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79章 十兩銀子
側妃?
她連王妃都不稀罕當,誰稀罕當什么側妃?
段清瑤如鯁在喉,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太后,清瑤能不能私下里和你說句話?”
太后娘娘覺得是在為她好,所以愿意為她做主。
可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這完全不是她想要的!
“你說!”
太后娘娘看到段清瑤面露難色,知道她有難言之隱,便帶著她來到了偏殿。
“太后娘娘,懇請太后娘娘答應清瑤一個小小的請求!”
不管三七二十一,段清瑤撲通一聲跪在太后娘娘的腳邊。
“有話直接就好!何必行此大禮!”
對于段清瑤這個丫頭,太后娘娘是越看越喜歡。
“清瑤不愿嫁給安王爺!”
“哦?為何?”
若是君炎安犯傻的時候,她還能理解。
可是現在,君炎安病都好了。
身為皇上和先皇后唯一的兒子,身份那是何等的尊貴!
多少王公貴族現在都上桿子巴結安王爺,難道段清瑤不知道?
“清瑤知道太后娘娘宅心仁厚,不敢隱瞞太后。”
段清瑤咬了咬唇,破釜沉舟一般,說道:“清瑤心里已經有了意中人,已經沒有安王爺的位置!”
太后
這段清瑤還真是什么話都敢說!
走到簾子外的君炎安好巧不巧的,就讓他清楚的聽到了這一句話。
他下意識的捏緊了拳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可是走進屋子的時候,卻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我們該回府了,本王知道,你和祖母投緣,下一次,本王再帶你進宮來和太后請安!”
君炎安伸手不由分說的拽起了段清瑤,看起來親密無比。
“我不回去,我還有話要和太后說!”
太后可是她現如今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她還想著好好磨一磨太后娘娘,讓太后娘娘為她做主呢!
怎么這個節骨眼上,君炎安就來了呢?
段清瑤抬頭,觸碰到君炎安晦暗不明的眼神,突然就明白過來。
這君炎安就是故意的!
“你,本王還不知道?你一定是在向祖母告本王的狀!本王承認,過去對你誤會頗深,從今往后,本王一定會好好對你!”
君炎安語氣溫柔,深情款款,驚得段清瑤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原來如此!”
太后娘娘看得眉開眼笑,原本還以為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呢,原來是小兩口鬧別扭了!
“這上下牙齒都有打架的時候呢,這小兩口過日子,又怎么可能事事如意呢?聽哀家一句話,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祖母教訓得是,孫兒謹聽教誨!”
君炎安生脫硬拽,愣是把段清瑤給拉走了。
“君炎安,你放手!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有什么關系,反正,如今你已經是本王名正言順的安側妃了!”
以前聽著安王妃還沒覺得有什么,如今一加了一個“側”字,段清瑤就覺得分外的刺耳!
“誰是你的側妃,我才不稀罕!”
“那是皇上的旨意,難道你還想抗旨?”
抗旨又如何?
段清瑤從懷里掏出免死金牌,“我有免死金牌,我怕什么!我這就去找皇上——”
“拿皇上的免死金牌去抗皇上的旨,你是太自作聰明還是太蠢了!”
段清瑤看著自己手中金光閃閃的免死金牌,只覺得分外的刺眼。
安王府
被迫回到安王府的段清瑤坐立難安,難道她就這么被困在安王府。
夜闌人靜的時候,段清瑤站到窗戶邊上,沖著窗外吹了幾聲口哨。
當初銀面人和她說過,若是有急事找他,就可以吹幾聲口哨。
段清瑤半信半疑,就算她吹得再大聲,銀面人怎么可能會聽到?除非他就住在王宮里頭!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時候,窗戶外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怎么,想我了?”
熟悉的人影,熟悉的聲音,看到銀面人,段清瑤心里突然就踏實了。
“見到你太好了,快點幫幫我!我想離開安王府!”
銀面人怔了一下,他知道段清瑤不想留在安王府,卻是不知道她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段清瑤不知道陰面人的想法,只是當下心里焦躁的緊。
今日皇上剛剛下旨,儀式還沒有辦。
若是再拖下去,那真的就是生米煮成熟飯。
情急之下,段清瑤緊緊的抓著銀面人的手臂。
“要不,我們現在就走吧?”
之前,是她顧忌太多了。
可是現在,她只想要自己能離開就好。
“現在?你當著安王府是什么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段清瑤頭上冒出三個問號。
“難道你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銀面人一時語塞。
他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可是,那是因為,他就是君炎安啊!
“離開安王府,這可是大事,你可要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明白得不弄再明白。我也不會讓給你白幫我,只要你幫我帶出王府,我給你這個數?”
段清瑤伸出一個手指頭晃了晃。
“一百兩?”
“想什么呢?我和你這么熟了,我身上有多少銀子,你難道還不知道嗎?十兩銀子,如何?”
“……”
君炎安差點吐出血來,他看起來是那么缺錢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