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333章 賞花大會
“喵嗚!”
雪球悲咽的叫了一聲,藏著無盡的失望和委屈。
難道,唯一的希望就這么破滅了嗎?
段清瑤真的就沒救了嗎?
它垂頭喪氣的低下頭,慢悠悠的轉身。
筋疲力盡的它就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一步,兩步,三步,在它的身后,留下了一寸帶血的貓爪印。
可是這疼對于它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雪球?真的是你?雪球?”
貓耳朵一下子就豎了起來,雪球觸電一般抬起頭來,遠處的墻根下,居然是白虎!
“喵嗚!”
喜出望外的雪球以三步上籃的速度飛奔而去,輕輕一躍,一下子跳到了白虎的懷里。
“你去哪里了?讓我好找!安王妃呢?你知不知道安王妃究竟在哪里?”
他在這里守株待兔,原本以為能逮到一兩個嫌疑人。
可是對方就像是早就知道他的計劃一般,等了那么長的時間,別說人影了,就連一只蒼蠅也沒有看到。
“喵嗚!喵嗚!”
雪球拼命的點頭,它奮不顧身的回來,不就是為了搬救兵去救段清瑤的嗎?
“這是什么東西?”
白虎感覺自己的手上沾到來了黏糊糊的東西,抬起手一看,居然是血!
“哪里來的血?”
自己安然無恙,定然不會是自己身上的!
那么,只有一個可能,這血,是來自雪球的!
白虎高高的舉起雪球查看,渾身雪白,并沒有看到傷口。
白虎松了一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受傷了呢!要是讓你家主子知道了,還不得罵死我!”
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他親眼看到一滴血啪嗒一聲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確確實實是從雪球的身上落下來的!
他絕對沒有看錯!
初心的白虎直到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雪球的四肢。
原本肉乎乎的掌心,這個時候已經血肉模糊。
這是跑了多遠的路,忍了多大的疼,這才跑到了這里?
白虎自認為自己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哪怕是流血也不要流淚,可是這個時候看到雪球淌著血的貓掌,卻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喵嗚!”
雪球不耐煩的叫了兩聲,它辛辛苦苦的跑回來,是為了搬救兵去救段清瑤的,可不是來看美男落淚的!
......
一夜未眠,段清瑤好不容易在清晨的時候剛閉上眼睛,還沒等她睡熟,便被紅姐的聲音吵醒了。
“紅姐來了,還不快醒醒!”
段清瑤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果然看到紅姐站在自己面前。
不同以往的是,現在的她紅紗遮面。
段清瑤不用想也知道,雪球送給她的禮物有多么的壯觀!
活該!
段清瑤心里幸災樂禍,可是面上確實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
“馬上給她量體裁衣!晚上必須做好!今天晚上,我就要讓她參加賞花大會!”
段清瑤心里打了一個激靈,今天晚上?
“紅姐,今天晚上是不是太著急了?我的腿——”
“你放心好了,賞花大會賞的是你這張臉,又不是你這條腿!”
紅姐氣呼呼的說道。
為了她,自己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連帶著自己的這張臉也賠上了!
下人們提醒得對,這個姑娘詭計多端,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她必須早一點下手才行。
“可是,紅姐——”
段清瑤還想替自己爭取一線生機,可是紅姐卻沒有給她這樣的機會。
“不管你說什么都好,今天的賞花大會,賞的便是你!所有人,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看好了,千萬別再讓她逃跑了,還有,看好了她這張臉!”
段清瑤就像是木偶一般,任由著下人們擺弄。
華燈初上的時候,段清瑤便換上了紅姐特意為她準備的新衣。
一襲薄如蟬翼的花紗,上面墜著珍珠寶石,美好的曲線若隱若現。
烏黑的頭發更是被巧手的丫環全盤了起來,露出了關節的額頭,優美的天鵝頸。
人靠衣裝馬靠鞍,看到打扮之后的段清瑤,紅姐滿意的直點頭!
她敢保證,今天晚上,這個姑娘定是能拍賣出她滿意的價錢!
“好了,把她帶出去!”
紅姐一聲令下,兩個粗壯的丫頭便走了出來,一左一右的架著她。
難道,她真的要這么坐以待斃嗎?
“紅姐,這世間漂亮的姑娘很多,沒了我,你還能找到別人!可是,你的臉就只有一張!難道,你就不想恢復原來的樣貌嗎?”
紅姐一愣,疑惑的望著段清瑤。
她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想必大夫也說了,你臉上的傷無論是用多好的藥,都會留下疤痕!但是,我有辦法!”
段清瑤堅定的說道。
沒有哪個女人不在乎自己的樣貌!
段清瑤孤注一擲,只能賭上一把了!
“你說你有辦法?”
紅姐冷笑一聲,“就連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醫都沒有辦法的事情,你有辦法?呵,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我不知道鬼醫是誰,但是,我只知道,這天底下,除了我,誰也沒有辦法能夠讓你恢復原來的樣貌!甚至,比原來的更好!”
不過就是整形手術嗎?雖然在條件簡陋的古代實施起來有點困難。
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她有技術怕什么!
最重要的是,眼前可是千鈞一發之際,就算是不能,她也必須信心滿滿!
“當真?”
“當真!”
紅姐卻是冷笑道:“我之所以變成今天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還不是拜你所賜!你真以為我會這么傻,這么天真,還會上你的當嗎?”
段清瑤懸起的心重重的落了地,碎了一地。
“還愣著干什么?帶到位置上,時辰馬上就到了!”
一個丫環在她頭頂上蓋下了一塊紅布。
段清瑤眼前一黑,猶如新嫁娘一般,她壓根就看不到眼前的路。
在丫環的攙扶下,她東繞西繞,被帶到了一個芳香撲鼻的地方坐下。
這個地方似乎很空曠,聲音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
周邊似乎又很多的人,蒙著眼睛的她似乎聽到了許多竊竊私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