一把比賽蘇燦拿了太多人頭,剛才回去就很早的買出了六神裝。

  派克這個英雄,不是一個很吃神裝的英雄,越往后提升也就那個樣子,蘇燦還是出了復活甲這個裝備的。

  等蘇燦復活站起來的時候,比賽差不多也結束了。

  剛才蘇燦的先手,開的很好先不說,還吸收了大量對面的技能,對面剛才是真沒想太多,就是想讓蘇燦死。

  基本上有技能就放,要不然蘇燦也不能那么快就倒下了。

  技能交這么多給蘇燦,接下來的團戰突出一個沒法打。

  等到比賽結束那一刻,G2終究還是沒能處理掉蘇燦。

  摘下耳機后,蘇燦能聽到現場的歡呼,還是在這種萬人體育館里打比賽有意思。

  盡管這不是自己的主場,不過贏了之后也不會缺少這些。

  下去之后,大家都非常輕松。

  還是那句話,打G2壓根就沒有那種面對強敵的感覺。

  也不知道為什么,明明今年的G2是有史以來最強的。

  或者可以說,他們是歐洲歷史上到目前為止最強的一個戰隊,哪怕之前S1的時候歐洲戰隊拿過世界冠軍。

  但是那個冠軍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也不能算實力多強。

  論實力的話,G2可能比SKT還要強一些,但是打起來比較輕松,估計跟血脈壓制也有一定關系吧。

  還有就是打法問題,歐洲戰隊喜歡玩出其不意的,面對韓國隊的時候,確實效果還不錯。

  拋開那種實力真有差距的不說,如果實力差的不多,歐洲戰隊掏出點騷東西,或者搞個套路什么的,這兩年打韓國隊確實勝率非常高。

  只是面對LPL戰隊的時候,這種打法好像沒什么效果。

  LPL戰隊打架太兇了,這兩年能崛起的最大原因就是這個。

  G2在面對這種風格的時候,想帶的節奏帶不起來,就會比較難受了。

  雖然比較輕松,但是廠長的態度還是要給到的。

  只聽廠長這邊嚴肅道:“我覺得他們下一把可能會掏點什么騷東西出來。”

  打G2這種比較搞的戰隊,在打之前教練組就已經有所防備了,害怕對面有什么黑科技。

  以前是打越南隊的時候有這種感覺,但是這兩年的話歐洲戰隊還是比較有想法的。

  G2又是里面比較突出的那個。

  身為教練組,不研究這個才是失職,注意一下比較正常。

  但也只是這么個說法,如果真搞那些騷東西,你是不可能提前得到情報的。

  人家不會在排位里玩,兩個隊又好久沒有打過訓練賽了。

  蘇燦是不太在意的,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搞什么騷東西效果有限。

  就算真給對面玩起來了,也就一次機會而已。

  我發現能處理的話,你這個就不叫騷東西,也失去了效果。

  如果還真有點用,那我下一把ban掉就是了,無非就是一個ban位的事,EDG打對面在ban位上還是比較輕松的。

  再加上Bo5的比賽確實也是有容錯率的,輸一把問題不大,你總不能把把都整出個黑科技吧。

  就算真每一把都有,那也不一定有效果。

  黑科技之所以被稱之為黑科技,那就說明肯定是有一定問題,有時候可能是反向的作用,這個還真是不好說。

  Gala這小子平時沉默寡言的,這個時候突然整出來一句:“對面不會下把玩派克吧?”

  話一說完,所有人都笑了出來。

  蘇燦也笑了笑,他早就看出來了,這個人有點悶騷。

  平時看不出來,但是相處的時間久了,一旦熟悉起來就很容易了解到了。

  ……

  很快的,雙方第二局比賽開始。

  還是那句話,對G2來說第二局開始就沒有退路了,這也可以算作他們的最后一把來看。

  如果這一把再輸的話,盡管比賽還沒結束,但確確實實是一點機會都不會有了。

  面對EDG這種隊伍,不會給你連續追三把的機會。

  第二把比賽,他們必須拿下,才能繼續保留通往決賽的希望。

  上把輸了之后,這局比賽G2主動選擇了紅色方。

  你還真別說,知道是紅色方的時候,連解說也聊到了這個點。

  一定要小心對面的黑科技,畢竟在紅色方有最后一手Counter位,確實也是比較好操作的。

  普通觀眾也都覺得,要是正兒八經的去打對面,那EDG肯定沒什么問題,一定是能贏的。

  但如果被對面弄點什么態度的話,說不定是會有危險的。

  都打到半決賽了,說白了大家都是世界賽最強的四個戰隊之一。

  已經屬于最頂尖的那幾個了。

  到了四強之后,隊伍差距肯定還存在,但現在這個年頭,也不可能大到那種夸張的地步。

  前面幾手,能夠看出來兩邊還都比較正常,沒有出現什么怪異現象。

  大家都在想著G2會不會搞,想了半天才意識到,EDG不也是搞的那一個嗎,反而他們在陣容上才是最搞的。

  別的不說,就上一把的中單派克,你給對面是萬萬不敢選的。

  這一把也沒人真去提防G2的派克,說白了這個英雄壓根就沒人玩,也就是蘇燦這種不當人的,可以強行玩一把。

  而且這把對G2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他們現在不容有失,絕對不可能拿派克這種英雄出來冒險。

  同時上一把雖然被派克給制裁了,但是這一把在ban人的時候,G2沒有去為了派克浪費ban位。

  說明他們還是懂的,這個英雄放出來之后,上場比賽的MVP,現在立馬就無人問津了。

  “發條?”

