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277章 人命大過天
原本坐在胡子大叔對面的段清瑤猶豫了一下,關鍵時刻,還忌諱什么男女授受不親?
人命大過天!
她終于站了起來,坐到大叔身邊。
翌日,當太陽的第一束陽光透過石頭的縫隙,打到洞穴里的時候,霍不修第一個醒來。
一睜開眼睛,他居然看到他自己蜷縮在小兄弟的懷里。
向來不會臉紅的他頓時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一般,原來,他夜里頭做的不是夢。
不同的是,夢里頭,他看見了已經過世的娘親抱著自己。
“你醒了?昨天夜里你喊冷,我實在沒辦法,就只能這樣了!”
懷里的人兒一動,段清瑤就敏感的醒了過來。
“謝謝小兄弟!”
自己是何德何能,才遇到了這么一個古道熱腸的小兄弟?
在霍不修眼里,早已經把段清瑤當成了自己的兄弟。
“你若是叫我大哥,從今往后,你就是我親兄弟!你若是叫我大叔,往后,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侄子!總之,——”
“打住,打住!”
霍不修掏心窩子的話卻是完全沒有說到段清瑤的心里,她是一個缺大哥,缺大叔的人嗎?
她缺的是銀子!
“我知道你現在心里很感動,可是,不管遇到誰,我都會這么做的!況且,我也沒做什么!”
霍不修急了,這怎么能說是沒做什么呢?
“你救了我的命,還照顧了我一個晚上,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前面還是小兄弟,還是小侄子,這一轉眼之間,怎么就變成了再生父母了?
“再說下去就過分了啊!我還沒有結婚生子,哪來你這么大一個兒子?”
“嘿嘿!我就是那么一個意思!”
不管段清瑤怎么想,儼然,霍不修已經把段清瑤當成了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
而此時,在破廟里等了一夜的白虎和杏兒面面相覷。
“我明明看到段小姐是說在這見面的!”
段清瑤的口型白虎看得清清楚楚。
“我也看到了,可是等了一夜,小姐怎么還沒有來?”
小姐向來是一個誠信的人,絕對不會拋下她一個人自己走的!
“我在想,段小姐該不會被抓走了吧?”
白虎干脆捅破了這最后一層窗戶紙。
當時,那么多的官兵追段清瑤一個人。
還有神出鬼沒的黑衣人,誰能料到會發生什么樣的意外?
“你別胡說八道,小姐機靈,怎么可能會被抓走?”
杏兒不是沒往這邊想過,可是她卻是怕好的不靈壞的靈。
“那你說,等了一個晚上,你家小姐怎么還不來?”
白虎的問題真的把杏兒問住了!
“或許,她只是迷路了!畢竟,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我們又不像你一樣,什么地方都去過!”
可是這樣的借口,就連她自己都說服不了。
“要不,我們回王府看看!如果你們家小姐真的被官兵抓走了,王府肯定有消息!若是被黑衣人抓走了,也只有王爺有辦法能夠救你家小姐!”
白虎認認真真的考慮了一邊,為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就是回王府。
多拖延一分鐘,對段清瑤來說,就多一份危險!
“可是——”
他們才好不容易從王府逃出來,這又要回去,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別什么可是不可是了難道除卻回王府,你還有更好的辦法能找到你們家小姐?”
白虎當機立斷的說道。
“沒有!”
杏兒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
“可是,小姐要是回來了找不到我們那該怎么辦?”
她就怕自己前腳才一走,后腳小姐就回來了。
白虎二話不說,徑直從杏兒身邊走了過去,抽出腰上的寶劍,在墻上揮舞著。
杏兒也不知道白虎究竟在寫什么,只看到一陣火花四射,等到他終于停下來的時候,杏兒終于看清楚了墻壁上清清楚楚的寫著一個一人高的“王”字。
“這么大一個字,段小姐要是回來了,一定能看到。她那么聰明的一個人,肯定能猜到我們定是回了王府!”
白虎分析得頭頭是道。
最重要的是,就像白虎說的那樣,如果小姐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去王府搬救兵。
“事不宜遲,我們回王府!”
杏兒拄著簡易的拐杖,一瘸一拐的朝門外走去,突然覺得身子一輕,就這么被白虎突然打橫抱了起來。
“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杏兒臉紅撲撲的,雖然她和白虎的關系早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可是,畢竟沒有成親不是?
“別動,就你那烏龜的速度,走到王府得走到什么時候?就算是你等得了,你家小姐也等不了!”
白虎摟緊了杏兒,腳步生風,沒一會功夫便到了王府大門外。
“白侍衛!杏兒姑娘!”
守門的侍衛看到平安回來的兩個人,大喜過望。
“快去告訴王爺,白侍衛回來了!白侍衛回來了!”
白虎和守門的家丁也就進進出出打過照面,私底下并沒有什么交情,可是此時此刻看到他激動的樣子,忍不住問道:“究竟怎么了?”
“找不到你們,我們都以為你們已經——”
雖然當著王爺的面他們誰也不敢說出這個字,可是私底下,他們卻是這么認為的。
畢竟,守護他們前行的十個侍衛都是王府里武功上乘的。
就連他們都全軍覆沒,白侍衛一個人保護手無縛雞之力的兩個弱女子,又怎么可能安然無恙呢?
“王妃呢?王妃回來了沒有?”
白虎沒有時間話家常,劈頭蓋臉的就問出了核心的問題。
“王妃?她不是和你們在一塊嗎?”
就在這個時候,君炎安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
“段清瑤呢?”
一聽到王爺問出這樣的問題,杏兒就知道小姐一定是兇多吉少了!
“沒事!沒事!你家小姐吉人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
眼看著淚珠子就在杏兒的眼眶里打轉,白虎除卻這么安慰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杏兒掙扎著從白虎的懷里爬下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如今,除卻懇求王爺,杏兒也沒了別的法子!
“求安王爺救救我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