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段清瑤君炎安 > 第111章 親自喂藥
昏昏沉沉的段清瑤感覺到居然有人要解開她的衣襟,難道肉體上的折磨還不夠,還要這么羞辱她嗎?
縱使神志不清,渾身綿軟無力,段清瑤還是閉著眼睛,吃力的抬起了手,緊緊的拽著自己胸前的衣襟。
她嘴巴微微張開,像是在說什么,可是聲音太小了,君炎安壓根就聽不到。
為了聽清楚段清瑤在說什么,君炎安彎下了腰,將耳朵貼了過去。
湊近了,才聽到她說的是:“不要!”
“清瑤,是我!君炎安!本王知道你現在傷口一定很疼,等我給你清洗傷口,上了藥,那就不疼了!”
緊蹙眉頭的段清瑤似乎聽出來了君炎安的聲音,雖然沒說什么,可是收卻松開了。
君炎安輕手輕腳的解開了段清瑤破爛的衣裳,看到她潔白如雪的肌膚上縱橫著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
縱使是受傷無數,見慣生死的君炎安看到著血肉模糊的傷口,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這薩滿法師,還真是下得去手啊!
君炎安已經盡量放輕了動作,可是當他將藥撒到傷口上時,段清瑤還是忍不住疼得咬緊了牙關,滿頭大汗。
“忍一忍,馬上就好!”
君炎安的話仿佛就像有魔力一般,原本還試圖掙扎的段清瑤,聽到他的聲音,就安靜了下來,縱使再疼,也不敢再亂動一絲一毫。
“安王爺,徐太醫來了!”
屏風后,白虎低聲稟報。
“讓他在外頭候著!”
段清瑤這個模樣,怎么能見人?就算是大夫也不行!
直到她替段清瑤上好了藥,換好了衣裳,這才讓徐太醫走進里屋。
“安王妃傷得如何?”
君炎安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床上的段清瑤,她的皮膚原本就白,如今更是白得不見一點血色。
以前還覺得女孩子膚白才能貌美,可是現在看來,白得瘆人,哪里好看了?
“安王妃原本身子就虛弱,舊傷未愈,如今又添新傷,可謂是元氣大傷!”
“別說這么多客套話,你就告訴本王,安王妃什么時候能醒過來?”
向來淡定的君炎安心急如焚,才沒有耐性聽太醫說這些有的沒的客套話。
話說得再漂亮又如何?
如今,誰能讓段清瑤立刻醒來,誰能讓她的傷口馬上愈合,君炎安就服誰,誰就是神醫!
“這——”
徐太醫支支吾吾,看著君炎安嚴厲的白青,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什么這?有什么就說什么!難過你還啞巴了不成?”
君炎安原本就心煩意亂,看到太醫這個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出。
心里就像是有一只貓在撓一般,又癢又難受。
“王爺,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安王妃如今元氣大聲,一切只能看命了!”
君炎安腦袋嗡嗡作響,怎么可能?
“她不過就是挨了幾鞭子而已,怎么就沒救了呢!徐太醫,你是不是看錯了,你再好好看看!”
徐太醫是宮里最好的太醫,一直在給自己看病。
是君炎安最信得過的大夫,如果說,連他都說沒救了,那豈不是?
不可能!
“王爺,那不是區區的幾鞭子啊,那鞭子帶著倒刺,每一鞭子下去,都臉皮帶肉的被勾起。”
光是想著都覺得疼,更何況段清瑤那么嬌弱的一個姑娘,挨的可不是一兩鞭子這么簡單!
“本王沒瞎,若是好端端的,讓你來這干什么?”
君炎安沒好氣的說道。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縱使明知道安王爺火冒三丈,徐太醫也無能為力。
“啞巴了嗎?身為醫者,你總得做點什么吧?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可能說沒救就沒救了?你不試試怎么知道?”
