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471章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別說是不會騎馬的人,就算是精通騎馬的人騎上這樣吃錯了東西的馬,也未必能夠安然無恙。
"王爺,屬下并不知情!"
無緣無故被潑了臟水,朱雀漲紅了臉,卻是不卑不亢的解釋道。
雖說是女兒家,可是她向來光明磊落。
喜歡一個人便是喜歡了。
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痛痛快快打上一場便是了!
她最討厭和不屑的便是內宅里這些見不得光的腌臜手段,可是她萬萬沒想到,有一天這樣的橋段居然也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不知情?這馬廄是你帶我來的,這云朵也是你替我挑的!王爺,你也看到了,整個馬廄里,就云朵鬧得最兇。不是朱雀使的詭計,還能是誰?求王爺替妾身做主!”
段紅嫣一邊說著,一邊提了提寬大的馬面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妾身知道,朱侍衛是王爺的侍衛,與一般的下人不同。妾身本來也就是打算息事寧人的,只要朱侍衛不要太過分,妾身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可是,沒想到朱侍衛非但不知悔改,還顛倒是非。妾身不知道朱侍衛在王爺面前說了什么,但是,事實就在眼前,還請王爺替妾身做主!"
這不跪還好,這一跪,君炎安原本就深邃的目光更是添了幾分墨色,讓人瞧不透內心的想法。
段清瑤什么時候這么愛下跪了?
跟在王爺身邊多年的朱雀頓時不安起來,王爺越是如此沉默不語,越是說明王爺的心情很不好!
難道,王爺真的聽信了安王妃的話?
也是,安王妃是王爺的枕邊人,是王爺的心尖寵,他不相信她還能相信誰?
朱雀的心里比苦瓜還要苦,自己在王爺身邊這么多年,她以為自己是什么樣的人,王爺嘴上不說,心里還是清楚的。
可是沒想到,縱使是睿智如王爺,也會輕易相信別人的話。
“王爺,屬下的為人,王爺心里最清楚!屬下萬萬不可能做出如此見不得光的事情!何況,屬下與王妃無冤無仇,怎么可能會對王妃下如此的狠手呢?”
“朱侍衛說得沒錯,我與你無冤無仇,難道,我還能冤枉你不成?”
段紅嫣反唇相譏,一句話堵得朱雀啞口無言。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屬下是覺得,這事情實在是蹊蹺得很!王爺,屬下懇請王爺給屬下三日時間,屬下一定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事發突然,直到現在朱雀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剛剛云朵兒不還好好的嗎?
轉眼之間,怎么就突然躁動不安起來。
誰會沒事給云朵兒吃了不干凈的東西?意欲何為?是想要陷害自己?還是想要陷害王妃?
不過短短的瞬間,朱雀的腦袋里已經閃過了無數的疑問和可能。
"放肆!"
君炎安眉毛一挑,眼底兇光畢露,瞪著猩紅的眼睛望著朱雀,惡狠狠的說道:“王妃說得沒有錯,這兒就你們兩人,不是你還能是誰?朱雀,虧得本王如此信任你,沒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心思歹毒的人!”
朱雀的臉刷的一下就褪盡了血色!
這話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她或許還不會這么難過。
可是這句話卻是從她最敬仰,最感激,最信賴的安王爺口中說出來。
那冰冷的言語就像是一把利劍直直的扎到她的心里,在看不見的地方,頓時鮮血淋漓。
她疼得倒抽一口冷氣,只覺得心口處一陣一陣鈍鈍的疼。
她張了張嘴,原本還想要解釋什么,爭取什么,可是,喉嚨發緊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可是,就算是說不出來,那也得說啊!
如果是在戰場上被敵人傷了,她絕對一個字也不吭。
可是現在在自己的家里,居然被自己家里人栽贓陷害了,這樣的委屈,她卻是怎么也咽不下。
向來只流血不流淚的朱雀突然忍不住熱淚盈眶,可是,她不能哭啊!
她下意識的抬起頭望了望天空,硬生生的將在眼底打轉的眼淚給逼了回去。
“王爺,屬下懇請王爺給三天的時間,不,一天的時間,屬下一定會查得水落石出!”
朱雀雙手抱拳,言情懇切。
為王爺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她不求高官厚祿,不求金銀珠寶,如今只求一個真相,一個清白。
可是,還沒等一旁沾沾自喜的段紅嫣開口。
君炎安就率先冷冰冰的下了決斷。
“事實就擺在眼前,不是你陷害王妃,難道還能是王妃自己陷害自己不成。本王念你為王府效忠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如今北境戰亂不斷,百姓民不聊生。皇上有意派兵鎮壓,明日一早,你便跟隨大軍一塊去北境戍邊吧!”
君炎安的話鏗鏘有力,一個字一個字震耳欲聾。
段紅嫣喜出望外,原本以為王爺念在兩人的昔日情分上只會小懲為戒,她若是想除掉朱雀還需要費更多的時間和功夫。
卻是沒有想到,峰回路轉,王爺居然那么輕易的就相信了她的話!
看來,君炎安對自己這張臉還真是好得很!
“王爺,屬下可以去戍邊!但是,在去之前,請允許屬下查明真相!屬下用性命擔保,屬下是被冤枉的!”
她不怕死!
為王爺出任務的時候,她每一次都是抱著最壞的打算。
若是因為王爺死了,也不枉王爺救她一命,也算是得償所愿了。
至于去戍邊,那可是保家衛國,她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是,頂著一個陷害王妃的罪名,那哪里是去保家衛國,說得直白一些,那就是被流放!
如果這個冤屈沒有洗清,她這一輩子心里都會不踏實的。
“什么時候輪到你來和本王談條件了?在你的眼里,還有沒有本王這個王爺?”
君炎安瞇了瞇眼睛,眼底寒光四射。
仿佛朱雀再多說一句話,君炎安的眼神就能化成一道道利劍,將朱雀狠狠的釘在恥辱柱子上!
“王爺——”
可是有的時候卻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哪怕是要她的性命,她也要換自己一個清白啊!
別人相信不相信她沒有關系,她只想要王爺知道,她是清白的!
“王爺,妾身乏了,我們回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