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29章 可疑的人
“清瑤姑娘,你剛剛說要給我開兩副藥,不如你將藥方開給我,我命人這就去抓藥。我想,治病的事,宜早不宜遲嘛!”
瞅準了自己的心意,長風半點不含糊,立即邁開了大長腿徑直朝段清瑤走去。
似乎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先是讓他遇到了霍不修,兩人大打出手,緊接著自己受了傷,落荒而逃,再來清瑤姑娘找到自己,給自己療傷治病。
如此一來,自己也便有了順理成章接近她的借口。
“也好!”
清瑤點了點頭,畢竟南疆這地方,自己并不熟悉。
而自己身上帶的藥,實在是少得可憐,還是能省一點是一點比較好。
“我的帳篷在那頭,請隨我來!”
長風神采奕奕,眼睛里掩飾不住的喜悅。
君炎安趕緊悄悄跟了上去,生怕他起了什么壞心思!
奈何,兩人沒走幾步便進了帳篷。
帳篷外守衛深嚴,君炎安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卻是半點近不了身。
帳篷里很寬敞,鋪著厚厚的毯子,段清瑤好奇地打量著篷內的裝飾,床榻,桌子,茶具,應有盡有。
“草原上所有的帳篷都是這樣的嗎?”
段清瑤一臉的好奇,和她在電視劇上看到的,還是有點區別的!
“大同小異吧!不過,日常生活用品還是有的!你若是喜歡,晚上可以住在這,體驗一下!”
長風世子熱情得很,如此一來,他不就有機會接近佳人了。
“草原上的日出是極美的,放牧的牧民迎著朝陽,趕著成群的牛羊,揚著鞭子,唱著小調。你一定喜歡!”
光聽著都是一種極美的享受呢!
清瑤不免有點心動!
“下回吧,做好了準備,我定會約上長盈一道來!”
心動歸心動,清瑤還是理智地拒絕了。
沖動那可是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情,而現在她,已經學會了規劃。
反正,太陽每天都在從東邊升起,草原也一直在這,放牧的牧民,也沒有一天會偷懶罷工。
急什么呢?
“不用準備什么!這兒什么都不缺!”
清瑤不著急,長風倒是著急得很。
難得找到一個那么好的借口和機會,他可是得拼了命的抓住和把握才是!
“有墨嗎?”
段清瑤沒忘記正事,她來到這兒可不是單純來聊天或者是參觀的,寫房子那才是正事!
“我給你研墨!”
看到段清瑤閃躲的模樣,長風也意識到是自己太心急了。
俗話說得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對于眼前的佳人,他有的是時間和耐心!
墨研好了,清瑤提筆就在潔白的宣紙上寫下了藥方。
寫的具體是什么長風壓根就沒注意,他只知道,清瑤的字功力深厚,頗有大家之范!
難怪長盈說清瑤姑娘未必看得上他。
一開始他還半信半疑,自己怎么說也是南疆世子,出身顯貴,根正苗紅。
更何況,他除卻樣貌和出身之外,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
武術雖然不及霍不修,可是放眼同齡人,他也是拔尖的!
可是現在,他突然有點相信長盈說的話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眼前的清瑤姑娘,似乎就是深不可測的存在。
“清瑤姑娘,你的字寫得可真好!你還有什么本事,是我不知道的?算了,你還是別說,等著我自己慢慢挖掘吧!”
寫好了方子,段清瑤放下毛筆,輕輕吹了兩口氣,試圖早點吹干紙張上的墨漬。
“當大夫的人,最擅長的便是開方子,字若是寫不好,那還怎么騙人呢?”
長風莞爾,不但人長的漂亮,字寫得好,還那么幽默風趣。
越是和清瑤接觸,長風越是認定了這個人。
帳篷外的君炎安急得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他看不到里頭的情況,腦袋里卻是忍不住胡思亂想。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免那男的會想入非非!
雖說清瑤會點功夫,還會使毒,可是畢竟男女有別,也不知道——
君炎安豎起了耳朵,做好了準備,只要一聽到清瑤的求救聲,他立即不顧一切地沖進去。
為了清瑤,他還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來的呢?
就在他焦灼地來回踱步時,突然發現透過燭光,兩人的身影映在帳篷上。
那情形,看起來要多親密有多親密!
君炎安下意識地便沖了過去!
“沒有世子命令,任何人不能進去!”
守護的侍衛倒是機靈得很,還沒等君炎安貼近帳篷呢,立即被兩個侍衛齊齊攔下。
“我是奉長盈公主的命令,特意來找清瑤姑娘的!”
君炎安靈機一動,特意壓低了聲音,不慌不忙地說道。
兩個侍衛對視了一眼,世子剛剛的確是帶了一個姑娘進去,至于那姑娘究竟叫什么名字,他們真不知道!
“那也不能進去!你等在這兒!”
看到侍衛走進帳篷,君炎安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了一半。
要不然,他真的要硬闖了!
“何事?”
二人世界突然被打擾,長風微微蹙起眉頭,語氣中透露著不悅。
“回世子殿下,外頭有長盈公主的人,奉命前來找清瑤姑娘!”
侍衛低著頭,如實稟報。
“火把節馬上就要開始了,長盈估計在四處找我呢!”
“我和你一道去!”
當清瑤和長風走出帳篷的那一剎那,站在帳篷前的君炎安趕緊低下了頭。
清瑤沒事,實在太好了!
清瑤走出了幾步,突然納悶地回過頭來。
她剛剛,好像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
可是回頭來的時候,君炎安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怎么了?”
看到清瑤悵然若失的模樣,長風關切地問道。
“我剛剛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怎么可能?”
清瑤自嘲地搖頭笑了笑,她一定是看花眼了,或者,只是她的錯覺。
長風卻是瞇了瞇眼睛,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剛剛出門的時候,左邊明明站著三個人,怎么就一眨眼的功夫,憑空就消失了一個呢?
“如果是有緣人,還是會再見的!你說呢?”
長風別有深意地說道,卻是下意識地在四周圍搜尋可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