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600章 非比尋常
君炎安沒有說話,卻是用行動做出了回答。
他賭俠身子,張開雙臂,緊緊的抱著段清瑤,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胸膛里。
“我和孩子都在這里等你回來!凡事要小心,馬到成功!”
千言萬語,最后只化成了這么一句話。
“好,本王一定早一點回來,和你一塊用午膳!”
若是順利的話,應該午膳的時候,他應該能回來。
“我等你!”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縱使段清瑤再不忍心,再不舍得,也只有放手。
君炎安走之后,段清瑤卻是張大了亮晶晶的眼睛,她明明已經很困了,很累了,可是卻是強撐著。
她害怕自己一不下心睡過去,就睡過了寅時。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要等到寅時的時候,親自送君炎安上戰場!
可是,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沒過多久,她的上下眼皮就不停的打架。
終于,還是忍不住昏昏睡去!
等到她醒過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升了起來,金色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她的手背上,就像是鍍上了一層金子一般。
糟糕!
段清瑤心里暗道一聲,明明說好了不睡的,怎么就睡過去了呢?
而且寅時的時候還不知道醒來,那是不是君炎安已經出發了?
段清瑤著急得連鞋子也顧不上穿,身上僅僅穿著單薄的白色里衣便沖了出去。
“安王爺呢?安王爺是不是已經出發了?”
守在門口的白虎先是聽到聲音,可是還沒等他走進帳篷,卻是看到段清瑤赤著腳,蓬頭垢面的沖了出來。
“安王妃,外頭冷!到屋里說吧!”
安王爺出門的時候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照顧好安王妃,若是安王妃病倒了,自己可怎么向王爺交代啊!
“王爺呢?”
段清瑤哪里顧得上自己,她緊緊的抓著白虎的手臂,心急如焚的問道。
“王爺已經帶兵出征了!”
白虎一五一十的回答。
“出征了?出征了!”
這是她早就料到的答案,可是,聽到白虎這么說,他還是忍不住心揪了起來,就像是掉了魂一般,不停的喃喃自語。
“你怎么在這里?你不是王爺的貼身侍衛嗎?”
段清瑤猛的想起一件事情,她緊緊的盯著白虎。
“王爺命令屬下保護安王妃!”
一說到這個,白虎就心焦。
身為一個熱血男兒,他也想披掛上陣,保家衛國啊!
就像是段清瑤說的那樣,他是安王爺的貼身侍衛,理應安王爺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沒理由王爺在前方拋頭顱,灑熱血,而身為侍衛的自己,居然安逸的躲在安全的后方。
“保護?我自己就能保護自己!你應該保護的是王爺啊!”
段清瑤急得直跺腳。
白虎是王爺的左膀右臂,別人段清瑤可以不相信,可是白虎她卻是十成十的相信。
若是遇到危險,白虎一定會拼盡全力的保護王爺,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
可是現在呢?
沒有白虎在身邊的王爺不就少了一分安全嗎?
“可是王爺說了,王妃的命就是他的命,如今,王妃懷有王爺的子嗣,那就是說,王妃的命比王爺的命還要重要!”
當白虎表示抗議的時候,君炎安就是這么說的。
面對這么一句話,白虎還能怎么反駁?
“王爺還說,只有確保王妃安全了,他才能心無旁騖的去戰斗!”
這是王爺的原話,白虎一五一十的如實轉告。
聽起來,是君炎安說的話。
段清瑤只有在心里默默向老天爺祈禱,希望君炎安順順利利,平平安安!
”王妃,請回屋吧!屬下這就讓人準備早膳!“
段清瑤就像是掉了魂一般,一步一個腳印,踉踉蹌蹌的走回屋里。
眼尖的她剛在床榻上坐下,卻是看到枕頭底下壓著一個熟悉的黑色藥瓶。
這不是她昨日給君炎安的藥瓶嗎?
段清瑤疑惑的拿起來,拔出篩子,往掌心上一倒。
果然不出所料,是那顆晶瑩剔透的還魂丹!
這傻小子,這天下,還有什么東西比他的生命還要重要呢?
居然還不舍得帶走。
段清瑤忍不住笑了,君炎安在任何時候,都是把自己擺在了首位!
他說了,自己比他的生命還要重要。
可是笑著笑著,她卻是忍不住哭了!
“王妃,你沒事吧?”
站在一旁的白虎看懵了,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段清瑤情緒如此的激動,還以為王爺打了敗仗呢!
段清瑤搖了搖頭,居然讓白虎看了笑話。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段清瑤就坐在窗前,一動不動的等待著午時的到來。
君炎安說了,若是順利的話,午時他就能剛回來和她一塊用膳。
對了,她得親自為王爺準備兩個小菜,慶祝他凱旋歸來。
“白虎?”
段清瑤叫了兩聲,終于響起了腳步聲。
可是進來的人不是白虎,而是一張從來沒有見過的生面孔。
“安王妃,白侍衛暫時離開一會,由屬下守護王妃!王妃有什么吩咐,盡管說!”
來人雙手抱拳,拱手作揖,低著頭哈著腰看著地面。
“廚房的材料都準備好了嗎?王爺中午回來想要喝大骨湯,都熬好了嗎?”
眼看著太陽已經爬上了樹頂,午時很快就要到了。
越是臨近午時,段清瑤的心里就越是緊張。
“屬下,這就去廚房看看!”
“好!你順便看看,廚房里還有什么食材!”
段清瑤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怎么也坐不住了,她不停的在屋子里踱著步子,也不知道繞著小小的屋子走了多少圈。
過了一會的功夫,侍衛回來了,手里還捧著一碗香氣撲鼻的大骨湯。
“王爺交代了,大骨湯熬好的時候,第一碗一定要在第一時間盛給王妃。王爺還說,王妃只要把這碗湯給喝完了,他就回來了!”
看來,君炎安早就知道自己沒有胃口,所以才會想出這么一個辦法。
“拿來吧!”
但愿真的像他說的那般,等她喝完了,他也就回來了!
可是,當段清瑤捧著湯碗,準備入口的時候,卻是嗅到了湯里頭有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