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682章 貌若天仙
雖然她并不介意容貌,可是這毀掉的容貌確實是給她帶來了不少的麻煩。
如今,就連工作都成了問題了呢!
之前她遲遲沒有恢復容貌,那是因為自己有了身子,實在不適合用藥,更不適合開刀。
可是現在不同了。
“喵?”
雪球好奇的看著主子,主子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說它還有辦法恢復容貌?
那還等什么呢?
領會精神的雪球著急得上躥下跳。
“你是想說,應該盡快是不是?”
雪球憨態可掬的點了點頭,它可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雖然,無論主子變成什么樣子,它都會不離不棄的,
可是它就是看不慣別人看主子的眼神!
“好,那我們就試試!你必須得答應我,無論看到什么情況,千萬不要亂跑亂叫。”
做手術那可是一件必須小心謹慎的事情,按理說,不應該留雪球在身變成愛是。
可是她相信她的雪球不一樣,一定會乖乖的聽話的。
果然,雪球高傲的將頭轉到一邊,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窗臺邊蹲下。
主子說的這話,是看不起誰呢?
它是那些不懂事的小貓咪嗎?
段清瑤啞然失笑,雪球這是在給她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催促她趕緊恢復容貌呢!
段清瑤翻了翻醫藥箱,麻醉藥,手術刀,止血散,玉容膏,需要的東西都有。
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
對著銅鏡,段清瑤給半邊臉擦上了麻藥,等了半柱香的功夫,感覺半張臉又麻又腫,一點感覺也沒有。
她取出手術刀,一點一點小心翼翼的將臉上的疤痕割掉,瞬間,鮮血便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
原本一旁懶洋洋待著的雪球,頓時被驚得支棱起來,伸長了腦袋,圓圓的眼睛驚恐的望著段清瑤!
看著那鮮血淋漓的場面,它拼命忍著,才沒敢叫出聲來。
王府里的人生了病都是吃藥休息,它以為主子臉上的疤痕也就是擦擦藥,扎扎針什么的,可是沒想到,居然要這樣?
段清瑤看著鏡子里血肉模糊的自己,腦袋里突然靈光一閃,冒出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來。
既然這臉動都動了,何不動得徹徹底底一點?
上輩子她看到那些明星不是動動這,就是動動那,一個個傾國傾城,國色天香,就像是不老神仙一般!
自己雖然說不上嫉妒,還是有些許羨慕的。
畢竟,哪個姑娘家不愛美呢?
段清瑤接下來的動作,讓原本就驚訝的雪球更是被驚得忘記了呼吸。
段清瑤在傷疤的地方動刀子就算了,如今倒好,竟然把另一邊完整無暇的臉也弄得鮮血淋漓。
她難道就不疼嗎?
雪球不敢吱聲,卻是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主子有主子自己的想法。身為一只貓的它,眼不見,心不煩,還是曬曬太陽,打打盹好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到雪球睡了一個飽飽的覺,懶洋洋的醒過來時,段清瑤也完成了整個大工程。
只見她臉上全用白色的紗布一層層的裹好,只露出了一雙晶亮的眼睛。
“喵嗚!”
雪球邁著優雅的小碎步,乖巧的在段清瑤的腳邊趴下。
流血哪里有不疼的道理?
想來主子現在一定很疼很疼!
“我這個樣子看起來是不是很可怕?就像是木乃伊一般!過些日子,便好了!你忍耐兩日。”
這一等,便是等了大半個月。
這半個月,段清瑤深居簡出,終于等到了拆紗布的日子。
雪球看起來比平日里都興奮,繞著段清瑤左轉轉,右轉轉,一刻也不消停。
紗布一圈一圈的取下,這一回,終于輪到段清瑤害怕得閉上了眼睛。
她雖然是個大夫,可是還從來沒有做過整形手術。
沒想到頭一回,竟然是自己給自己動刀子!
也不知道結果如何?
段清瑤內心忐忑,心里卻是在想,失敗了大不了再來一回好了,這有什么可怕的?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終于鼓足勇氣睜開了眼睛。
鏡子里的姑娘,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美似遠山含黛,肌膚更是如同凝脂一般吹彈可破。
就連身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看傻了眼!
確實是美得有點過分了!
雪球也看呆了,主子這是仙女下凡啊!
若是王爺看到了,一定會喜歡的。
可是在王爺回來之前,還是讓它一只貓自個兒好好欣賞欣賞!
“漂不漂亮?”
“喵!”
雪球點了點頭。
“比以前漂亮嗎?”
“喵!”
雪球再次點了點頭。
“那你的意思是,以前的我不漂亮咯?”
段清瑤佯裝生氣。
“喵!”
雪球下意識的點頭,點完頭以后才發現,自己好像上當了。
“喵嗚!”
雪球急得搖頭擺尾,它可沒有這個意思!
主子這個給它挖了好大一個陷阱,就等著它跳呢!
“咚咚!”
屋外頭傳來了小二的敲門聲,“姑娘,您的飯菜我放在門口了!咳咳!”
這些日子,段清瑤不方便出門,便是讓小二把飯菜放在門口。
就在小二放下餐盤,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房門“吱”的一聲打開了!
“多謝小二這幾天的照顧,我聽你咳嗽已經有好幾天了,這里有一瓶藥,你可以試試!”
這個小二老師勤快,平日里送上來的飯菜都是熱乎可口的。
知道她生病了之后,每日還特意送熱水上來。
好人自然有好報,段清瑤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他既然盡心盡力的照顧自己,為他調個藥又算什么!
“多謝姑娘!不必了,我已經看過大夫了!”
這藥又不是零嘴,哪里有別人隨意給救隨意吃的道理?
再說了,對街的大夫已經給他開過中藥了,一日兩副。
可是當小二抬頭望向段清瑤的時候,卻是愣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住在這間屋子的姑娘平日里深居簡出,話也少,就算是出門,臉上都戴著白紗。
客棧的伙計們私下里討論,這個姑娘一定奇丑無比,見不得人。
可誰能料到竟然生得貌若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