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11章 共處一室
這一來一回得費多少時間啊?
霍不修腦袋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一種可能。
“你在這等著!我去找找!”
扔下一句話之后,霍不修立即下了馬車。
霍不修往回跑了兩百米,果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
“出來!躲什么躲?早就看到你了!”
霍不修話音剛落,之前遇到的那個黑衣人便打馬走了出來。
“攝政王吉祥!”
“你剛剛付銀子的時候,可看到一個金色的藥瓶子?”
黑衣人恍然大悟,從胸口里掏出一個金色的小瓶子。
“攝政王說的是這個嗎?”
霍不修接過了瓶子,打開聞了聞,果然是滿滿的藥味。
“正是這個!好好跟著啊,別跟丟了!這事,辦得不錯!”
有個小尾巴,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
霍不修頓時覺得全然沒有后顧之憂了!
黑衣人愣在原地,剛剛,攝政王是在夸自己嗎?
后知后覺的黑衣人反應過來,傻乎乎地撓了撓腦袋,笑得像一朵花一般。
攝政王居然夸他了!
“是這個嗎?”
霍不修拿著藥瓶回到了馬車上。
“是!就是它!”
段清瑤眼前一亮,拿著失而復得的東西如獲至寶。
“咦,你從哪兒找到的?”
從這回到茶樓,就算是長了翅膀,也不可能那么快就來回。
“這——”
霍不修支支吾吾,剛才看到清瑤著急的樣子,他就顧不上這么多了。
“嗨!此次去南疆,山高水遠,也不知道路上會不會遇到歹徒!你和我在一塊,我自然要全力以赴保證你的安全,所以,身后跟著暗衛。這有什么好奇怪的?”
霍不修越來越佩服自己的腦子了,在面臨危險的時候,總能第一時間想到合理的解釋。
“原理如此!”
段清瑤不疑有他,就這么相信了。
她的靈丹妙藥能找回來,這比什么都重要!
馬車行了大半天,終于抵達了一個熱鬧的小鎮。
“大叔,你看著小鎮上,怎么掛著這么多的燈籠啊!”
段清瑤看著大街小巷上掛著的燈籠,興奮得就像是一個孩童一般!
紅燈籠她倒是見多了,一點也不稀奇!
可是這個小鎮上的燈籠,赤橙黃綠青藍紫,五顏六色的,看得人眼花繚亂。
“還真挺漂亮的!比京城還要熱鬧呢!可能是這兒的節日?”
就連走南闖北的霍不修也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場景。
霍不修干脆攔下一個賣花的小丫頭問道:“小姑娘,這兒為什么掛著這么多的燈籠?”
小丫頭由上到下打量了一眼霍不修,笑瞇瞇地反問道:“這位老爺定是外地來的吧?你買朵花送給你家夫人,我就告訴你!”
小丫頭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倒是一位做生意的好手。
“她不是——”
誤會大了!
清瑤怎么就成了自己的夫人了呢?
霍不修正想解釋,段清瑤卻是搶先一步從小丫頭的手上接過了一朵紅艷艷的花兒。
“付錢啊!看著我做什么?這花兒還真挺好看的!”
段清瑤揚著花朵,一臉的得意。
她就是喜歡看霍不修吃癟的模樣!
“付!爺付得起!幾文錢?”
小丫頭甜甜地說道:“鮮花配美人,夫人長得這么好看,就給我一文錢好了,要是別人,我可是要收兩文錢的!”
一句話就把段清瑤夸得心花怒放,笑得她露出一口白牙!
出宮就是好啊,隨處可見的美景,隨處可遇的驚喜。
不像是在宮里頭,所有人都說著復制贊貼的話,看似大家都規規矩矩的,可是誰的心思不是活的呢?
“就沖你這句話,我怎么可能給你一文錢呢?”
霍不修知道,要治療好段清瑤的心病,最重要便是要讓她心情愉悅!
這個小姑娘既然能讓清瑤這么開心,就應該賞!
“可是我找不開啊!”
看到霍不修遞過來的碎銀子,小姑娘為難地蹙了蹙眉。
她就算是賣上一個月的花兒,爺掙不到這么多的銀子啊!
“誰讓你找了,這都是給你的!花兒也買了,現在你可以說說這水月鎮為什么會掛著這么多的燈籠了嗎?”
小姑娘驚喜地接過了銀子,連勝道謝。
“今兒個是水月鎮的燈籠節,每家每戶的姑娘都會親手做一盞燈籠,打扮得美美的,若是彼此看對了眼,姑娘就可以把燈籠送給那位公子!”
段清瑤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古代的相親大會嗎?
有意思!
“晚上我們就住在這兒吧!不趕路了,我想湊湊熱鬧!”
難得清瑤有如此濃厚的興趣,霍不修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好,就聽你的!我們先找地方住下!”
可是令人沒想到的是,今日的水月鎮熱鬧非凡,附近的未婚適齡青年都不約而同地來到了水月鎮,導致了水月鎮一房難求。
問了好幾間客棧,終于在一間客棧找到了絕無僅有的一間房間。
“掌柜,你能不能想點辦法,我出雙倍的價錢!”
財大氣粗的霍不修將銀子放在桌面上。
“不是我不幫忙,而是真的沒辦法!你看這大街上人山人海的——這一間房,也是剛剛有位公子,家里出了急事,這才退了房!你若是不想要,一會就被人——”
“誰說不要了!一間房就一間房!”
段清瑤生怕這難得的一間房被人搶走了,趕緊一錘定音。
聊勝于無嘛!
“晚上你住在這,我睡馬車上!”
原來還想好好休息一宿的霍不修不得不妥協。
“睡什么馬車?這房間那么大,我分你一床被子,你睡地上不就好了!”
出門在外,段清瑤可沒那么多講究!
有一間房,不讓他們風餐露宿,那已經很不錯了!
“不妥!我一個大男人,帶兵打仗的時候,什么地方沒睡過——”
霍不修還是堅決地拒絕的清瑤的“邀請”。
“你和我還同坐一輛馬車呢!你怎么就不忌諱?我一個姑娘家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還是,你害怕自己對我起了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