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732章 不告而別
其實,壓根就不用考慮!
她從頭到尾,從來就沒有再婚的打算。
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
從段清瑤波瀾不驚的眼神里,周知崖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前一刻,他還那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可是這一刻,他卻是一點也不想知道了!
若是還沒有回復,就說明還有機會,還有可能。
“你可以慢慢考慮,不用那么著急給我答復!”
周知崖恨不得自己能插上翅膀,立刻消失在段清瑤的眼前,不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
可惜的是,已經遲了!
“周大哥,你一定能找到一個好姑娘。可是那個人,不是我!”
段清瑤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異常的堅決。
周知崖抿著嘴,卻是感覺到自己的心撕裂一般的疼。
“段姑娘,我知道我突然提起,有一點唐突,你肯定也沒有做好準備。沒關系,我可以慢慢等!”
日久見人心,總有一天,段姑娘一定能感覺到自己的誠意的。
遇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姑娘實在是不容易,周知崖可沒打算那么輕易的就放棄。
只是,段清瑤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
“周大人,你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要回去靜養就好。小月佳也已經開口說話了,只要多多陪伴她也就足夠了。明日,你們便啟程吧!還有,治病的費用一共是五十兩銀子,段大人手頭若是不方便,改日差人送來就好!”
段姑娘這是下逐客令呢!
周知崖的臉一點一點褪盡了血色,下意識的抿著嘴,握緊了拳頭。
段清瑤視若不見。
她便是對他們父女太熱情了,才會讓人誤會。
如今最好的辦法便是快刀斬亂麻,越絕情越好!
“難道周大人是覺得五十兩銀子太貴了嗎?”
段清瑤一幅在商言商的模樣,冰冷的眼神里看不到一絲的感情。
仿佛面前站著的人就是一個陌生人!
沒錯,可不就是陌生人嗎?
一轉身,誰也沒必要記著誰!
“段姑娘,你何必如此?”
段清瑤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翻臉無情。
可是周知崖知道,她之所以這副模樣,這種態度,不過就是想要自己死心罷了。
何苦呢?
“有什么不妥嗎?周大人若是不喜歡,那也沒辦法!商人嘛,不就是一身的銅臭味!”
段清瑤趾高氣昂,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好!明日我們便走。銀子改日我會差人送來!”
周知崖到底不是沒臉沒皮的人,既然主人已經這么說了,他自然沒有死皮賴臉繼續留下的道理。
周知崖終于離開了,段清瑤趕緊把門關上,松了一口氣。
從今往后,她一定要和單身男子保持距離才好。
處理這樣的事情,身心俱疲!
翌日,段清瑤還沒睡醒,齊大嬸便咋咋呼呼的喊著:“段姑娘,段姑娘,出大事了!你快起來!”
“出什么大事了?”
昨天夜里好不容易送走了周知崖,段清瑤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靜。
那些以為已經忘卻的記憶翻江倒海一般涌來。
她忍不住又想起了和君炎安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這一路走過來有多么的艱辛,就有多么的難忘。
念書的時候,同桌看她的手相,說她情路坎坷。
她一笑置之,只當是一個笑話。
可是如今看來,卻是讓同桌一語成讖。
早知道當時,她就應該多問上一嘴,可有破解之道?
天亮的時候才好不容易睡著,卻又被齊大嬸給吵醒了。
“什么事?”
段清瑤睡眼惺忪,打開了窗戶。
如果沒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她還打算繼續躺回床上。
“這一大早的,段大人便帶著小月佳走了!”
“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呢!”
段清瑤一點也不意外,這不是昨天晚上早就說好的事情嗎?
只是,她有說過要那么一大早便走嗎?
也不知道小月佳睡夠了沒有?
“這事你知道?”
齊大嬸琢磨了一下,這才極其昨天夜里最后和周大人見面的人可是段清瑤。
“不對,不對,周大人是被氣走的!我看他一早上的臉色就不對!你昨天夜里究竟對周大人說了什么?”
段清瑤扁了扁嘴,有點理虧。
“我就說,他的傷也好了,小月佳也會說話了,是該回家了。走就走了唄,反正這兒也不是他家,遲早得走,不是嗎?”
“你啊你!”
齊大嬸指著段清瑤的鼻子,氣不打一處出。
“周大人那么好的一個人,你就算是看不上,也沒必要說這樣絕情的話吧?再怎么說他也是父母官,你就不怕他給你小鞋穿?民不與官斗,這道理,難道你就不知道?”
“齊大嬸,你言重了啊!你都說了,周大人那么好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那么小肚雞腸呢!再說了,我讓小月佳開口說話了,還幫他療傷,幫他處理事務,我可是他的大恩人,他若是恩將仇報,一定會被天打雷劈的!"
這么一算來,段清瑤覺得自己昨天開口收五十兩,實在是太少了!
難怪周知崖答應得如此的爽快。
早知道,她開口直接要一百兩就好了!
“你也知道周大人好,你怎么就不考慮考慮呢?”
多好的機會啊!
齊大嬸惋惜不已,若是自己年輕個二十來歲,自己都愿意嫁給周大人了!
只是,估計周大人也未必看得上她。
“我困了!我再去睡一會,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要叫我!”
段清瑤打了一個呵欠,一臉的困意。
她卻是不知道,周知崖帶著小月佳坐上了村口的馬車,遲遲沒有出發。
出門的時候,他們湊巧碰到了一臉驚訝的齊大嬸。
想必這個時候,齊大嬸已經告訴段清瑤他們父女兩離開的消息。
“爹爹,我們為什么要那么早出發?我還沒和段姐姐告別呢!”
小月佳原本以為爹爹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所以才會這么火急火燎。
可是到了馬車上,卻是遲遲沒有出發,這又是為何?
周知崖癡癡的望著來時的路,蜿蜒的山路上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
“沒關系,等有機會,我們再來看段姐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