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951章 良心不安
“小姐,你就不用瞞奴婢了,那一日,你分明就是去了御花園!在進宮之前,夫人就不只一次地和奴婢說,從今往后,奴婢的命就和小姐的命捆綁在一起了!小姐好了,奴婢才能好,季家才能好!小姐放心,奴婢是萬萬不會出賣小姐的!”
霜兒說得明明白白,她若是想要出賣小姐的話,剛才在皇上跟前,她就出賣了。
“奴婢只是想要提醒小姐,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你胡說什么,我一句話也聽不明白!兇手已經抓到了,已經被皇上五馬分尸了,你不是都已經親眼看到了嗎?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你下去吧!我累了!”
縱使霜兒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季芊芊還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不承認。
見不得光的秘密,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的時候,才是最安全的!
原本以為綠兒的死,就會換來皇宮的太平,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小段時間。
卻不想,天不遂人愿!
親眼見到綠兒被五馬分尸的慘狀,舉報她的薔薇半夜里卻是噩夢連連,一下子驚坐起來!
“綠兒,我知道不是你!對不起!對不起”
“我要見皇上,我要告訴皇上,不是綠兒!不是綠兒!”
睡在綠兒身側的宮女急忙披上了衣裳,走到薔薇身邊,一邊拍著她的后背,一邊輕聲安慰她。
“薔薇,你冷靜一點。我知道,你和綠兒情同姐妹,看到她昨天的慘狀,你心里一定不好受!可是,這是她咎由自取!人死不能復生,就不要再去想了!”
那個血淋淋的畫面,任憑誰看到了都會害怕!
這便是背叛皇上的代價!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薔薇抱著頭忍不住掩面痛哭起來。
真正的原因,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她是和綠兒是同鄉,是和綠兒一塊進的宮。
可是,綠兒比她長得好,也比她運氣好,居然能到金鑾殿當差。
那是多少宮女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好事!
而自己,無論自己多么努力,終究還是只能在御膳房里打雜,什么洗菜,洗碗,燒柴,劈柴,臟活累活都讓她一個人干了!
明面上,她一直是綠兒的好姐妹,可是私心里,她嫉妒綠兒,嫉妒得發瘋!
能在皇上跟前當差,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她居然連端茶倒水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居然玩忽職守,讓壞人有機可乘!
最重要的是,她一個人犯下的錯,為什么要讓所有人為了她買單?
那一刻,薔薇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沖動地站了出來,說了謊!
綠兒的死,全是因為她!
綠兒在夢里一直在指責她,唾罵她,說她狼心狗肺,還威脅她,若是薔薇一日不說出真相,她就一日不放過她!
“薔薇,你去哪兒?”
還沒等大伙兒回過神來,穿著中衣的薔薇便衣冠不整地跑了出去。
“奴婢要見皇上!奴婢要見皇上!奴婢有冤情要訴!”
深更半夜,原本只聽到蟲鳴的夜晚,卻是被薔薇一聲比一聲凄慘的喊聲給打破了。
“哪來的瘋丫頭!皇上剛剛歇下,你這是不想活了?”
守夜的太監被突然出現的薔薇嚇了一大跳,若是吵到皇上,誰能有好果子吃!
“奴婢要見皇上,奴婢知錯了,綠兒是冤枉的!”
睡得正香的段清瑤聽到外頭隱隱約約傳來的吵鬧聲,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
身邊的君炎安或許是太累了,睡得格外的沉,并沒有被吵醒的跡象。
段清瑤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豎起耳朵細細一聽,越聽越真切。
今日宮中發生的大事,弄得人心惶惶,難道又有事情發生?
“怎么了這是?”
就在小太監拉拉扯扯地想要將薔薇拉走的時候,段清瑤披著披風走了出來。
“娘娘恕罪!”
小太監誠惶誠恐,生怕段清瑤降罪。
“這宮女吵吵嚷嚷著,非要見皇上!奴才怎么攔都攔不住!”
小太監也一臉無奈,宮里頭的下人們,誰敢如此莽撞?
他在宮里這么多年,也是頭一回遇到如此膽大妄為的宮女。
“娘娘吉祥,奴婢要見皇上!奴婢要見皇上!綠兒是冤枉的,奴婢今天說了謊,奴婢貪生怕死,一時糊涂,綠兒她沒有給皇上下毒,綠兒是冤枉的!”
“誰是綠兒?”
段清瑤聽得迷迷糊糊的,壓根就沒有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回娘娘,就是下毒之人,被五馬分尸的那位!”
招弟小聲地在段清瑤耳邊提醒。
原本綠兒也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宮女,可是經歷了那么慘烈的死法,宮里頭哪個下人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綠兒并沒有下毒!奴婢說謊了,奴婢一時糊涂,貪生怕死,所以才指證了綠兒!奴婢罪該萬死!綠兒她是無辜的!”
薔薇生怕段清瑤不聽她說話,跪在地上,一路爬著走到段清瑤身邊,緊緊抱著段清瑤的大腿。
“娘娘,奴婢特意前來,就是要向皇上請罪!求娘娘成全!”
“大膽!快松手!”
看到薔薇毫不忌諱的抓著段清瑤的褲腿,招弟急了,還從來沒見過如此不知輕重的宮女。
沒等招弟動手,段清瑤卻是率先蹲下shen子來,右手的中指和無名指“湊巧”搭在薔薇的脈搏上。
“你剛剛說,綠兒是冤枉的?”
“是!綠兒是冤枉的,她去茅廁的時候,正好遇到奴婢了!我知道,她是冤枉的!奴婢錯了,奴婢不應該說謊!”
薔薇失魂落魄的模樣就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一般!
段清瑤幾乎可以肯定,眼前的小宮女儼然已經被嚇傻了!
確切的說,是瘋了!
“奴婢要見皇上!奴婢要和皇上解釋,綠兒她是冤枉的!”
薔薇嘴上除了一直不停的念叨這一句話,就沒有第二句。
“且不說皇上已經歇下了,就算是你見到了皇上,皇上聽了你說的話,皇上也未必會相信你!”
段清瑤一眨不眨地盯著薔薇,仔細觀察她的反應。
綠兒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一直機械地回答:“奴婢要見皇上!綠兒她是冤枉的!她沒有下毒!奴婢有罪,奴婢罪該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