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6章 討利息
段紅嫣嘴角抽了抽,萬萬沒想到君炎安會在這個時候問出這么犀利的問題。
“回安王爺,那是因為當時我臥病在床,實在是沒辦法,就只好讓清瑤代替。而且,爹找廟里的大師算過,清瑤的生辰八字最是旺安王爺,爹這才同意了!”
一旁的段丞相默默的抹了一把冷汗,得虧紅嫣聰明伶俐,想出了這么一個絕妙的答案。
“回王爺,確實是如此。當時情勢緊急,臣也是急得沒了辦法,才想到了這么一個法子。沒想到還真被大師給說對了,如今安王爺身體康健,真是可喜可賀!”
君炎安素來不愛笑,可是聽到段丞相的這一席話,卻是難得的勾了勾嘴角,可是那笑意卻是不達眼底,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溫暖。
“這么說來,本王大難不死,恢復神智,那都是托你的福咯?”
怎么聽王爺這語氣,像是話里有話呢?
段丞相雖然隱隱約約品出了不一樣的味道,可是話趕話說到這里,除卻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還能如何?
“不敢當,不敢當,那都是安王爺的福氣!”
哼!還真是敢應!
“可是,段清瑤不是狐妖嗎?她非但沒有要本王的命,還治好了本王。段丞相,你說說,這奇怪不奇怪?”
段丞相被問得啞口無言,這說是也不對,不是也不對!
“王爺,這大師說的是清瑤的命格,可是誰知道薩滿法師突然說清雅是狐妖,臣也是無能為力!”
好一個無能為力!
君炎安嗤之以鼻。
“既然丞相大人相信薩滿法師的話,如今待在安王府的段清瑤就是一個狐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那今日還來段府做什么?總不會是來問本王,那段清瑤是不是變成了一只狐貍吧?”
段丞相被質問得臉上紫一陣,紅一陣。
“王爺說笑了,清瑤再怎么說也是臣的女兒,無論她變成什么樣子,這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更何況,臣從來不相信這天下有什么狐妖!”
這一番冠冕堂皇的話,君炎安不知道別人相不相信,但是至少,君炎安他是不相信的!
“王爺真是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當日在祭壇上,本王可是看到王爺一臉平靜的站在薩滿法師身邊,莫非是本王看錯了?”
“當著皇上的面,做臣子的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必須服從啊!”
段丞相還要繼續說下去,君炎安卻是伸出手擺了擺,說得再天花亂墜又能如何?
他只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
“按你這么說,本王的所作所為,那就是不忠不孝咯?”
段丞相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慘白得不見半點血色,這樣的話,他可沒膽子說!
“王爺恕罪!臣萬萬不敢這么說!”
“呵!本王諒你也沒這個膽子!不過,不管段清瑤是人是鬼,是妖是仙人,他既然嫁進了安王府,生是安王府的人,死是安王府的鬼,和你們段家已經沒有任何關系,段丞相還是請回吧!”
君炎安態度強硬,撂下了這一句話便轉身離開。
“爹,我們還是回去吧!”
沒想到君炎安這么霸氣,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比太子殿下還更讓人心悸。
他們在段府待得好好的,又何必過來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自討沒趣呢?
君炎安聽力極好,原本已經走到門邊的君炎安聽到段紅嫣尖細的聲音,卻是突然停了下來。
他突然轉過身來,深邃的目光落在段紅嫣身上,最后卻是輕輕的從段紅嫣的身上移到了段丞相的身上。
“段丞相!”
“王爺有何吩咐?”
段丞相恭恭敬敬的問道。
“你之前是說,原本只是打算讓段家庶女代替出嫁?”
如果他沒有記錯,段丞相好像是這么說的。
不管是真話還是假話,反正他是這么聽到的。
“是!”
段丞相吃了一個螺絲,雖然他不明白這個時候君炎安突然提起這茬子事情,到底有何深意。
“你是說,原本打算等到嫡女身體康復之后,撥亂反正?”
段丞相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他怎么覺得君延安好像是在他面前挖了一個巨大的坑,而這個時候,站在陷阱邊上的他,明知道面前就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陷阱,還是不得不自己往里頭跳。
“是,只是后來——”
君炎安似笑非笑的擺了擺手,卻是一字一句的說道:“別和本王說什么后來,后來對于本王來說,壓根就沒有半點意義。不如現在吧?反正段清瑤如今已經是半死不活了,說不定哪一天就沒了!當然,這也是拜段丞相所賜,于情于理,段丞相都該還本王一個安王妃才對,你說呢?”
君炎安慢慢的將步子移動到段紅嫣跟前,他伸出手,輕輕的用手指頭勾起段紅嫣的下巴。
“怎么不敢看本王?本王有那么可怕嗎?”
心里有鬼的段紅嫣心里七上八下的,她不明白君炎安這話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的理解沒有錯,君炎安這是要讓她嫁進安王府?
這怎么能行?
她可是要當太子妃的人啊!
“安王爺說笑了,男女授受不親,還請王爺自重。”
段紅嫣鼓足勇氣抬起了眼皮,眼睛里映著君炎安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
別的男人看到她的美貌,有的驚嘆,有的嫉妒,有的愛慕,有的垂涎欲滴,可是,從來沒有一個男人的眼神會是如此的——冷漠。
這個男人對自己的美貌居然無動于衷!
這樣也好,段紅嫣暗自松了一口氣。
可是,還沒等她笑容在臉上綻放,君炎安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從她的頭頂潑了下來,將她徹徹底底的澆了一個透心涼!
“男女授受不親,那指的是別人!你本就是本王的王妃,又何來的授受不親?”
段紅嫣瞬間如墜冰窟,她原本只是來探探虛實,看看段清瑤是生是死,好到太子殿下跟前邀功的。
什么消息都沒打探到,到頭來,竟然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差點把自己就給折了進去。
君炎安非凡沒有松開段紅嫣的下巴,恰恰相反,還加重了幾分力道。
段紅嫣疼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卻是咬緊了牙關,一聲疼也不敢喊。
“果然不愧為京城第一才女,確實是內外兼修,得慢慢品味才是!既然段丞相這么不放心段清瑤,不如早點將段紅嫣送過來,他們姐妹兩也好有個伴,你說呢?”
段丞相一聽到君炎安這句話,立即詫異的抬起頭看著君炎安,渾濁的眼神里滿滿的不舍。
“王爺,這節骨眼上,不妥吧?”
段紅嫣可是他們段府的最后一張王牌,是太子妃的人選,那未來可是要當皇后的。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他們段家,還指望著段紅嫣給他們帶來無上的榮華與富貴呢!
讓段丞相把段紅嫣就這么送進安王府,他怎么舍得?
“莫非段丞相不愿意?”
君炎安瞇了瞇眼睛,松開了段紅嫣,用力那一甩,段紅嫣往后踉蹌了兩步,差點就摔倒在地。
君炎安這個時候提出讓她過門,明眼人一下就看出來了,那就是故意的。
可是,縱使段丞相也看出來了,他又怎么敢明著和安王爺作對?
“不敢!只是——”
“既然不敢,明日午時,安王府的轎子就到段府接人!皇上若是責問,一切后果,本王擔著!”
該說的話終于說完了,看到段家父女二人像是掉了魂魄一般,君炎安原本抑郁的心情總算是舒坦了一些。
段清瑤,你打算什么時候醒來?
剛剛的情景,你看到了嗎?本王算是幫你討了一點利息,真正的大仇,就等著你醒來自己去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