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442章 急中生智
君炎安這一日一直心神不寧,眼皮一直跳個不停,隱隱覺得有什么大事情即將發生。
回府之后,他一頭扎進了書房,就聽到書架后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還以為自己的書房里進了歹人,身形一閃,抽起了隨身佩戴的寶劍。
只聽到“哐當”一聲,一樣東西落了地。
段紅嫣只覺得脖子上一涼,低頭一看,竟然看到一柄鋒利的寶劍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王爺,是臣妾!”
“誰讓你來這了?”
他分明讓她閉門思過,省得自己看到心煩!
想來也可笑,這才新婚未久,自己居然對新婚妻子厭煩了?
段紅嫣嚇得一動也不敢動,生怕那鋒利的刀刃一不小心就劃傷了自己肌膚。
“王爺,你先把劍放下來再說!”
做賊心虛的段紅嫣如履薄冰,此情此景就像夢里發生的那般。
君炎安慢慢收回了劍,卻是在段紅艷的注視下蹲下了身子,拾起了地上落下的東西。
沒想到,段紅嫣居然把這個東西翻出來了!
君炎安拾起了地上的銀色面具,心里琢磨著該如何和自己的王妃解釋這件事情。
他不是有意要隱瞞自己的身份。
有很多次,他其實都是想坦白自己的身份的,銀面人就是他,他就是銀面人。
可是每當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要開口的事情,卻總是有這般或者那般的理由打斷他,讓他不能如實相告。
一日拖著一日,于是便趕到了今天。
“本王不是不——”
君炎安面露難色,就憑段清瑤的火爆脾氣,一旦知道自己欺騙了她,那豈不是暴跳如雷。
還不知道她會如何生氣呢!
他的這副面無表情,不茍言笑的模樣落到了段紅嫣的眼睛里,卻是成為另一個意思。
盒子從那么高的地方落下來,該不會是摔壞了王爺的心愛之物了吧?
“王爺,臣妾不是有意的!臣妾在書房里等著你,一時無聊,便隨便走走看看。看到這盒子實在是別致,就忍不住端起來看了看,沒想到,竟讓將盒子打翻了!若是壞了,臣妾賠給王爺一個便是了!”
段紅艷小心翼翼的賠禮道歉。
此時的她后悔萬分,自己不應該一時好奇才是!
“賠本王一個?”
君炎安握著銀色面具,緊緊的蹙起眉頭。
他帶著這個面具,不知道出現在她面前多少回,難道她認不出來?
“是!臣妾弄壞了王爺的心愛之物,自然是應該賠給王爺。只求王爺別生臣妾的氣!”
“你確定你賠得起?”
為了讓段紅嫣看得更真切,君炎安將面具遞到她眼前。
而他自己,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的表情!
“這個面具雖然很是別致,但是京城里有很多能工巧匠!那么細的簪子他們都能做得出來,更遑論一個面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賠你一個一模一樣的!”
段紅嫣一邊觀察面具,一邊寬慰君炎安。
她討好的笑著,只希望君炎安別因為這個面具就遷怒于她。
突然,君炎安冷冷的伸過手奪走了面具。
她看了那么久,看得那么仔細,依舊是沒有認出這個面具。
所以,她真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段清瑤嗎?
“王爺,你不會真的生臣妾的氣了吧?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和君炎安之間,再也經不起任何的風吹草動和誤會。
今日,她本來是放低姿態來求和,可是怎么就弄巧成拙了呢?
機會稍縱即逝,錯過了今天,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機會見到君炎安了。
段紅腰瞅準了時機,弱柳扶風一般往君炎安身上靠。
可是還沒等她的腦袋靠到君炎安的身上,君炎安卻是伸手一甩,狠狠的把她推倒在地上。
“啊!”
段紅嫣吃痛的尖叫一聲,只感覺自己渾身的骨架都要散了!
淚水盈盈的在眼眶里打著轉,她仰著腦袋一臉無辜的望向王爺,咬著蒼白的嘴唇一副受盡委屈,楚楚可憐的模樣。
看到她這張臉,君炎安的心差點就化了!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事實卻是在提醒他,縱使眼前這張臉和段清瑤一模一樣,可是,她壓根就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
“你究竟是誰?”
君炎安冰冷的聲音仿佛來自地獄,他居高臨下的望著段紅嫣,捏緊了拳頭,拼命的克制著內心波濤洶涌的情緒。
他害怕自己一沖動,就真的沖上前去,將對方撕成碎片。
那樣的話,自己就永遠不可能知道段清瑤的下落了!
“王爺?臣妾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心虛的段紅嫣心里小鹿亂撞,可是面上依然強裝鎮定。
她不能認,不不能輸!
雖然說勝敗乃兵家常事,可是對于別人來說,可以從頭再來。
可是對自己來說,那真的就是死路一條了!
“不知道?那你告訴本王,這是什么?”
哪怕到了此刻,君炎安還心存一絲僥幸。
他高高的舉著手里的銀色面具,如果這個時候,她能清清楚楚的告訴自己,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見過這個面具,認識什么人,或許,自己還是愿意相信她,愿意再給她一個機會的!
“這——”
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的面具嗎?
難道這里頭還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不成?
剎那間,段紅嫣恍然大悟,自己好像真的露餡了。
“我看這個面具實在是眼熟,可是我,真的什么也想不起來了!王爺,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就是怕你會擔心!段家走水那日,我雖然死里逃生,可是我的腦袋,被重物所傷,很多事情,都已經記不起來了!”
段紅嫣戲精上身,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君炎安手里的面具,雙手捧著自己的腦袋,痛苦的皺緊了眉頭,一副頭痛欲裂的模樣。
“疼!王爺!我的頭好疼!”
假亦真時真亦假,君炎安突然凌亂了!
眼下,并不是和王爺理論的好時機。
段紅嫣心一橫,頭一偏,干脆直直的朝一旁的柱子上倒去!
“清瑤!”
話音未落,只聽到“哐當”一聲巨響,段紅嫣的后腦勺準備無誤的撞到了柱子上,血濺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