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56章 溫暖的慰藉
“庸醫!你們都是一群庸醫!明明人沒有死,你們連治都不治,就這么輕易的下了結論!你們這算是哪門子的大夫?”
生氣之余,段清瑤更多的是害怕。
她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杏兒就真的沒救了.
段清瑤推開了圍繞在杏兒周邊太醫,走到杏兒身邊,緊緊的抱起了她。
她能感覺到她的溫度,她能感覺到她的呼吸,她一定在等著自己來救她。
“杏兒,你放心,我答應會救你的,就一定會救你的!他們說的話,你別往心里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屋子的太醫已經離開了。
屋子里靜悄悄的,只剩下君炎安和段清瑤兩人,還有地上昏迷不醒的杏兒。
“你別太難過了,杏兒不會有事的。你不是說了嗎?只要找到解藥,杏兒就還有救!”
段清瑤緊緊的抱著杏兒,頭也不回,只說了兩個字:“出去!”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本王都要說明,這毒不是本王下的!你放心,本王一定會查明真相,還杏兒一個公道!”
君炎安知道段清瑤和杏兒情同姐妹,這個時候的她心情一定不好,至于她說什么,做什么,自己自然不會往心里去。
“這家廟里陰冷潮濕,本文這就叫人將杏兒送回房里!”
“來人啊!把杏兒姑娘送會屋里!”
侍衛們聽到王爺的吩咐,立即一窩蜂的涌了上來。
可是還沒等到他們的手觸碰到杏兒一根手指頭,段清瑤便冷冷的呵斥道:“誰敢碰杏兒一根汗毛試試看!”
她的杏兒,一定不喜歡陌生人抱她。
就算是要抱,也應該是由她抱才對。
“杏兒,這里太冷了,是吧?我抱你回家!”
段清瑤咬緊了牙關,吃力的抱起了杏兒。
“讓侍衛抱著就好,別把杏兒給摔著了!”
君炎安跟在身后,看到段清瑤吃力抱著杏兒的模樣,格外的擔心,同時也有心疼。
段清瑤卻是置之不理,她就算是摔著了自己,也不可能摔著了杏兒。
深一腳,淺一腳,月色中,段清瑤終于抱著杏兒回到了四季閣。
段清楊睡得并不踏實,聽到隔壁屋子的響動,第一時間就醒了過來。
“姐?杏兒姐姐怎么了?”
他只知道姐姐被罰,杏兒姐姐特意偷偷的去給她送吃的。
這才多久的功夫,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段清楊在門口辨認了好一會,立即撲進了姐姐的懷里,緊緊的抓著她的衣角不放。
“沒事,杏兒姐姐生病了,她可能太累了,所以就睡著了。你去把姐姐的藥箱拿來,好不好?”
“本王已經讓人去取了!”
君炎安一路上一直在示好,主動打燈籠,主動開門,可是段清瑤就像是沒有看到一般,一點表示也沒有。
“你走吧!杏兒不想看到你,我也不想看到你!”
雪崩的時候,每一朵雪花都有責任。
飯菜是君炎安差人送來的,哪怕毒不是他親手下的,他也有脫不開的干系!
“好,本王先回去!”
君炎安意味深長的看了段清瑤一眼,默默的轉身。
段清瑤有她當下需要做的事情,而他,也有自己應該要去做的事情。
那就是查明真相,還自己一個清白。
如果能找到解藥,也正好解決了段清瑤的燃眉之急!
“你們都出去吧!”
段清瑤接過了藥箱,便把一屋子的人都給打發了。
段清楊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姐姐,你別趕我走,讓我留下來吧!我想幫你!我保證,我不吵不鬧,一定不會打擾到你的!”