  第二輪選人,看到EDG直接鎖定了發條的時候,解說們的語氣都能聽出來一絲驚訝。

  不能看表情,光聽語氣就知道現在是什么臉色。

  估計所有人都很奇怪,蘇燦突然在中路拿了個發條。

  發條這個英雄沒什么不好的,反而現在的版本是個不錯的中單。

  這個英雄一向如此,到了世界賽上立馬就能用,而且會是熱門英雄,很少能看到她缺席世界賽。

  選出這個英雄在中路,算是比較萬金油的。

  說白了對線還不錯,除了特定的英雄之外,對線的時候很難被壓制到,可以正常的補刀發育。

  打團的時候比較厲害,是個不錯的后期保障。

  只要是大招用的好了,甚至有逆天改命的效果。

  而且跟打野也很好搭,這個英雄算是不怎么挑打野的中單了,不像有些中單英雄選出來,就得跟那幾個特定的英雄搭配才比較好。

  但恰恰就是因為這個英雄太正常了,所以讓解說也好,粉絲也罷,是真的不太能看懂這是什么意思。

  蘇燦在上路的時候,才出道那會兒選人就特立獨行,根本就不搞那些正常的英雄。

  正常的肯定也玩過,但是肯定沒有奇葩類型的英雄玩的多。

  大家已經習慣了蘇燦恐怖的英雄池,并且把這個變成了一種習慣。

  轉型來到中路后,那就更不用說了,蘇燦的英雄池相當夸張,而且都是那種不正常的英雄。

  甚至看到上一把派克的時候,大家只是疑惑這個英雄現在版本到底能不能玩,從來沒有懷疑蘇燦會不會。

  而且那種稀奇古怪的英雄一拿出來,確實一看就是蘇燦要操刀的。

  你拿派克都贏了,那這一把繼續自己的風格啊。

  莫名其妙整個發條是什么情況,誰想看你玩發條啊,這種英雄怎么操作?

  甚至在最后五樓選英雄之前,大家還期待了一手。

  難道說這手發條,也是個煙霧彈?

  讓蘇燦去玩發條,大家還是有點不太相信。

  不過稍微理性一點的也都知道,這手發條掏出來,除了中路沒地方去。

  發條去下路,在這個版本不可能,而且gala的英雄池里也沒有這個英雄。

  至于去上路,那就更加抽象了。

  而且在藍色方,其實是沒有什么說法的,四五樓也連著選。

  眼看著五樓補了一手上單奧恩之后,大家也知道,陣容實際上是確定了的。

  仔細來看的話,EDG這個陣容還是相當可以的。

  有前排、有開團、有控制還有輸出,打到后面會比較好打。

  只不過EDG粉絲們看多了以前的比賽,還是會感覺有點奇怪。

  蘇燦太穩了,反而讓大家覺得害怕。

  剛才不是贏了嗎,為什么這一把要這么穩呢?

  G2的五樓是留給上單的,他們確實在五樓選擇了不一樣的東西,煉金術師-辛吉德。

  這個英雄鎖定之后,現場爆發了熱烈的歡呼,很明顯這是主場觀眾們想看到的G2。

  只不過實話實說的話,這個不算什么黑科技,之前就是一直有過的。

  煉金拿出來打奧恩,算是個還不錯的對線,主要還是得看你玩的夠不夠惡心,有沒有那個味道。

  如果真打到了后期,作用跟奧恩還是沒辦法比。

  先不說什么開團能力了,就升級裝備這一個,煉金都是根本比不了的。

  總體來說這是一個變招,但是影響不會那么大,具體還得看看對面這手煉金的熟練度怎么樣。

  如果真是個老煉金的話,那確實有點惡心。

  比賽開始后,導播還是跟之前一樣,鏡頭給到了中路,這是兩邊的核心選手。

  這一把Caps是先選英雄的,他選擇拿出了自己比較有信心的塞拉斯。

  別的不說,這個英雄他是非常自信的,訓練賽用的最多的就是這個英雄。

  今天在比賽里,能夠先手掏出塞拉斯,就足以證明他的自信心了。

  當然了有一定原因,也是擔心EDG會在第二輪處理掉這個英雄,所以才會選擇直接前三手直接拿到。

  真開始對線的時候,塞拉斯肯定是難受的。

  這個屬于沒什么辦法,長手打短手是這個樣子,尤其是發條帶艾黎的情況下,其實前期對線消耗水平還是可以的。

  沒有大家想的那么菜。

  上一把對面玩發條,也是一樣的前期壓制住了蘇燦的派克。

  大家都有這個準備,知道你發條肯定是要壓的,也沒覺得有什么。

  塞拉斯等級起來之后,打發條就沒那么大的壓力了。

  反而是你發條要小心點,拉到了打一套,那個傷害真不是開玩笑的。

  “誒,這中路什么情況,打的這么兇?”

  鏡頭轉到其他地方,再給到中路的時候,大家才發現了不對。

  王多多忍不住疑惑道:“哇,這個塞拉斯怎么被打成這個血量了?”

  “而且他身上的三瓶藥水都吃了啊,感覺這個血量,應該快要回家了,再繼續賴線是有危險的。”

  “哎呦,這就是OhYes的對線能力嗎?”

  “………”

  看到這里的時候,大家才意識到了一個點,蘇燦可是長手打短手的行家。

  ————

  (本章完)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