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344章 不讓你當電燈泡
“你看你,吃得像只小花貓一般!”
或許是餓了,另一個紅薯握在手里沒一會,就被段清瑤吃得干干凈凈。
她看不到自己的樣子,不知道自己的嘴邊沾著紅薯顆粒。
君炎安見狀,卻是寵溺的抬起手來替她擦了擦嘴角。
段清瑤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兩聲,解釋道:“餓了!”
“腳程快一點,午時便能回到京城,想吃什么盡管說!”
君炎安莫名有些自責,是自己沒有照顧好段清瑤,這才讓她餓了肚子。
“當真?”
段清瑤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空落落的肚子,幾日沒吃好的她這會已經有點饞了。
“自然說話算數!”
君炎安被段清瑤吃驚的表情給逗樂了,自己平日里是這么小氣摳門的人嗎?
不過就是一頓飯而已,自己怎么可能還賴賬。
“那好,那我要吃烤鴨,還要吃粉蒸肉,還要吃魚,這個雪球也喜歡吃,還有酒釀元宵,炸雞排,還有大骨湯,可以嗎?”
段清瑤掰著手指頭,如數家珍。
可是,自己是不是點太多了?
如若是只買單,省吃儉用的自己絕對不會這么鋪張浪費的。
段清瑤抬起頭怯怯的望了君炎安一眼,看到他并沒有不悅。
恰恰相反,她似乎還看到了君炎安的嘴角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
“笑就笑嘛,誰不讓你笑了,我就是喜歡吃!民以食為天,能吃是福,明白不?”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君炎安的表情,段清瑤的心情也跟著放松了不少。
她承認,自己就是一個吃貨,這沒什么丟人的!
“本王并沒有笑!”
他可是鐵面無私的安王爺,怎么可能會笑呢?
段清瑤這么一提醒,他立即就把溢出來的笑容給收了回去。
“還說沒有,剛才明明就是笑了嘛!”
段清瑤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兩手扯了扯君炎安的嘴角。
“你就應該多笑笑,你笑起來更好看!”
好在馬車上并沒有外人,要不然,他的威嚴恐怕就真的蕩然無存了。
江輕舟分發完了早膳,抱著昏睡的雪球準備上馬車的時候,卻是被在馬車外守著的白虎攔住了。
“煙雨姑娘,這里距離京城已經不遠了。雨過天晴,空氣清新,不如你坐騎我的馬!順道可以看看一路好風光!”
白虎指著身后一匹棗紅色的高頭大馬說道。
江煙雨面露難色,輕聲細語的解釋道:“可是,可是我不會騎馬啊!”
“煙雨姑娘請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姑娘摔下馬的!”
“這樣不好吧?我若是騎了你的馬,那你怎么辦?”
她好不容易將雪球“哄”睡,正是到君炎安面前邀功的好機會,又怎么舍得這個時候離開。
“煙雨姑娘不用擔心,我自幼練武,這點路算不上什么。姑娘請!”
白虎吹了一個響哨,那匹棗紅色的馬就屁顛屁顛的跑到了他的身邊。
江煙雨知道這白虎是安王爺眼前的大紅人,得罪他對自己來說,有弊無利。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再說了,安王爺不是已經答應讓她留在安王府了嗎?
來日方長,也不急在這一時一刻了!
顛簸了一路,終于回到了京城。
杏兒早早的就在王府門口等候了,馬車剛一停下來,她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
“小姐!”
她伸手剛想攙扶段清瑤下馬車,卻是被君炎安阻止了。
“還是本王來吧!”
話音一落,也不管段清瑤愿意不愿意,打橫就抱起了她。
“這——”
杏兒看得目瞪口呆,這才幾日不見,什么時候王爺和小姐的感情變得如此之好了?
“我的腳受傷了!”
一看到杏兒的表情,段清瑤就猜到了她的腦袋里在胡思亂想什么。
“啊?小姐的腳怎么了?”
段清瑤張了張嘴,看到周遭滿滿當當的全是府里頭的下人,終究還是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下去了。
自己被一只狗給咬傷了,說到底,這也不是什么光榮的事情!
“就是不小心給扭了,沒事,沒事,養兩日便好了!”
段清瑤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
“誒呦——”
騎在高頭大馬上的江煙雨等了好一會,也沒有留意到她。
她還急著到王爺跟前邀功呢!
她看到別的將領上下馬挺輕松的模樣,便也嘗試著自己下馬。
可是不曾想哪里出了問題,馬稍微往前走了一步,抱著雪球的江煙雨就直挺挺的摔了下來。
“小心!”
距離大馬不遠的白虎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就在江煙雨落地的瞬間,穩穩的抱住了她。
驚魂未定的江煙雨拍著胸膛,久久回不過神來!
“多謝白侍衛,我還以為自己肯定是要摔得四腳朝天了!”
“站穩了!既然不會騎馬,那就別自作聰明!”
等到扶穩了江輕舟,白虎再回過頭來的時候,安王爺和段清瑤已經走進了王府,就連他心心念念的杏兒也不見了蹤影。
回到了屋里,寸步不離的杏兒忙蹲下shen子,關切的問道:“小姐的腳打底是哪里受了傷?讓奴婢看看!”
“真的沒什么,沒什么好看的!”
段清瑤了解杏兒,若是讓她看到自己腿上的肉差點就被咬掉了,指不定又要哭鼻子了。
可是段清瑤越是如此,杏兒就越是不放心。
“既然沒什么大礙,為什么不能給我看?”
段清瑤越是不讓她看,她越是要看。
杏兒不知道段清瑤腿上的傷究竟在哪里,一不小心竟然就碰到了段清瑤腿上的傷口,疼得段清瑤低低的叫了一聲。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還沒結痂的傷口赫然呈現在杏兒面前,這哪里只是一個小傷口?
“沒什么,剛才人多,怕被人笑話,我就沒說。我就是逃跑的時候,遇到了一條瘋狗,然后就被那瘋狗咬了一口。就是這樣,不過你放心,這個仇我已經報了!估計那條惡犬,現在已經在餐桌上了吧!”
她不但端了醉紅樓,而且一定會讓紅姐下半輩子都過上安穩幸福的生活!
讓她不好過的人,自己能讓她好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