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394章 王爺心神不寧
段丞相仰天大笑,樂不可支。
他原本以為自己深居丞相的高位,那就是段家最大的榮光了,可是沒想到,段家的福氣比他想象得還要大得多得多!
只要段清瑤當上皇后,從今往后,他段府就在京城中無人能及了!
哪怕他退了位,不當丞相了又如何?
皇后那可是他的親生女兒!
不論什么時候,都講究三綱五常,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
以孝道為先的世道,就算是段清瑤心里再怨恨他這個父親,為了她的名聲也好,為了國家打通也好,她都必須孝敬自己這個父親!
就算是她不孝敬又如何?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是皇后的爹!
到那個時候,滿朝文武百官,誰見到他還不得給他一點顏面!
相比起段丞相的高興,段夫人卻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她心里酸溜溜的,百味雜陳。
沒想到嫁給安王爺,居然還能有這樣的錦繡前程。
要知道,這姻緣原本是屬于她的女兒段紅嫣的啊!
原本要當皇后的人,那可是段紅嫣!
段夫人廣袖下的手,糾結的擰成了一團。
到手的榮華富貴難道就這么雞飛蛋打了嗎?
她不甘心。
“老爺,八字沒一撇的事情,還是得低調!小心隔墻有耳!”
段夫人壓低了聲音,小心的提醒老爺。
“是,是,是,夫人提醒的是!”
難怪云空大師這么神秘兮兮的,這樣的大話,換做是誰也不敢隨便亂說啊!
若是讓有心人聽到了,一陣編排,說不定就會惹來橫禍。
可是即便如此,段丞相還是笑得合不攏嘴!
如今的他只覺得天更藍了,草更綠了,就連嘰嘰喳喳的麻雀聲,也覺得像是天籟一般動聽。
“我得去看看清瑤,她可是未來的皇后,怎么能讓她住在西院那么破的院子呢?”
段丞相打定了主意,今兒個,無論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段清瑤搬出那破敗不堪的西院。
“妾身知道老爺的一片心意,可是那丫頭和老爺隔閡已深,未必就能答應!妾身有一個法子,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段夫人一副為段府著想的樣子。
“夫人請講!”
段夫人的腦袋向來活絡,這些年來,沒少為他出謀獻策。
段丞相甚至可以說,自己之所以在丞相的位置上坐了這么久,很大一部分的功勞就是因為段夫人為他籠絡人脈。
“老爺,讓清瑤那丫頭自己離開西院是不可能的,畢竟,那是她從小長到大的地方!可是,若是讓西院不復存在了,那丫頭豈不是就沒得選擇了?”
“讓西院不存在?”
可是那西院明明就在段府里,怎么可能不存在呢?
段丞相腦袋一下子轉不過彎來。
“那不就是一把火的事情嗎?如今天干物燥,最是容易走水的時候!”
段夫人壓低了聲音,婉轉的說道。
“只是這么做,估計段府的損失不會小!畢竟西院連著東院,連著庫房,若是一個不小心,整個段府都會付之一炬,實在是太危險了!算了,算了,當妾身什么也沒說。”
主意是段夫人自己說的,可是到最后主動否決掉自己主意的人又是她。
可是這個主意就像是一顆種子一般落在段丞相的心里,迅速的生根發芽。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不過片刻的功夫,段丞相的腦袋里已經有了一個更宏偉的計劃。
火是要放,而且這火勢越大越好!
最好讓段清瑤陷于火海之中,無處可逃。
這個時候,身為一家之主的他不顧自己的性命,闖入火海,將段清瑤從火海里救出來。
到時候,自己不但是她的親爹,更是她的救命恩人。
如果那時候,她再對自己不孝,那她就是大逆不道!
果然是一箭雙雕的好計策,只是走水這件事情,一定要做得滴水不漏。
見完云空大師之后,段清瑤心事重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好,還是該難過才好。
高興的是,按照云空大師的話來說,君炎安即將登上帝位。
她相信,若是君炎安登上了寶座,憑他的雄韜偉略,定是百姓之福。
可是對于她來說,似乎卻不是一件好事。
眾所周知,一旦當上皇帝,少不了就是三年一次的選秀。
若是君炎安身為王爺,她還能想方設法的阻止他納妾。
可是若是君炎安是皇上呢?
那娶的可不是一個妻,而是一方的勢力。
甚至關系到國與國之間的和平安定。
雖然,她并不贊同和親這樣的聯姻制度。
可是,大勢所趨,她胳膊肘還能擰得過大腿嗎?
段清瑤就這樣坐在床邊琢磨了一下午,她熱不住會想,她若是提議讓君炎安不當皇上,他會同意嗎?
可是這個念頭剛在她的腦海里冒出來,就被她掐滅在了搖籃里。
君炎安不當皇上,在眾皇子中,哪里還有更合適的人選?
自己怎么能為了一己之私,置天下百姓不顧!
“小姐,該用膳了!”
段清瑤這一抬眼,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太陽就已經落山了。
“王爺回來了嗎?”
在段府已經沒事了,可是段清瑤記得,王爺可是交代過,讓她在段府待著,等他處理好了宮中事物,會立即回到段府的。
“還沒!奴婢聽說南方鬧了水災,不少南方來的難民一股腦的涌入了京城。如今京城人滿為患,城門不得已暫且關上了。外頭如今人心惶惶的,你聽,這些聲音好像就是府外的難民在叫喚!”
“想必王爺如今進宮,也是為了商議這件事情,估計沒那么快能回來,小姐不必心焦!”
段清瑤趴著墻根細細一聽,果然聽到了嘈雜的聲音。
雖然聽不真切究竟在說什么,可是依稀能夠分辨出來,是讓丞相大人救他們這些難民!
“沒想到杏兒知道得還不少?說說,是誰和你說這些的?”
經杏兒這么一提醒,段清瑤才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膚淺了。
如今那么多的難民流離失所,有上頓沒下頓的,自己不但沒想著出一份力,而是在關心自己的私事,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是白侍衛和奴婢說的!”
明知道小姐是在打趣自己,杏兒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只要小姐開心就好,她被取笑一下又何妨呢?
“我覺得,這一年來,我做得最對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你許配給了白侍衛!”
段清瑤由衷的感慨。
一個人幸不幸福,從她的眼神里就能看得出來。
在皇宮里的君炎安心神不寧,只覺得有什么大事將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