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30章 癡心妄想
段清瑤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
她只當自己多疑了,在南疆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唯一認識的人,不過就是霍不修和長盈,哪里還有旁的人!
火把節馬上就要開始,長盈和霍不修一人舉著一把火把,映著臉上的笑臉紅彤彤的,就像是秋天枝頭的蘋果一般,格外的喜氣。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火把節都要開始了!長風,你趕緊去給清瑤拿個火把!”
“放心吧!清瑤姑娘就交給我好了,我會照顧好的!你們照看好昭陽就行了!”
長風拍著胸脯保證,這樣的差事,他求之不得。
小小的昭陽還從未見過這樣的情形,所有人都舉著火把,自覺地排成了一條長龍,浩浩蕩蕩的分外壯觀。
她生怕自己被落下了,早已經迫不及待地沖進人群里,搶占了有力的位置。
“昭陽!”
長盈著急地追了上去,這孩子居然膽子那么大,若是和他們走丟了,那該如何是好?
“我們去取火把了!”
長風和霍不修打了一個招呼,在霍不修詫異的目光中,居然大膽地抓住了清瑤的手腕。
“你放開我!我自己能走!”
清瑤愣了一下,下意識地便要甩開長風的手。
可是,長風的力氣遠遠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硬是抓著緊緊不放。
這人真是自來熟!
他和她不過就是第一次見面而已,如今共騎一騎就算了,還主動地牽她的手。
他可知道,自己是誰?
“我答應長盈要好好保護你的,自然要說到做到!這兒人這么多,你要是被人撞了,又或者是被火把點著了,那該如何是好?”
“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能閃能躲!”
段清瑤不滿地抗議,在他的眼睛里,自己怎么就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甚至是連昭陽都還不如呢?
“火把節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得快點!不然一會就和長盈走散了!你難道沒看到,這草原上秘密媽媽的究竟有多少人嗎?”
長風顧左右而言他,果然成功地轉移了清瑤的注意力。
段清瑤左看看右看看,周圍的人密密麻麻的,難道南疆所有的人都傾巢而動了?
雖然說,她知道就就算是人再多,也只是會排成一條隊伍,可是誰不希望和熟識的人在一塊呢?
“拿著!別人不點你,你可千萬不要點比人啊!”
長風取了兩個沾了柴油的棍子在篝火中一點,便輕易點燃了兩把火把。
“我又不是小孩子!”
清瑤接過火把,微微皺了皺眉。
以往,都是她在照顧別人,可是現在,她怎么就成了一個處處被人照顧的小姑娘了呢?
這樣的感覺,讓她感覺特別奇怪,有點不適應,又點不自在,又有點小小的甜蜜。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說的便是長風!
就算是誰也沒有告訴霍不修,霍不修自己也看出來了長風對清瑤的心意。
他看著兩人好一會,看到清瑤舉起了火把,這才默默地轉身去找長盈。
就連他都看出來了,沒理由一直比他敏感細膩的長盈看不出來。
他倒是要去問問,這個長風究竟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他究竟知不知道清瑤可不是他能輕易招惹的小姑娘。
“跟我來!”
就在霍不修好不容易在人群里找到了長盈,準備要追上去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卻是頭也不回的從自己面前走過,卻是低低地說道:“跟我來!”
這個聲音,這么熟悉?
霍不修勾了勾嘴角,看來按捺不住的不只有自己。
有的人,估計比自己還要心急!
霍不修四處望了望,確定沒有人留意到自己,便舉著火把跟了上去。
“終于舍得現身了?”
面對君炎安,霍不修一點兒也不意外,這反倒是讓君炎安驚訝了。
原來,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露出了馬腳,讓霍不修瞧出了破綻!
而當事人的自己,卻是一點兒也不知道,甚至還小心翼翼,沾沾自喜。
如此看來,被蒙在鼓子里的人不是別人,恰恰是自己!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君炎安謙虛地問道,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足夠謹慎,不會露出破綻才是。
“在水月鎮上,你一出現,我就知道了!你從小便是我看著長大的,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得你,你還想逃過我的眼睛?”
霍不修一臉的洋洋得意!
縱使他是皇上又如何,在他的眼睛里,永遠不過就是一個小孩罷了!
就像是孫悟空一般,縱使他再有通天的本領,那也逃不過如來佛祖的手掌心。
原來在那么早的時候,霍不修就已經知道了。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
更重要的是,那個像蒼蠅一般一直圍繞在清瑤身邊的討厭鬼究竟是誰?
“他是誰?”
君炎安沒有浪費口水,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哪個他?這兒這么多人!”
看到君炎安吃癟的模樣,霍不修莫名開心。
真以為當上了皇上,就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不把人當人了嗎?
居然連清瑤也欺負!
如今,就好好讓他嘗一嘗被心上人背叛和刺傷的滋味!
“你知道我在說誰,就清瑤身邊那個小白臉!”
明明知道霍不修就是在故意給他找刺,君炎安還是忍下了這口氣。
“小白臉?人家雖然長得比你白,比你帥,比你年輕,對清瑤也比你上心,卻不是一個小白臉!他可是南疆的世子,尚未婚配,一直不近女色。不但是家世好,樣貌好,才學好,年紀輕輕,便有了一身的好武藝!假以時日,定是會在你我之上!”
前一刻對長風還頗有微詞的霍不修,此時此刻,滿嘴都是好話。
仿佛這長風真的是這世間萬里挑一,絕無僅有的好男子一般!
“不過區區一個世子!也配癡心妄想?”
君炎安裝作滿不在乎地哼了一口氣,一臉的不在乎。
可是心里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霍不修眼高于頂,難得他對一個年輕人有如此褒獎,
難道,他真的有霍不修說的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