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453章 你們都出去
來者氣勢洶洶,不單單是雪球被嚇了一大跳,就連段清楊也被嚇得心臟漏跳了一拍。
不能慌!不能慌!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壞人就算是再壞,那也不過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罷了!
自己年紀雖小,可是起碼學了那么久的拳腳功夫,怕他作甚?
“姐姐,有話好好說,你嚇著雪球了!”
段清楊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一邊抱緊了雪球,一邊將手指頭放到嘴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自己居然被一只貓給比了下去。
在君炎安的眼睛里,這只貓咪比她重要,在段清楊的眼睛里,這只貓也比自己重要。
段紅嫣不禁怒火中燒,壓抑著的情緒立即像火山一般爆發了出來。
“小小年紀,不好好念書,居然天天和一只貓混在一起,玩物喪志,你不明白嗎?來人,將這混賬給我扔出去!”
“喵!”
雪球張牙舞爪,睜著圓圓的眼睛瞪著段紅嫣。
她不過就是一個贗品罷了!
居然如此目中無人,欺負它就算了,如今就連自己的小主子也欺負。
她是不想活了嗎?
如果自己再忍氣吞聲下去,自己還配當一只尊貴的宮貓嗎?
當下,雪球決定好好的給這個壞女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上一回,自己就是下手太輕了。
“雪球,安靜!別鬧!”
好漢不吃眼前虧,和這壞女人硬碰硬,他們是討不到任何好處的啊!
可是雪球哪里能聽得到小少爺心里的聲音,就算是聽到了又如何?
它若是能夠忍氣吞聲,那就不是從小被王爺寵到大的雪球了!
段紅嫣又不是傻子,吃了雪球一次的虧,又豈能再吃第二次?
她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手一揮,讓身后的下人上前來將雪球關起來。
“不,不能!今天,誰也別想將雪球從我身上搶走!”
段清楊緊緊的抱著雪球,護著它的模樣就像是老鷹護著小雞一般。
雪球對于他來說,就像是家人一般。
沒有護好自己的姐姐,這對于他來說已經是天大的遺憾了。
他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群歹人將雪球帶走?
人在貓在,貓在人在。
要不然見到姐姐的時候,自己拿什么和姐姐交差?
“放肆!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姐姐!”
看著段紅嫣那張不茍言笑的臉,段清楊腦袋突然一時發熱,口不擇言的說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姐姐!”
“啪!”
只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音,抱著貓咪的段清楊來不及躲閃,右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個紅色的耳光。
屋內的氣氛突然之間就冷了下來,所有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一動不動的。
下人們更是大氣也不敢喘!
安王妃居然動手打了自己的親弟弟!
眾所周知,如果說雪球是王爺的心尖寵,那段少爺就是王妃的心頭肉啊。
平日里,安王妃只有不停的往少爺的屋子里送好吃的好喝的,誰見過安王妃對少爺大呼小叫過了?
更何況還是動手打人!
“我姐姐可從來不會打我!”
段清楊捂著自己的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一巴掌只能說明,眼前的這個人,壓根就不是他的姐姐!
“我,俗話說得好,長兄如父,長嫂如母,打你怎么了?不聽管教,我打你那就是應該的!”
段紅嫣心里也有點緊張,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一時克制不住就打了下去。
今日的段清楊已經不是過去那個只會掉眼淚的軟包子了。
看著他仿佛洞察一切的犀利眼神,段紅嫣心里莫名的一慌。
不會的!
他剛剛說的那一句一定是無心的,他只是看到自己如此對他和雪球,所以才故意這么一說。
就連洞察一切的王爺都沒有察覺,一個半大的孩子又能知道什么?
倔強的段清楊仰著腦袋,哪怕是臉上火辣辣的紅,嘴里彌漫著一股腥甜的味道,他愣著一滴眼淚也沒有掉。
姐姐說過,眼淚是弱者的表現!
他是男子漢大丈夫,絕對不能輕易掉眼淚,更不會輕易認輸。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便是忍耐,忍到王爺回來,忍到找到姐姐的行蹤。
可是他忍得了,雪球卻是忍無可忍。
“瞄!”
親眼看到維護自己的小主子被打,雪球雙腿用力一蹬,竟然硬生生的從段清楊的懷里鉆了出來。
如同空中飛人一般,張牙舞爪的抓向段紅嫣的那張臉。
“讓你頂著這張臉四處騙人,看大爺我今天不抓花你這張臉!”
雪球不滿的“喵!喵!喵!”一直叫,可是除卻感受到了它的憤怒和瘋狂之外。
“啊!”
段紅嫣尖叫一聲,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臉。
臉上的人皮面具以假亂真,卻是嬌貴得很!
她剛剛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臉上被抓了一下,如此以來,面具豈不是就是要掉了?
“王妃,你沒事吧?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把雪球揪下來!”
“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誰敢碰雪球!”
若是雪球真被他們抓到了,那可真是兇多吉少。
清楊回來就聽說了,那么愛自由的雪球竟然被安王妃關進了籠子里長達一個月之久。
在不知道這個“冒牌貨”的真實身份之前,他真的以為雪球是犯下了什么不能饒恕的罪過。
可是現在看來,雪球哪里是犯錯。
它分明就是因為太聰明,太富有正義感了,所以才會被“冒牌貨”為難!
段清楊攔在雪球前面,丫環們犯了難。
雖然說段清楊不是王爺府上的人,但是怎么說也算是半個主子,她們總不能傷了段清楊啊!
好不容易逮到了報仇的機會,雪球才不會善罷甘休呢!
它抓緊了時間在段紅嫣身上上躥下跳,鋒利的爪子不停的抓著撓著,恨不得將她撕成碎片。
如果說一開始段紅嫣只是感覺到了自己的臉被抓了一下,現在,卻是萬分肯定,自己臉上薄如蟬翼的面具已經被揪了下來。
“出去!你們都出去!”
下人們愣了一下,安王妃這是怎么了?眼下正是她吃虧的時候,竟然讓她們出去?
“你們馬上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