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892章 過人之處
屋里頭是一出戲,屋外頭是一出戲,只可惜,段清瑤早已經沒有了看戲的心情。
她只想找一個安安靜靜的地方,好好的陪三月最后一程。
段清瑤看也不看君炎安,徑直轉身離開。
“娘娘?”
在沒有皇上允許的情況下,段清瑤竟然敢擅自離開?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招弟原本還想拉住段清瑤,可是,一個下定決心要走的人,你怎么可能拉得住!
她望了望皇上,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行了一個禮,匆匆忙忙追了上去。
“娘娘!”
招弟追上去,原本還想著盡職盡責地勸上兩句。
畢竟,和皇上擰著干,誰會有好下場?
只要娘娘回去和皇上配個不是,皇上念在小皇子的面子上,一定不會和娘娘計較的!
可是當她看到一滴碩大的眼淚從段清瑤的眼角滑落時,涌到嘴邊的話卻是生生地咽了下去。
娘娘終歸也有她的不如意!
儲秀宮
君炎安看著段清瑤孤寂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
他自己也不明白,兩個人久別重逢,苦盡甘來,不應該是甜甜蜜蜜的嗎?
怎么這才一開始就亂成了今天這個模樣?
“皇上,清瑤姐姐肯定是在生我的氣!皇上請放心,我這就去和姐姐解釋清楚,她只要把氣撒在我身上,回頭就不會這么對皇上了!”
“不會的!她氣的是朕!”
君炎安沉沉地嘆了一口氣。
“皇上請放心,女人就算是再生氣,好好哄哄便是了!夫妻之間,哪里有什么深仇大恨!我爹每次惹我娘生氣,沒過兩天,兩人又都和好如初了,甚至更好!”
君炎安聽到蔣寧玉的話,突然扭過頭正視她。
他自幼娘親便去世的早,記憶力壓根就沒有父皇和母后相依相伴的畫面。
再加上身處皇宮,三宮六院只有絞盡腦汁討皇上歡心的份,有誰會像段清瑤這么大膽居然敢和皇上較勁?
如此想來,自己這個皇上當得也太失敗了一些!
“你爹和你娘,都是如何和好如初的?”
雖然有點難堪,可是為了挽回段清瑤,君炎安還是決定不恥下問。
蔣寧玉心里羨慕不已,若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對自己這么上心,哪怕是只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自己也甘之如飴了!
只可惜,段清瑤這個恃寵而驕的女人壓根不懂得珍惜。
“這,說來就話長了!”
蔣寧玉欲言又止,“皇上,眼下季姑娘怎么辦?季侯爺若是知道了,會不會和皇上為難?”
“朕記得,季姑娘當初可是與你為難?”
如果君炎安沒有記錯的話,當初段清瑤和季芊芊大打出手,便是看不慣季芊芊欺負蔣寧玉。
按道理,季芊芊如今出了事,蔣寧玉應該高興才是啊!
“皇上好記性,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季姑娘!或許,季姑娘也只是看我這張臉不順眼罷了!可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這,我也沒辦法啊!”
蔣寧玉頓了頓,繼續說道:“姑娘家之間的問題,那都是小事。可是季家百年根基,在朝廷中的地位舉足輕重!若是因為這點小事,害得皇上為難,那就不好了!”
一席話說得不卑不亢,最重要的是,都說到了君炎安的心坎里了。
與他為難倒還不怕,怎么說自己都是當今皇上,還能怕了一個侯爺不成?
他怕的是,若是季侯爺煽動文武百官,再次反對清瑤當皇后,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福公公,去把朕的解毒丹拿來!”
君炎安站在原地琢磨良久,緩緩地對身邊的福公公說道。
“皇上?萬萬不可啊!”
一聽到皇上說到解毒丹,福公公就嚇得張大了嘴巴。
那顆解毒丹他自然是知道的,珍藏在金鑾殿的隱秘之處,僅此一顆。
據說,那是娘娘費盡了千辛萬苦調制出來的,用盡了天下所有珍惜的藥材,僅此一顆,能解百毒。
皇上說了,除非到萬不得已,那一顆藥絕對不能輕易亂動!
可是如今,皇上的意思是要給這季姑娘服下?
“有何不可?讓你去還不去?”
君炎安不耐煩的劍眉一挑,殺氣騰騰。
“福公公放心吧,奴婢會照顧好皇上的!”
蔣寧玉自然是不知道這顆藥的重要性,只是單純的站在皇上這一邊。
但凡皇上說的,那都是真理,但凡皇上要做的事情,自己只要毫無條件的站在他那一邊,那就夠了!
“是,奴才遵旨!”
縱使福公公覺得再不妥當,也只能領命。
區區一個小太監,難道還能不聽皇上的命令嗎?
“將藥取來,給季姑娘服下便是了!”
當初段清瑤給她那顆保命丸時,將它的功效說得神乎其神,既然能解百毒,想當然的就能解季芊芊的毒才是。
“皇上,這兒風大,不如到我屋里坐著等?”
福公公前腳一走,蔣寧玉立即體貼的指著自己住的西院說道。
君炎安左看看,右看看,點了點頭。
“皇上小心腳下!”
蔣寧玉忍不住莞爾,通往成功的道路雖然艱難而又漫長,可是總算是邁出了第一步,哪怕是一小步。
她相信,皇上進了她的屋子,肯定會更欣賞她的!
“這是什么?”
君炎安一走進西廂房,立即被立在架子上大大小小的石頭吸引住了!
“這些都是我收集的石頭!其實,每一顆石頭都是有生命的,你看著上面的紋路,有的像江南的山水畫,有的像秋天的一片葉子,有的像嗷嗷待哺的孩童,我就會忍不住在上頭作畫,寫詩,把它們變得更漂亮一些!”
君炎安伸手拿起一塊拳頭大的鵝卵石,只見上頭用俊逸的小楷寫著一行小字。
“行于途,不究終點,沿途皆風景。”
他再取一塊石頭,依稀辨認出一個孩童的模樣,旁邊寫著:“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皇上見笑了!”
將寧玉面上嬌羞,心里卻是雀躍不已。
這個世界這么大,心靈手巧的姑娘,又不只有段清瑤一個!
她蔣寧玉也有過人之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