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606章 不如是自己
“安王妃,茶水涼了,屬下給您換一杯!”
這端在手中的茶杯才喝了一口,立即被白虎殷勤的奪了去,立馬給倒上了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
“白虎,平日里你不都在門外站著的嗎?今日怎么突然獻起殷勤來了?這不像你啊!”
段清瑤看破不說破,故意為難白虎。
“安王妃說的是哪兒的話,安王爺命令屬下照顧安王妃,自然是要盡心盡力!”
白虎故作鎮定,可是分明耳根子已經忍不住紅了。
看來,他還是不擅長說謊。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有今日盡心盡力,平日里那都是敷衍了事咯?”
白虎想那么輕易就蒙混過關,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難得碰到一個這么好的機會,她怎么可能輕易放過?
“當然不是,只是——”
白虎舌頭打了結,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行了,有什么你就說什么好了,不要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看的我頭昏眼花的!”
段清瑤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干脆打開天窗說亮話,率先捅破了那一層窗戶紙。
“好,那我就說了!”
在王爺面前,他都沒有那么簡章。
可是今日對王妃開口請求他辦事,怎么就那么難呢?
白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一橫,眼一閉,鼓足勇氣說道:“安王妃,屬下懇請王妃收錢姑娘為徒吧!她真的是一個心地善良又努力的好姑娘!”
終于把堵在胸口的那一句話說出口了,白虎只覺得呼吸都暢快了不少!
“我也沒說她心地不善良,也沒說她不努力啊!可是是不是天底下,所有心地善良又努力的姑娘,我都要收她們為徒弟,教她們醫術呢?我教得過來嗎?”
段清瑤故作為難,撐著下巴故作沉思狀。
“當然不是,別的姑娘,也沒有要和王妃學醫啊!”
平日里,白虎覺得安王妃是個挺好說話,挺爽快的人。
可是今天怎么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還有點胡攪蠻纏了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今身懷六甲,最重要的事情,那便是安胎!哪里有時間教什么學徒?這天底下,會醫術的人又不只我一個,錢姑娘若是真心想學醫,有的是神醫!”
段清瑤一邊撫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一邊斜眼偷偷的瞧了白虎一眼。
只看到原本精神煥發的他此刻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無精打采。
看來,不再加一劑猛藥,他是不會說實話的。
“再說了,這錢姑娘和安王爺什么關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今面貌已毀,都已經自身難保了。再把錢姑娘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留在身邊,這不是引狼入室嗎?到時候,王爺要是又動了心思,我找誰說理去?”
段清瑤話里話外在影射之前王爺要納妾的事情。
這么一聽,白虎果真急了。
“安王妃,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錢姑娘斷斷不會再對王爺心存任何不該有的想法,這一點,我可以用性命擔保。如果安王妃是顧忌這個,大可以放心。錢姑娘說了,安王爺和安王妃之間,滴水不漏,誰也參和不進去!她很慶幸,自己沒有做糊涂事!”
對于錢姑娘的人品,白虎不惜用自己的項上人頭擔保。
“就算是錢姑娘對王爺沒有企圖,難免王爺見到一個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不心動啊!”
段清瑤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剛解決了一個難題,又有一個難題!
白虎只覺得應付段清瑤,那簡直就是比打仗還要艱難。
“安王妃,王爺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如今安王妃有孕在身,重情重義的安王爺就算是再混賬,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做出任何惹王妃不高興的事情來啊!
這一點,白虎還是愿意相信安王爺的。
最重要是,就算是安王爺要納妾,是誰都可以,可是偏偏不能是錢姑娘。
“王爺是什么樣的人,難道你還能比我清楚?這男人啊,不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嗎?有哪一個男人,還嫌棄妻妾成群的?”
白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來,安王妃真的鉆到了牛角尖了。
原本他以為自己說服安王妃,那是很簡單的事情。
可是現在看來,他高估自己的口才和本事了!
“白虎愿意拿項上人頭替王爺擔保,王爺一定不會——”
除卻項上人頭,白虎也不知道說啥了。
他最值錢的東西,也就是這條命了。
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段清瑤就急忙打岔。
“得,得,得,我拿你項上人頭來做什么?再說了,你就一個人頭,一下子替錢姑娘擔保,一下子替王爺擔保,你究竟是要替誰擔保?”
段清瑤算盤打得啪啪響,這種虧本的買賣她可不會做,也不能做。
“那怎么辦?”
白虎咬緊了牙關,犯了難。
“除非?”
要是等白虎開竅,要等到什么時候?
段清瑤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
白虎看到段清瑤的模樣,就猜到她有了主意。
只要她愿意收錢依依為徒弟,無論是什么事情,什么條件,他都能答應。
“除非這錢姑娘成了親,嫁了人,如此一來,我這心就放在了肚子里,自然就能收她為徒了!反正,如今杏兒也不在了,我身邊確實也是少了一個端茶倒水的!”
段清瑤煞有其事的說道.
“只是,王爺的身邊,也不知道有沒有合適錢姑娘的!算了,婚姻大事,豈能兒戲?還是讓錢姑娘另尋師傅吧!”
段清瑤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一幅愛莫能助的樣子。
“成親?”
白虎忍不住喃喃自語。
如果,非得有一個人和錢姑娘成親的話,那個人,與其是別人,還不如是自己呢!
也不知道,錢姑娘究竟同不同意?
此時此刻,在軍機處和錢將軍議事的君炎安忍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王爺,可是著涼了?北境氣候寒冷,王爺還需保重啊!”
錢將軍看到君炎安不適,連忙命人燒水。
“沒事!沒事!”
君炎安連連揮手,他身強體壯,身上穿得也厚實,一點也不冷。
只是突然之間,耳根子發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