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329章 小菜一碟
別的要求下人們不敢答應,可是姑娘要見紅姐,這樣合理的要求,他們還是可以轉達的。
“紅姐,請!”
大門打開的剎那,紅姐只感覺到眼前一道白影閃過,還沒等她看明白是什么東西,那影子已經不見蹤影了!
“奇怪了,難道是我眼花了?”
紅姐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問道:“你們可看到了什么小東西跑過去?”
“沒有啊!”
站在院子里的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大家都沒有看到,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看到,想來,還真的是她眼花了。
屋內,段清瑤看到雪球跑進來,心里一陣欣喜。
她就知道,雪球就是和別的貓咪不一樣!
“別出聲,快躲到床底下去!”
雪球一進來,段清瑤就給它使了一個眼神,示意它馬上躲起來。
雪球心領神會,呲溜一聲就鉆進了床底。
“你在和誰說話?”
紅姐走進屋之前,隱隱約約好像聽到了段清瑤說話的聲音,她心里咯噔一聲,還以為出了什么亂子。
可是屋子就這么丁點大,壓根就藏匿不了什么東西,更別提一個人了!
“沒有啊!屋里就我一個人,我哪還能和誰說話呢?”
紅姐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難道自己這幾天太累了嗎?不但眼睛出現了幻覺,耳朵也出現了幻聽。
“聽說你找我,說吧,到底什么事?”
段清瑤彎了彎嘴角,扯出了一個最迷人的微笑,對著紅姐說道:“紅姐,你看看,這外頭這么多的人看著,別說是我一個弱女子了,就算是個男人,那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啊!你看看,這手上的繩子能不能給我解開了!我保證,絕對不會逃跑!”
紅姐冷笑一聲:“紅昭啊,別怪紅姐我不相信你。這樣的話,紅姐我早就聽了不下一百遍了!可是我每次選擇相信的后果,那便是被人欺騙!這第一次上當那是傻,第二次上當那是蠢,如果這第三回再上當,那真的是又傻又蠢了!”
段清瑤是聰明,可是這天底下聰明的女人又不只有她一個!
眼前的紅姐就是一個又聰明,又心狠手辣的女人!
段清瑤心里早就料定了這樣一個結果,如果紅姐真的有那么好說話,那她就不會是人人敬畏的紅姐了!
“紅姐,可是老是這么綁著也不是辦法啊!你讓我怎么休息?我休息不好,我還怎么給你掙錢,是吧?”
段清瑤干脆打開了天窗說亮話,“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被賣到了青-樓里,我就沒有想過可以全身而退!可是,紅姐,你有沒有想過,這女人掙錢的辦法很多,不一定就要靠臉蛋!”
若是段清瑤一哭二鬧三上吊,那還真勾不起紅姐的興趣。
“不靠臉蛋靠什么?難道靠床上的功夫?”
紅姐嗤笑了兩聲,還真沒把段清瑤的話放在心上。
“紅昭,這男人啊,都是好色之徒,只要看到美人,就挪不開步了!老天給了你一副好面孔,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保證,讓你這輩子錦衣玉食,一生無憂!”
段清瑤恨不得吐一口口水在她臉上,逼著她賣身,到頭來還把自己說得如此的高大上!
難不成,她還以為沒有她紅姐自己就吃不上飯了不成?
可是,段清瑤還是忍下了心中的不悅。
“那我的手,什么時候才能松開?這么綁著,實在是太難受了!”
紅姐扶了扶鬢邊的紅色牡丹,不緊不慢的說道:“明日吧!忍到明日賞花大會上,你就自由了!”
段清瑤之前從丫頭的閑言碎語中聽說過這個所謂的賞花大會,說得文雅點那是賞花大會,說得明白一些,那就是她的拍賣大會!
想到自己就像一個商品一般衣不蔽體的呈現在大家面前,讓大家評頭論足不說,還讓那些臭男人競相拍賣,自己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時候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我不管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勸你還是把你的那些心思都放回到肚子了!別說這院子里重兵把守,還處處都是陷阱!你要是不小心掉到了陷阱里,那真的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紅姐陰惻惻的笑了笑,那笑意卻是不達眼底。
段清瑤非但沒有胸她的笑容里感覺到一絲溫暖和輕松,恰恰相反,只覺得陰風陣陣,渾身冰冷。
哪怕在君炎安跟前,自己都沒有如此的害怕過。
紅姐前腳才一走,雪球后腳就從床底下鉆了出來。
“雪球,好樣的!”
如今,雪球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你能不能把我綁在手上的繩子解開?”
段清瑤只是試探的問了問,壓根就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可是沒想到雪球居然神奇的點了點頭,行不繞到了段清瑤的身后。
不就是咬繩子嗎?
他連老鼠脖子都能咬斷,咬個破繩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段清瑤感覺到手一松,捆在手上的繩子居然真的就松開了。
“好樣的!回去我給你烤魚吃!”
重獲自由的段清瑤壓制住心中澎湃的喜悅,躡手躡腳的從懷里摸出了她的百寶袋。
雖然她現在沒有力氣,并不代表她沒有辦法。
既然胡二能給他們下迷藥,自己為什么不能?
胡二的藥是很厲害,可是自己的那也是不賴的!
段清瑤輕手輕腳的走到窗戶邊上,用手指頭捅開了窗戶紙,順著洞口,將一瓶白色的小藥瓶扔了出去。
“什么味道?好香啊!”
“可是哪個姑娘又換了胭脂?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院子里頭的臭男人面面相覷,不懷好意的笑了幾聲。
香,那就對了!
段清瑤嘴角微微勾了勾。
“一,二,三!”
數到三的時候,院子里的聲音就全部都消失了,仿佛一個人都沒有一般。
“大功告成!雪球,我們走!”
區區一個小黑屋,就像困住她段清瑤,未免太小看她了!
段清瑤找到尖銳之物,在窗戶上輕輕一撬,整個窗子便被拆了下來。
“喵嗚!”
雪球走在前頭,一步三回頭,示意段清瑤緊跟它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