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571章 無事獻殷勤
“那可不?”
齊醫生瞪了錢依依一眼,仿佛錢依依問出的是一個多么荒誕的問題一般。
安王妃的醫術如此之高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喜呢?
“哦!”
錢依依恍然大悟,在齊醫生不屑的眼神里明白安王妃有喜的事實。
震驚不已的錢依依心里百感交集,安王妃在命知道自己有喜的情況下,還跋山涉水,不遠千里的來到北境。
可見,在王妃的心里,王爺的命比自己還有孩兒的命都要重要。
可是一想到安王妃好不容易來到北境,還沒來得及告訴王爺自己有喜的好消息,就聽到了王爺要娶自己的噩耗。
而自己,居然還跑到安王妃跟前,大言不慚的說那些有的沒的.
她心里忍不住一縮,莫名的心疼起這個倔強而又驕傲的姑娘。
“那她現在可還好?”
“安王妃又沒讓我給他巴國脈,這我怎么知道?不過,安王妃的醫術了得,連你的命都可以救回來。更何況是她自己?”
看到錢依依到此刻還在擔心別人,錢醫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你啊你,讓我該說你什么才好?你與其擔心別人,還不如好好擔心擔心你自己!安王妃若是誕下麟兒,這王府里頭,還有你的位置嗎?傻姑娘啊!”
雖然明面上大家都不說,可是私底下大家都知道,王爺之所以現在愿意娶錢依依,那根本就不是因為他鐘情于錢依依。
道義也好,責任也罷,總之,錢依依若是嫁給了王爺,肯定不是受寵的那一個!
錢依依笑了笑,若是過去那個一心想要嫁給王爺的錢依依聽到齊醫生的警告,或許真的會介意。
可是現在的她,早就改變了主意。
所以,這個警告對于她來說,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齊醫生,安王妃說什么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爹從小就教育我,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不管以后會發生什么事情,我只知道,現在,我必須要好好照顧安王妃,不能讓她有事!”
錢依依說得大義凜然,竟說得齊醫生都有點自行慚穢。
自己堂堂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胸襟竟然還比不上一個小姑娘,還真是白活那么大歲數了!
"錢姑娘說的是,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齊醫生心里感慨萬千,默默的為錢依依祈禱。
老天有眼,一定會看到錢姑娘的善良,更會善待善良的人。
“那,齊醫生你快告訴我,有身孕的人,應該吃些什么才好?”
北境環境差,吃食上不比京城。
安王妃有喜的事情,一直是一個秘密,沒有人知道,更不會有人替安王妃單開爐灶。
一想到堂堂一個王妃有了身孕之后,還要吃這么多的苦,受這么多的罪,她就忍不住替安王妃打抱不平。
若是她不知道也就算了,如今,既然她已經知道安王妃有孕,肯定是不能置之不理的。
“這有喜的人,大多害喜,胃口不佳!可是就算是胃口再不好,為了孩子好,還是得多喝些有營養的湯湯水水!比如這雞湯啊,魚湯啊!”
錢依依就像是學堂里的學生一般,聽得格外認真。
“齊醫生你等等,你慢點說!”
錢依依生怕自己一轉身就記不清了,四下里瞧了瞧,跑進了齊醫生的屋子里拿出了紙筆。
“俗話說得好,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我怕我忘記了!齊醫生,你現在可以說了!你剛剛說,這有喜的人要喝有營養的湯,雞湯和魚湯,對吧?那牛肉湯可以嗎?”
北境之人,大多還是喜歡喝牛肉湯,還有羊湯。
若是有喜之人也可以喝這兩種湯,倒是容易許多!
“只要王妃喜歡喝,就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就好!還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呢?你繼續說!”
齊醫生忍不住抓耳撓腮,他在軍營里待了那么長的時間,平日里見識的都是皮開肉綻的外傷。
這婦科,倒是許久沒有接觸過了!
“民間有一種說法,若是孕婦喜歡吃酸的,那肚子里懷的便是男孩,若是喜歡吃辣的,懷便是女兒,這就是酸兒辣女的說法!”
不管說得有沒有依據,反正錢依依倒是聽得很認真。
想必安王妃一定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肚子里究竟懷著的是男孩還是女孩吧?
錢依依當下腦子里就閃過了一個主意!
“多謝了!齊太醫你忙著,我有時間再來看你!”
錢依依將寫好字的紙張折好,妥帖的塞進了自己的袖子里。
.......
一炷香的功夫過后,錢依依端著滿滿一盤子食物來到了段清瑤的帳篷前。
來之前想得好好的,可是來到跟前的時候,錢依依還是忍不住犯怯了。
雖然自己并沒有做什么十惡不赦的事情,也不是故意要傷害安王妃的。
可是,她怎么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準一般,實在是沒有臉面面對安王妃呢?
“錢依依,你慫什么?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既然來都來了,你還怕什么?”
錢依依眼一閉,心一橫,硬著頭皮就沖了進去。
“安,安王妃,你醒啦?”
段清瑤抬起眼皮一看,居然是錢依依。
她還以為錢依依的狀態會非常不好呢,沒想到,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太多了。
“有事?”
“軍營里的廚子只會做一些粗食,我怕你吃不慣,所以,我自己下廚,為你做了一些吃的。你嘗嘗看看?”
錢依依殷勤的將吃食一樣樣的擺在段清瑤床前的桌子上。
一碗雞湯,辣炒筍子,糖醋排骨,酸豆角。
在京城里,這些都是家常便飯,可是在北境,這看似簡簡單單的幾盤菜倒是顯得異常精致。
“這是你做的?”
錢依依點了點頭,“是我做的,你放心,絕對干凈!”
錢依依熱情的將筷子遞了過去,一眨不眨的看著段清瑤第一筷子落在哪一個菜肴上。
若是酸豆角,那便是兒子,若是辣炒筍子,那便是女兒!
段清瑤舉著筷子,卻是僵在半空中,遲遲沒有落下。
“今兒個,怎么想起這一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