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429章 姑娘有喜了
君炎安疑惑的回頭望了一眼,他怎么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總覺得身后有人在看著自己。
可是他回頭一看,身后空空如也。
看來是他多心了!
最近他總是莫名覺得
就連身邊的人,他都覺得有點陌生。
“王爺,怎么了?”
段紅嫣看到君炎安止步不前,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走吧!”
君炎安搖了搖腦袋,將腦袋里不切實際的想法甩了去。
......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阿平驚得慌了神,當初,他就是這么看著爹和娘就像睡著一般躺在自己面前,結果卻是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可是姐姐卻像是聽不到他的聲音一般,一動不動!
阿平顫顫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頭,“還有呼吸,姐姐沒死!姐姐沒死!”
阿平強迫自己定了定心神,姐姐突然暈倒,那就是生病了。
既然是生病,只要找到大夫,那就好了!
“姐姐,你在這等著,我去去就來!”
好在安王府距離剛剛的藥堂不是太遠,阿平撒腿就跑。
“小朋友,你怎么一個人來了?”
藥堂的小二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跑得氣喘吁吁的孩子,就是剛剛和姐姐過來一塊賣藥的小朋友。
“我姐姐暈倒了!救救我姐姐,她,她,她就躺在地上——”
阿平急得眼眶都紅了,抓著小二的手,就像是抓著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小弟弟,你別著急!慢慢說,你姐姐現在在哪里?”
他能不急嗎?
如今姐姐一個人躺在大街上,生死未卜。
阿平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著小二的手就往外走。
無論如何,先把人救回來再說啊!
“你等等,你拉我也沒用啊!我又不會看病,我去叫掌柜!”
醫館里,段清瑤只覺得人中一陣刺痛,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眼前有好幾道黑影在晃動,壓根就看不清模樣!
“姐姐!姐姐,你終于醒了,嚇死我了!”
雖然掌柜一直和他說姐姐沒事,只是身體太虛弱了,這才暈厥了。
可是,阿平還是不愿意相信!
若是真的沒事,怎么可能昏迷了這么久也沒有醒過來呢?
直到看到段清瑤睜開了眼睛,緊繃著神經的阿平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你哭什么,你家姐姐不是已經醒過來了嗎?”
店小二看得一臉詫異,藥堂里每天人來人往不在少數,就算是要哭,那也是在病人生死未卜,最危急的時候哭。
可這孩子倒好,剛才一滴眼淚也不掉,如今人轉危為安,醒了過來,他卻像是死了人一般,眼淚怎么止都止不住了!
阿平才不管,剛剛他真的以為姐姐要沒了!
“不哭,阿平不是男子嗎?男子漢就算是流血也不能掉眼淚的!”
“我不要當什么男子漢了,我只要姐姐!”
阿平恨不得整個人撲在姐姐的身上,緊緊的抓著段清瑤。
“姐姐沒事了!姐姐就是太困了,所以想偷懶,就偷偷的睡一會兒罷了!”
段清瑤的心就要化掉了,想不到自己的生命在某個人的心里那么重要!
“哼!說得倒是輕巧!要是沒有你這個弟弟,你現在還有命在這里說話嗎?身子那么弱,不在家里好好休養,還到處東奔西走。還虧你會醫術!”
佟掌柜嘴上雖然不停的念念叨叨,可是手上卻是一直不停的替段清瑤準備藥材。
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草藥味,段清瑤嗅了嗅,敏感的察覺到這藥材里有一縷特別而又熟悉的味道。
安胎藥?
她沒有嗅錯吧?
段清瑤詫異的扭頭望去,“佟掌柜,這藥是為我配的嗎?”
“不是你,難道這屋里頭還有別的病人嗎?”
佟掌柜一邊搗藥一邊念叨。
“自己有了身孕,就算是不為了自己,也得為了孩子啊!”
這一刻,段清瑤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腦袋里一片空白。
她親耳聽到佟掌柜說,有了身孕。
“我,有身孕了嗎!”
她居然有孩子了!
段清瑤久久的沉浸在這個意外的驚喜之中。
若是君炎安知道這個消息,不知道他會做何感想。
她想他應該會很高興的吧?
畢竟鐵漢柔情的他是一個那么愛孩子的人!
可是,這個孩子來得未免也太早了一些!
杏兒的大仇未報,她怎么可以安心養胎呢?
“孩子?姐姐你——”
阿平卻是最最驚詫的那個,沒人能理解他此刻的感受。
他可是無時無刻不想撮合姐姐和自己的哥哥在一塊啊!
原來,姐姐竟然已經成親了!
......
安王府大門外,段清楊在大門口來回踱步。
按理說,姐姐在的地方便是他的家。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次回來,他非但沒有從姐姐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溫暖。
恰恰相反,還感覺到了莫名的疏離感。
以至于到了家門口,他還猶豫著止步不前。
突然之間,他被地上的一個小小的香囊吸引住了目光!
只見白色的絲綢上繡著一只惟妙惟肖的貓咪,它在笑瞇瞇的招著手。
這不是姐姐口中一直說著的招財貓嗎?
怎么會落在了這里?
段清瑤小心翼翼的撿了起來,嗅了嗅,果然是姐姐身上的味道。
無論如何,那都是自己的親姐姐,是自己唯一的親人啊!
這荷包就像是一個提醒,讓段清楊收起了自己心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