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234章 如何是好
在把他扎成刺猬的時候,她居然睡著了?
君炎安有點無語,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如何是好?
“段清瑤!你醒醒啊!”
三天三夜沒睡的段清瑤好不容易放松下來,早已經睡得昏沉,哪里聽得到君炎安的聲音?
“喂!你就算是要睡,也得把本王身上的針都拔了再睡吧?”
君炎安想喊人的,可是顧慮到自己如今衣衫不整的形象實在是不能見人,終于還是忍著沒有出聲。
“段清瑤!”
他伸出手推了推段清瑤,可是她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用雙手撐著腦袋的段清瑤被君炎安這么一推,腦袋“啪”的一聲落在了桌子上,正巧把臉對著君炎安。
他這才看到段清瑤重重的黑眼圈,難道她都不睡覺的嗎?
細一看,更是看到段清瑤臉色非比尋常的紅。
鬼使神差的,君炎安伸出手探了探段清瑤的額頭,這才發現段清瑤居然發高燒了!
已經到了初秋,天氣微涼,看到她一桌單薄的趴在冰冷的大理石桌面上。
君炎安終究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他吃力的扶著床站了起來,試圖將床上的一塊小毯子蓋到段清瑤身上。
可是,還沒等他走到段清瑤的身邊,毯子便掉在了地上。
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君炎安嘆了一口氣,往前走了一步,蹲下shen子,撿起毯子。
后知后覺的他突然怔住,他發現,自己邁出的居然是左腿!
雖然只是一小步,可是這個發現,還是讓他激動得難以相信。
君炎安難以置信的直起了身子,忍著蓄滿眼眶的熱淚,又輕輕的抬起了左腳。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確確實實,自己的左腳能動彈了!
有生以來,自己從來沒有這么激動過。
渾身顫抖的他又邁出了一步,這一次,他才切切實實的相信,自己原本已經沒有知覺的左腿,終于又有了知覺!
“唔!”
他伸手捂竹自己的嘴巴,終于忍不住嗚咽出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段清瑤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
她瞇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景物,這才意識到自己身處何地。
“我怎么就睡著了?我睡了多久?”
“不算久,也就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還不久嗎?
“你怎么也不叫我?這藥效猛,扎久了可不行!這可是你的腿,你怎么自己也不知道著急呢?”
段清瑤關切之情溢于言表,趕緊伸出手麻利的一根一根拔掉扎在君炎安腿上的金針。
“現在感覺怎么樣?會疼嗎?”
“不會!”
君炎安面不改色的回答。
“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拔掉了金針,段清瑤伸手捏了捏君炎安的大腿。
“這樣呢?會不會有感覺?”
明明感覺到她的手灼熱的溫度,酥酥麻麻的感覺像電流一般傳遍了他的身體,他依舊睜眼說瞎話般堅決的回答道:“沒有!”
“奇怪了!不應該啊!”
段清瑤忍不住喃喃自語,這三日她用這個法子不但在自己的身上做實驗,甚至是捉來了小白鼠。
正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她這才敢到君炎安面前來。
君炎安看著她撲閃的睫毛,心里沉甸甸的。
他若是在這個時候坦白承認,自己在她的救治下,自己的左腿不但有了知覺,而且還可以落地行走。
她是不是就要離開了?
“難道本王還能騙你不成?三日的時間已到,你未按照賭約上約定的那般,將本王的腿疾治好,該當何罪?”
段清瑤脖子一涼,只覺得陰風陣陣。
按照兩人立下的賭約,若是她按照規定治好了君炎安的腿疾,他就放他們走。
若是沒有按照約定治療好,那么,新賬舊賬一并算,他隨時可取了自己的性命。
段清瑤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錯,明明自己計算得好好的,十拿九穩的事情,怎么就——
“王爺,稍安勿躁!真的,我保證,這個藥,還有這個療法絕對是沒有問題的。你再給我一點點時間!”
坐以待斃可不是段清瑤的性格,哪怕是死到臨頭,她也必須爭取一下,哪怕只有一線的生機。
“愿賭服輸,這白紙黑字,上面可是印著你的手印,難道,你還想賴賬?”
當然,還有自己的手印。
君炎安沒忘記自己的手指頭被猝不及防的咬了一口。
那種鉆心的疼,現在還記憶猶新。
“不,當然不會賴賬!只是我的命,又不值錢,王爺要來也沒不是?”
段清瑤訕訕的陪著笑,“臣妾是王爺的人,這世間恐怕不會有第二個人會這么設身處地的為王爺著想了!您要是真的殺了我,恐怕就真的沒有人能夠治療王爺的腿疾了!”
“這樣的話,你三日之前便說過。本王信你了,這才和你立下了這樣的字據!結果呢?”
君炎安揚了揚手里的字據,那捏著的仿佛就是段清瑤的命!
“王爺!你再給我三日時間,我保證,我用性命擔保,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本王已經給過你三日的時間了!”
君炎安就想看到段清瑤心急如焚的樣子,莫名的心里踏實。
仿佛只有這個時候,她才會苦苦央求自己!
自己在她的心里,才會看到一絲一毫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