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090章 坑兒子的爹
“啊?”
來福聽完皇上的話,并沒有像往常一般爽快地答應。
畢竟,讓他照顧一個孩子,這未免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他和太子殿下對弈幾次,可是從來沒有一次占過便宜的。
“皇上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有點不能理解呢!
“字面上的意思!”
皇上并不打算多做解釋,反正明日一早,來福也好,太子殿下也好,都會知道真相的。
渾然未察的小子軒儼然還被蒙在骨子里,回到東宮的他迫不及待地翻箱倒柜收拾起行李來。
出門在外,換洗衣物是必不可少的,天氣暖和,所以厚衣裳可以暫時不帶,但是輕薄的衣物還是要帶幾身。
若是有個頭疼腦熱,常備的藥也是應該備著的!
雖然娘親身上定是會帶著足夠的銀兩,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還是隨身攜帶一些比較好。
子軒沒想到自己簡簡單單一收拾,竟然收拾出了這么多的行李。
小小個頭的他,壓根就扛不動啊!
這個時候,子軒突然有點認可父皇說的話,他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又怎么能照顧好娘親呢?
好在父皇決定和他們一塊走,如此一來,也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一想到明日便要出遠門了,小子軒忍不住亢奮。
輾轉反側直到后半夜,這才睡著了。
翌日,當太陽透過窗欞暖暖地照在他的臉頰上,他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糟糕!”
子軒趕緊爬了起來,他怎么就睡過頭了呢?
“太子殿下吉祥!”
子軒才一出門,便聽到了來福熟悉的聲音。
“是父皇讓你來等我的?”
子軒笑盈盈地問道。
盼了那么久,今日終于可以和爹娘一塊出宮了,想一想就高興。
“是!”
來福面露難色,卻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沉浸在喜悅中的太子殿下渾然未察,還以為皇上這是等著急了,所以才派來福來催促。
“你回去告訴父皇,我用了早膳就去找他!”
反正,也不差這一時。
“太子殿下——”
來福卻是杵在原地一動不動,低著頭不敢看太子殿下。
“讓你去稟告父皇,你怎么還不去?”
子軒納悶了,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皇上已經出宮了!”
來福心一橫,干脆實話實說。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皇上出宮了?”
子軒瞪圓了眼珠子,不是說好他們一塊走的嗎?
或者,是父皇有要事要處理,所以先走一步了!
一定是這樣的!
“皇后娘娘呢?”
子軒下意識地問道。
“皇后娘娘,也,也走了!”
來福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可是,還是足以讓子軒聽明白了。
皇上出宮就算了,怎么連皇后娘娘也出宮了?
一個不好的念頭在子軒的腦海里一閃而過,他突然飛也似的沖了出去,全然不顧來福在他身后大喊大叫。
“太子殿下,慢著點,別摔著了!”
皇上臨走之前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照顧好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若是少了一根汗毛,皇上一定會拿他過問的!
來福越喊,太子殿下就跑得越快。
皇上扔下他可以理解,可是娘親怎么可能會拋下他一個人呢?
他們母子連心,不是砣不離稱,秤不離砣的嗎?
遠遠地看到鳳棲殿的大門,子軒跑得越快了。
“娘!娘!”
還沒等跨進鳳棲殿的門檻,子軒便忍不住大喊大叫。
“太子殿下,娘娘她不在屋里頭!”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任憑是誰這么說,子軒壓根就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原本以為會看到娘親坐在床頭,像往日一般,笑盈盈地說道:“是子軒來了?”
可是這回,屋子里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被褥也疊得整整齊齊的。
“我娘呢?”
會不會是去御花園了?又或者去太醫院了?
子軒心里還抱著最后一絲希望。
“回太子殿下,娘娘已經和皇上一塊出宮了!”
子軒腦袋“嗡”的一聲炸開,就連鳳棲殿的下人都這么說,難道還有假?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老奴還能騙你不成?皇上和皇后娘娘確實已經出宮了!皇上吩咐,讓老奴一定要照顧好你!這是皇上留給你的信,還有玉璽!”
來福小心翼翼地從懷里掏出一個明黃色的包裹,“這是皇上讓老奴交給你的!”
子軒二話不說搶了過來,他倒是要看看皇上有什么好說的!
包裹里頭有一封信,還有一塊硬呼呼的東西!
子軒只關心信上說了什么,“啪”的一聲,便將那玉璽扔到了一邊!
“小祖宗誒,這可是玉璽啊!”
來福肉眼一跳,小心翼翼地撿起玉璽。
皇上只在信上說了寥寥幾句話,一是讓他好好照顧自己,二是讓他好好監國,末了,還說回來的時候一定給他帶禮物!
可是,誰稀罕他的禮物了?
太子殿下捏著信,眼眶一陣發紅。
見過坑爹的,還沒見過這么坑兒子的!
“太子殿下,請節哀!”
看到肉團子一般的太子殿下委屈的模樣,來福手足無措,半天擠出了這么一句話!
“皇上又沒駕崩,我節什么哀?”
“哈秋!”
馬車上的君炎安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不用想,他也能猜得到是誰在詛咒他。
“你不是說子軒昨夜便在宮外等我們了嗎?人呢?”
清瑤還蒙在骨子里,萬萬沒想到君炎安居然連自己兒子都坑了!
“實不相瞞,子軒在皇宮里監國!我們這次離開,不是一日兩日,若是太子殿下不留下,恐怕朝廷會亂!”
君炎安言之鑿鑿。
“這不好吧?”
子軒才這么小,段清瑤越想越不合適。
“有什么不好的?這江山未來肯定是要交到他的手中!提早熟悉熟悉,挺好!再說了,有他當電燈泡,我們還怎么過二人世界?”
君炎安勾了勾嘴角,他自然有他的考量。
為清瑤治病是原因之一,二人世界也是原因之二,此次出行,可謂之一舉兩得!
“二人世界?”
段清瑤納悶不已,他們時候還能有二人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