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430章 不干不凈的東西
“姐姐,這是我在大門外撿到的!”
段清楊和往常一般,一聲招呼沒打,就鉆進了安王妃的屋子里。
段紅嫣盯著段清楊手中染著塵埃的荷包,皺起了眉頭。
“路上撿的東西,不干不凈的,你拿進來做什么?趕快扔了!”
段紅嫣覺得這段清楊的腦袋是不是進水了,自己如今貴為王妃,享用不盡的金銀珠寶,怎么可能看得上路邊撿到的一個小荷包?
雖然那荷包上面繡工確實不錯,可是那又如何?
段清楊就像是熄了火的啞炮一般,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
這是不干不凈的東西嗎?
這分明是姐姐親手繡的香囊啊!
難道是姐姐沒看清楚嗎?
段清楊把香囊再往前送了送。
段紅嫣卻是厭惡的往后退了一步,看也不看一眼!
“姐姐,你好好看看!”
那可是姐姐自己一針一線繡出來的,這針腳,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怎么了?這是?”
君炎安掀開簾子走進來,看到的便是這么一個詭異的畫面。
安王妃如避蛇蝎一般往后退,而段清楊則是一臉的委屈和不解。
這哪里是過去的那一對姐弟情深的姐姐和弟弟?
連陌生人都還不如?
沒等段清楊開口,段紅嫣便搶先解釋道:“你看看清楊,也不知道從哪里撿到了一個臟兮兮的香囊,這開路不明的東西,那能隨便撿嗎?”
來路不明的東西?
段清楊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心里莫名抽痛了一下,他不可思議的望著姐姐,“這不是——”
“你看看,說了他還不聽!”
段清楊的眼睫毛就像是受了傷的小鳥一般,緩緩的收起了翅膀。
他垂著眸子,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是,清楊知道錯了,清楊只是看到那香囊上繡著的貓咪實在是可愛,就像是雪球一般,這才想拿來給姐姐看!”
當著君炎安的面,清楊不想落了姐姐的面子。
“什么香囊?”
君炎安知道,段清楊可不是那么沒輕沒重的人!
他向段清楊伸出了手!
猶豫了一下,段清楊還是將手里的香囊交到了君炎安的手中。
君炎安的眼睛微微瞇了瞇,這憨態可掬的貓咪,似乎在哪里見過!
這不是段清瑤親手繡的貓咪嗎?
這只貓咪,君炎安不只一次的在段清瑤的物件上看到過。
她說,這是一只會帶來好運的貓咪,叫做招財貓!
據他所知,這是只屬于安王妃的貓咪!
“王爺,路邊撿到的東西,不干凈,你還是丟了吧!”
段紅嫣看到君炎安接過了香囊,皺起了眉頭。
“清楊說得沒錯,這貓咪,確實是有點像雪球呢,不信你瞧瞧!”
君炎安以為安王妃只是沒有看清香囊上的圖樣,試探著將香囊舉到了段紅嫣的眼前。
“這天下的貓咪長得還不都是一個樣子,王爺若是喜歡,改日,臣妾親手為王爺繡一個就好了。至于這一個,還是扔了吧!”
就連她都看到了香囊上的污跡,難道王爺沒有看到。
君炎安握緊了拳頭,將香囊攥在了手心里。
安王妃看這個香囊的眼神里非但沒喲意思熟悉感,恰恰相反,還滿是厭惡。
他和段清楊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不解和疑惑。
……
屋外,君炎安擰著眉毛沉默不語。
段清楊卻是沉不住氣了。
“安王爺,姐姐這是怎么了?難道連自己的東西都認不出來了嗎?我敢保證,這個香囊一定是姐姐的,這繡工,還有這貓咪,那都是姐姐獨有的。還有,這香囊里的藥材,一樣不多,一樣不少,那都是姐姐喜歡的!”
可是,明明就是姐姐的香囊,姐姐為什么就一副完全不認識的模樣呢?
“本王也想不明白!”
就連君炎安都認出來了,可是為什么安王妃自己本人卻是沒有認出來呢?
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屋內的段紅嫣卻是疑惑不解,不過就是區區一個香囊而已,為什么君炎安那么緊張?
難道真的是因為那香囊上繡著的貓咪和雪球長得很像嗎?
這么一想,段紅嫣便釋然了。
她早就聽說王爺愛貓如命,既然如此,她何不投其所好?
“來人啊!去把雪球抱來!”
不過就是繡一只貓咪嗎?這有什么難的?
一想到自己繡出來的貓咪惟妙惟肖,君炎安看到之后驚為天人的模樣,她就忍不住心花怒放。
想必,那只飛揚跋扈的貓咪經過這么多天的冷落,應該是收斂了脾性才對。
段紅嫣沒想太多!
“喵!瞄!”
可是當下人們將貓咪抱進屋子的時候,雪球就像是發了瘋一般的叫個不停,張牙舞爪的撲向段紅嫣。
“如果你再這樣發脾氣,我就馬上命人把你關進籠子里,關上三天三夜,還不給你飯吃,不給你水喝!我知道你是一只聰明的貓咪,你自己好好想想!”
“瞄!”
居然敢威脅它?
真以為它是一只病貓嗎?
看我不撕破你的這張臉!
突然,雪球從丫鬟的懷里掙脫了出來,縱身一躍,跳到了段紅嫣的身上,一段亂抓亂撓!
明明就不是它的主子,居然還敢冒充?
“滾開!混賬!滾開!”
段紅嫣花容失色,驚得拳打腳踢,恨不得將雪球立馬打死。
這個混賬,已經不是第一回給自己難堪了。
“雪球,快下來!”
一屋子的奴婢都跟著慌做一團,可是,這雪球畢竟是王爺和王妃的心尖寵,她們也不敢硬來啊!
雪球就像是長在了安王妃的身上一般,怎么打,怎么拽,它就是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