段清楊信誓旦旦。
只有共同經歷過苦難的人,他們的心才會緊緊的貼在一起。
雖然姐姐說杏兒會沒事的,可是看到杏兒嘴唇青紫,了無生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模樣,他卻是不敢完全相信姐姐。
“好,那你就留下!要是杏兒張開眼睛看到你,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世間殘忍的事情太多,不太平的時候,讓段清楊多一分警醒那也是好的。
“姐姐,你別騙我!杏兒姐姐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眼睛并不瞎,杏兒的嘴唇一片黑紫,完全就失去了原來的色彩。
這樣的情況,又怎么可能是一般的小病小災?
“杏兒姐姐中毒了!確切的說,杏兒是因為我才中的毒,他們想毒的人是我才對!”
段清瑤愧疚萬分。
杏兒跟著她,什么好日子都沒過過,反倒是跟著她擔驚受怕的,有上頓沒下頓,處處受人欺負,如今更是因為她,差點就丟了性命。
“姐姐,那杏兒姐姐還有救嗎?”
段清楊怯怯的問出了最關心的一個問題。
他也是聽到門口的侍衛們竊竊私語,這才知道,王爺專程請了宮里的幾位太醫會診,太醫門都說,杏兒沒救了!
“誰說的?只要我不答應,就算是閻羅王來了,也帶不走杏兒!”
事不宜遲,段清瑤一邊說著,一邊檢查杏兒的生命體征。
真如同那群太醫說的那般,杏兒的氣息微弱,脈搏的跳動也越來越輕,她能感覺到,杏兒的體溫正在一點一點流逝,握著杏兒冰冷的小手,段清瑤痛徹心扉。
可是眼下可不是難過的時候!
“清楊,杏兒現在已經中了劇毒,在找不到解藥的情況下,還有最后一種方法,那就是——換血!”
段清瑤一邊打開藥箱,將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取了出來,一邊對段清楊耳提面授。
或許有朝一日,段清楊真的能學會自己這一身醫術,懸壺濟世。
也不枉自己來到這異世一遭了!
“換血?”
這兩個字他是聽明白了,隱隱約約似乎也明白了字面上的意思。
只是,這血該怎么換?去哪里換?
“對,換血。簡單說,就是將有毒的血液放掉,把新鮮的血液輸入。前提是,兩個人的血液必須契合!”
之前沒事的事情,段清瑤給自己和杏兒都驗過血型,沒想到他們都是O型血。
天無絕人之路,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放了毒血,那還容易。可是這深更半夜的,去哪里找合適的血液?而且,怎么找?”
段清楊腦袋里太多的疑問了。
任何一個人,都把鮮血看成是自己的命,誰會輕易的把自己的鮮血獻出來?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姐姐的血正好和杏兒的血型是一樣的,所以,姐姐能救杏兒!”
那豈不是,用姐姐的性命,去換杏兒姐姐的性命?
段清瑤頓時瞪大了眼珠子,撥浪鼓一般搖了搖頭。
“不,我不答應!”
杏兒的生命固然重要,可是在他的眼睛里,沒有誰能夠比得上他的姐姐!
“傻孩子,你胡思亂想什么呢?姐姐不會有事的,我只是把自己身體里的一部分血,分給杏兒罷了!而且,人體內的鮮血是可以再生的,就像是水井里的水一樣,雖然并不是用之不竭,但是是能及時補充的。知道嗎?”
段清楊聽得一知半解,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姐姐是他唯一的親人了,他怕啊!
之間他挽起了自己胳膊上的衣裳,將白白嫩嫩的手臂伸到段清瑤的跟前:“姐姐,你抽我的吧!我是你的親弟弟,既然你的血能夠救杏兒,我的血也能!”
不知道為什么,段清瑤的眼眶竟然有一點濕潤!
“傻孩子,就算你是我的親弟弟,血型也未必和姐姐一模一樣啊!況且,你只是一個孩子!”
聽到段清瑤的拒絕,段清瑤卻是固執的舉著手臂。
“你不試試,你怎么知道就不行呢?我是男子漢,我不怕疼的!”
這世間有人給你傷害,也有人給你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