君炎安忍不住會想,若是這個事情,段清瑤能夠醒過來,她一定知道怎么救自己。
“臣一定盡力而為,只是,不能保證一定能保住安王妃的性命!”
害怕擔責任的徐太醫丑話說在前頭。
君炎安狠狠的瞪了徐太醫一眼,徐太醫雖然不能完全讀懂君炎安要說的話,可是分明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憤怒,質疑,不甘,還有難過!
“狐妖?去他媽的狐妖。不是說她是狐妖嗎?既然是狐妖又怎么可能輕易死去?”
如果薩滿法師此刻在他的面前,他保證,一定不會讓他死得太痛快!
徐太醫顫顫巍巍,只覺得自己兩只腿都在打抖。
王爺平時傻乎乎的,就像是孩子一般天真無邪,給他看病,一點壓力也沒有。
可是現在看來,過去的都是假象!
正常的安王爺發起怒來,那比任何人都要恐怖。
徐太醫甚至忍不住會想,若是安王妃的性命真的保不住了,自己的這頂烏紗帽還能不能保得住?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救人?”
徐太醫片刻不敢耽擱,立即轉身忙活起來。
可是即便徐太醫用盡渾身解數,還是無能為力。
“怎么了?”
君炎安只不過離開了一會,一轉身回來,就看到一群人圍繞在床榻前。
他還以為段清瑤醒了呢,著急的鉆進人群一看,卻是發現段清瑤還緊緊閉著眼睛,不省人事。
“回王爺,奴婢們正在給王妃喂藥!只是,怎么喂也喂不進去!”
君炎安的目光落在婢女手中捧著的藥碗身上,若有所思。
“這不喝藥又怎么能好?良藥苦口,這用的都是續命的珍貴藥材!可是安王妃如今這樣子!”
徐太醫愁得頭發都白了。
“把藥給本王!你們都出去!”
雖然不知道君炎安想要做什么,主子的命令,跟著服從就是了!
直到屋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君炎安和不省人事的段清瑤,君炎安這才慢悠悠的端起了碗,毫不猶豫的喝了一口,只不過沒有吞下去,而是含在嘴里!
他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段清瑤,看著她蒼白得不見血色的嘴唇,終于親了上去。
“段清瑤,這是本王第一次這么喂人吃藥,你要是再不好過來,本王可不答應!”
他也不知道段清瑤能不能聽到,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和她說話。
“說實在的,這藥還真是苦!比本王過去吃的所有藥都要苦,可是徐太醫說了,良藥苦口,越是苦澀的藥,效果越好!我們忍一忍,再喝一口!”
說完,君炎安又含了一口喂到段清瑤的嘴里。
也不知道這個動作重復了多少次,終于,一碗藥喝得一滴不剩。
“藥喝完了,你可要快點好起來!”
仿佛段清瑤真的能聽到一般,坐在床邊的君炎安不停的絮絮叨叨。
“你放心,你的仇,本王一定會親手替你報!不對,依照本王對你的了解,這仇,你肯定想自己報,對不對?不管怎么樣都好,本王都答應你。不過,你是不是得先醒過來啊?”
倚著床說了很久的話,月亮升了起來,君炎安說到口干舌燥,可是床上的段清瑤還是緊閉著眼睛。
若不是呼吸還在,君炎安真的以為她已經不在了。
“你最想見的人,不是清楊嗎?你不睜開眼睛,你怎么見他啊?本王答應你,只要你睜開眼睛,我就帶他來見你!”
君炎安的手輕輕的捂著段清瑤的手,只感覺到她的體溫在一點一點消逝。
“你的手怎么這么冰?是不是冷?”
君炎安一邊說著,一邊將被子往上掖了掖。
“算本王怕了你,算了,本王就去把清楊接來。等清楊來的時候,你一定要睜開眼睛啊!你要是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啊!”
君炎安站了起來,正準備走的時候,卻看到段清瑤微微張了張嘴。
“你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