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791章 永不分離
這就是傳說中的情話嗎?
段清瑤就像是觸電一般,一股電流從她的心臟通過血液傳到四肢,渾身酥酥麻麻的。
“你放心,看在你是孩子的親爹份上,我是不會對你不利的!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子軒!”
沉默了半晌,段清瑤終于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一切都是為了子軒,可是和君炎安本人沒有半點關系。
段清瑤屏住了呼吸,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繼續手上的動作。
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此時此刻的她頭皮一陣發麻,緊張得都忘了呼吸。
原本只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蝴蝶結,段清瑤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是解都解不開。
“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不過片刻的功夫,她的額頭就布滿了細細密密的汗水。
“太熱了!”
段清瑤隨口一謅,終于在這個時候解開了中衣。
真相就在眼前,段清瑤竟然有點近鄉情怯的感覺,突然就不敢動彈了。
“怎么了?”
說要替他換洗衣裳的人是她,可是動作做了一半,卻又沒了動作,這是為何?
在他的認知里,段清瑤可不是一個半途而廢,輕易放棄的人。
“對了,我沒帶換洗的衣裳。”
她要脫他衣裳,他便任由她脫。
直到這一刻,君炎安才提醒她。
“沒事,我有!”
君炎安久久回不過神來,腦袋里亂成了一鍋粥。
段清瑤說她有男子的衣裳?
那衣裳是準備給誰的?
就算是段清瑤會把脈,那也不會掐指算出自己昨日會在這里過夜吧?
君炎安的臉色很難看,可是此刻的段清瑤可沒有精力注意到這些。
她屏住了呼吸,慢動作一般滿滿的揭開了君炎安的中衣。
眼前滿滿的現出一條疤痕,蚯蚓一般蜿蜒在君炎安的胸口。
君炎安的皮膚原本就白,更襯得這傷口分外的刺眼和明顯。
“這傷疤,怎么來的?”
身為大夫的段清瑤看到這傷疤,自然能想象得出君炎安當初是受了多重的傷。
“行軍打仗,受點傷不是很正常嗎?”
君炎安輕描淡寫,壓根就不想多言。
“那這一道呢?”
段清瑤將中衣往下一扯,又看到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
這一個傷疤,應該是被劍劃傷的。
“自然是被敵人刺傷的!男人嘛,身上有傷疤,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只有這樣,才配得上萬民景仰,不是嗎?”
君炎安嘴角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看不到一絲的痛苦,就像是閑話家常一般平常。
可是段清瑤的心卻是忍不住在滴血!
這一身的傷,若不是老天眷顧,說不定她早就沒有機會見到君炎安了。
可是這男人嘴巴怎么這么倔?
難道讓他親口承認,自己是為了找她,中了敵人的埋伏,這才落下了這一身的傷,有這么難嗎?
“君炎安,我認認真真的問你,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這些傷口,到底是怎么來的?”
段清瑤微微仰著腦袋,一眨不眨的看著君炎安的眼睛,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她倒是要看看君炎安會不會說實話!
“不是和你說了嗎?都是被敵人所傷!到底怎么了?”
君炎安不明白段清瑤腦袋里在琢磨什么,為什么他感覺到段清瑤無比看重這個問題呢?
“敵人?”
好一個籠統的答案!
“是不是為了找我,這才中了埋伏?”
要等到君炎安親口合盤托出,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段清瑤突然沒了耐性!
“你怎么知道?”
君炎安愣了愣,這么隱秘的事情沒有幾個人知道啊!
不對,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攝政王霍不修卻是知道得比誰都清楚。
當時,若不是他從天而降,自己真的就命喪黃泉了!
他是一個知道感恩的人,霍不修對于他來說,不僅僅是他的皇叔,更是他的再生父母!
這也是君炎安為什么如此信賴霍不修,恨不得將江山都交給霍不修的重要原因!
“是皇叔告訴你的吧?真是多嘴!”
“你別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到底是不是?”
這個答案對于別人來說或許不重要,可是對于段清瑤來說,卻是很重要,很重要!
“當初聽聞你在江南失蹤,我一著急,便一個人偷偷回到了大梁,去了江南。也不知道君炎西是怎么知道了我的行蹤,設下了天羅地網,我不小心掉入了他提前設置好的陷阱,所以——”
往事不堪回首,一想到自己當初狼狽的模樣,君炎安就覺得自己那是蠢到家了。
怎么就沒有提前發現異常呢?明明有那么多的破綻!
換做是現在的他,誰也別想占他半點便宜。
“這幾道傷口就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
他,終于親口承認了!
這個傻男人,縱使是背負著國仇家恨,還是把你放在心尖尖上。
為了能夠找到她,居然單身匹馬只身赴險。
看來,長盈說的都是實話!
一個字,一句話都沒有騙她!
“清瑤?”
君炎安突然感覺到胸口一燙,低下頭來,卻是看到自己的胸口山被水滴畫出了一道痕跡。
“你怎么哭了?”
若是在自己身負重傷的時候,段清瑤哭她還能理解。
畢竟那個時候,就連他自己都懷疑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
可是現在的他,早好了傷疤沒了疼。
身為當事人的他都可以當做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談笑風生,為什么清瑤卻是落淚了呢?
“我沒哭!”
她可是女漢子,怎么可以哭?
她沒哭!
段清瑤抬起胳膊抹掉了眼角的眼淚,抽了抽鼻子。
“我只是眼睛進了沙子罷了!”
“好!進了沙子,需要我幫你吹一吹嗎?”
君炎安用前所未有的溫柔語氣問道。
她說什么,便是什么!
“不用!”
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她是在說謊,也就只有君炎安愿意這么配合她了。
“往后,不許在這樣了!”
一次死里逃生那是運氣,段清瑤可不相信一個人總是那么好運。
她可不希望君炎安有個三長兩短!
不對,是子軒肯定不希望!
“我的意思是,你還得照顧子軒!”
“以后,不會了!”
從今往后,他再也不要和清瑤分開,又怎么可能再中埋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