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232章 沒羞沒臊
一直沉默著的君炎安終于忍不住開了口。
白虎怯怯的看了王爺一眼,冰塊一般的臉烏云密布,怕是自己要是再堅持留下來,王爺就要大發雷霆了。
“屬下就在門外守著,有事情招呼一聲!”
“滾!”
以前沒覺得白虎有多嘮叨,直到這次自己負傷,君炎安發現,原來白虎也是一個話癆。
君炎安終于還是發飆了,白虎頓時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立即蔫了下來。
拱了拱手,默默的退了出去。
段清瑤就算是看也沒看白虎一眼,也能想象得到他臉上此刻的表情,必定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你對他太兇了!他會害怕!他不過就是在關心你!”
段清瑤忍不住替白虎說了一句公道話。
“你會怕嗎?”
君炎安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話。
“怕?我怕你做什么?”
段清瑤想也不想就否認了,“要怕也是你怕吧!畢竟現在,我是大夫!”
說著,段清瑤舉起了一枚手指般長的金針。
細長的金針閃耀著刺眼的光芒,莫名的讓人感覺到一絲寒意。
為了嚇唬君炎安,段清瑤特意將金針往君炎安眼前一晃,字字珠璣的說道:“所謂金針刺穴,就是把這么長的金針,全部扎到你的穴位里!說不疼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相信,像王爺這么英明神武的大英雄,一定是能忍得住的,對不對?”
君炎安面不改色的看著她的表演。
這世間,難道還真有人不怕疼?
段清瑤還真的就不信了,或許是自己只拿著一把針,威懾力不夠,她干脆就把藥箱子里一大把金針都舉了起來,長長短短,數以百計!
“如果你以為只需要扎一把金針,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所有的金針,都要扎到你的腿上!”
段清瑤說得繪聲繪色,原本以為能嚇唬住君炎安。
卻是沒料到他依舊是面色如常。
看到段清瑤那么賣力的演出,君炎安甚至都有點不忍心告訴她真相了。
“你笑什么?”
段清瑤非但沒有在君炎安臉上看到一絲擔憂和恐懼,恰恰相反,還從他的眼里看到了忍俊不禁的笑意。
她那么賣力的演出,說得那么鄭重其事的,有那么好笑嗎?
“你好像忘記了,本王現在左腿毫無知覺,若是能感覺到疼痛,不管多疼,那都是一件好事!”
果然是關心則亂!
段清瑤覺得自己就像是傻子一般,她怎么就忘記了這一回事。
自己感覺到疼,君炎安和她的情況可不一樣!
君炎安貌似調侃的一句話,段清瑤怎么就感覺一絲心酸了呢?
罷了,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段清瑤默默的把金針悉數放回藥箱里,安慰道:“你放心吧,我有把握!”
看到段清瑤這么自信,君炎安應該高興才是。
可是,一想到他們的賭約。
她若是真的醫治好了自己的雙腿,自己就要放她自由,頓時就高興不起來了!
他腦子里剎那之間蹦出一個不靠譜的想法,那便是:“如果她永遠留在自己身邊,哪怕是一輩子就這樣站不起來,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君炎安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不過就是一個女人而已,他至于這么在乎嗎?
“把褲子脫了!”
君炎安傻住了,木木的坐著,眼神一片茫然,動也不動一下。
他是聽錯了嗎?
段清瑤居然讓他把褲子脫了!
“我說,把褲子脫了!”
段清瑤已經將金針消了毒,并且在金針上抹上了她獨門特制的藥水,可是還是不見君炎安有半分動作。
她怎么忘記,君炎安說好聽了是王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說得不好聽,那就是一個完全沒有自理能力的傻大個!
更何況人家現在還廢了一條腿,更是有了動彈不得的理由!
罷了,她好人做到底吧。
段清瑤默默的將金針放到容器里,走到了君炎安身邊,彎下腰,低下頭,伸手就往君炎安身上摸。
“你做什么?”
君炎安一驚,還從來沒有見過姑娘家的這么主動。
“給你脫褲子!不脫了褲子,我怎么給你扎針?”
君炎安一手拽緊了褲腰帶,老臉一紅。
她不害臊,自己反倒是先紅了臉。
“本王自己來,自己來!”
堂堂一個王爺,被一個姑娘家扒了褲子,這要是被別人知道,豈不是笑掉大牙?
就算是旁人不知道,君炎安自己也過不去心里頭那道坎!
“快點!”
段清瑤催促道,還從來還沒有見過這么墨跡的病人。
“又不是沒見過!”
君炎安納悶了,她一個姑娘家都不介意了,自己還有什么好顧忌的!
更何況,她是自己的妃子,又不是別人!
想明白了這一點,君炎安也便坦然了。
脫就脫,誰怕誰!
段清瑤面不改色,拿著金針走了過去!
雖然說泳池邊上的美女和帥哥她也看多了,可是,她不得不承認,某人的腿就是又長又直!
不過,可惜了,現在是廢的!
“咳咳!看什么看?還不扎針!”
君炎安被打量得渾身不自在,有時候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會不會害臊!
盯得一個男人的大長腿,也能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