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92章 百花爭艷
“福公公,更衣!”
福公公下意識地抬頭望天,這才什么時辰,皇上居然破天荒的就要沐浴更衣了嗎?
以往,皇上不都是在就寢前才——
“皇上,不是要去鳳棲殿用膳嗎?”
福公公小心翼翼地提醒,這一用完晚膳,又是一身汗,不還得再洗一遍嗎?
“正是!去見皇后娘娘,朕不得換一件衣裳?”
君炎安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眼,身上穿著的這身明黃色的龍袍,別說旁人看膩了,就連他自己都看煩了。
如今好不容易下了朝,也不用見文武百官,他自然是想換一身清爽的衣裳!
女為悅己者容,這男的亦如此!
可這福公公究竟是老了,居然連這么淺顯的道理都想不明白,實在是令人頭疼。
“是,是,是!奴才這就準備!”
原來皇上沐浴更衣,那是為了討娘娘歡心啊!
福公公默默抹了一把汗,這還真是活久見。
他在宮里大半輩子,也只是見過各宮嬪妃換著法子討皇上歡心的,還是頭一回見到皇上沐浴更衣討女人歡心的。
可是一想到帝后和睦,其樂融融的畫面,福公公就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只要皇上開心,誰沐浴更衣,誰先換衣裳,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皇上,這件如何?”
“太暗沉了!看著心情抑郁!再換一件!”
好不容易沐浴結束,這穿衣裳又變成了一個難題。
皇上要么是覺得玄色太過沉悶,要么就是覺得紅色太過鮮艷,就像是公雞一般。
福公公低頭瞧了一眼自己身上磚紅色的衣裳,忍不住在想,皇上是在指桑罵槐,說自己是只只會打鳴的大公雞嗎?
他要不要也偷偷去換件衣裳,省得礙了皇上的眼?
“這件呢?”
福公公挑了一件紫色的衣裳,不抱信心的問道。
他就不信了,把衣柜里的衣裳全部拿出來問一遍,皇上就挑不出一件看得上眼的!
眼看著時辰就要到了,他總不能穿著一身雪白的中衣招搖過市吧?
“和茄子似的!朕最不喜歡吃茄子,難道你不知道嗎?”
著急的君炎安干脆走上前來,親自挑選。
看著柜子里眼花繚亂的衣裳,他一下子也傻了眼,平時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居然有這么多衣裳!
“這,都是朕的?”
“是!”
在皇上的寢宮里,不是皇上的,難道還能是他福公公的不成?
“這件如何?”
皇上在衣柜里翻了翻,翻出一件蔥綠色的衣裳。
皇上看上的,你還有錯嗎?
“好,皇上果然慧眼獨具!這顏色,看起來就十分的養眼,分外的舒服!”
福公公立即殷勤地附和。
在這皇宮里,只要皇上說好看的,旁人還能提出不同的意見?
“朕也這么覺得!這宮里頭死氣沉沉的,就是缺乏那么一點生機,缺乏大自然的氣息!而且,皇后平日里不就喜歡搗鼓那些花花草草嗎?那些草藥都是綠色的!想必,她也是對綠色情有獨鐘!”
只要清瑤喜歡,自己喜不喜歡又如何?
為了博美人一笑,君炎安便不再猶豫。
換好了衣裳,君炎安興致勃勃地便往鳳棲殿走。
遠遠的,便聽到了鳳棲殿傳來的歡聲笑語。
“鳳棲殿怎么如此熱鬧?”
君炎安疑惑。
清瑤性子清冷,平日里就喜歡看書,研究些花花草草。
宮中的人都知道皇后娘娘的規矩,就連鳳棲殿的下人們說話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擾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定是知道皇上晚上要過來,特意精心準備了一番!想必早已備好了歌舞?”
一聽這嘰嘰喳喳的聲音,想來應該是很多人才是。
皇上嘴上沒說什么,可是腳下卻是加快了步子!
自己遲遲未到,想來清瑤一定等久了吧?
終于撥云見日,好不容易讓清瑤原諒了他,說什么自己一定不能再惹她生氣了!
“皇上駕到!”
伴隨著福公公尖細的嗓音,君炎安滿懷期待地邁進了鳳棲殿的大門。
“皇上,萬歲,萬萬歲!”
滿心歡喜的君炎安看到跪了一地的五顏六色,還有院子中間擺著的那幾張大圓桌,頓時傻了眼。
這哪是樂府的宮女,分明就是——
“你們怎么在這?”
這般的驚嚇,竟讓皇上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秀女們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地說道:“自然是來陪皇上一塊用膳的!”
話音一落,一群花蝴蝶蜂蛹而至,有的扯左手,有的拉右手,有的推著他,恨不得將他五馬分尸!
“皇上,坐臣妾這!”
“皇上應該坐在中間的位置——”
“皇上,這是風口,你還是說坐這好。”
聽著院子里傳來的爭寵聲,招弟急得直跺腳。
娘娘再不出手,皇上都要被那幫狐貍精給勾了走了!
“娘娘,該用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