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377章 你是葉晉羽兒子?
  陳柔瑾的目光有片刻的呆滯,隨即她便回過了神來,她盯著葉星辰,看了半天,突然,她笑了:“難怪這么囂張,原來是有恃無恐啊。”

  “只是你們弄清楚了,這可是陳家的地盤,和我們陳家作對,你們想清楚后果了嗎?”

  “想清楚了,就是沖著你們陳家來的。”葉星辰微微一笑:“小姨,怎么辦?”

  “我說了,陳正誼不出來解決事情,我就燒了他的會所。”夏寒月笑吟吟地站起了身:“不過,防火不好,那就拆了吧。”

  “小姐,不好了,外面來了鏟車,似乎是要對我們會所下手。”一名下屬匆匆忙忙地跑過來匯報。

  “你真的敢?”陳柔瑾死死地盯著夏寒月,目光凌厲無比。

  “沒什么不敢的。”夏寒月隨手拿起手機,毫不猶豫地說“動手……”

  隨著她的指令下達,轟隆隆,鏟車居然真的開動了,一時間別墅搖晃不已,劇烈的晃動讓會所里的人紛紛尖叫著四處奔逃。

  會所人不多,很快就跑得干干凈凈了,然后外面五六輛鏟車已經開始瘋狂地拆了起來。

  半小時不到,這個地方被硬生生地拆成了廢墟。

  陳柔瑾氣得直打哆嗦,拆會所的期間,她不停地拿手機撥一個號碼,但是嘗試了十幾次都沒有接通。

  直到會所拆完,她才臉色鐵青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咬牙切齒地說:“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夏寒月,你爸認識我,至于他,叫葉星辰。”夏寒月說:“我們有筆賬要找陳家算,至于什么賬,你們陳家長輩都很清楚。”

  “葉星辰?”陳柔瑾盯著葉星辰看了半天,突然她冷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葉晉羽生的那個孽種啊。”

  “啊哈哈,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你管我叫什么?”葉星辰湊近耳朵。

  “孽……”

  啪……

  沒等她把那兩個字吐出來,葉星辰一耳光就把她給甩飛了出去。

  陳柔瑾尖叫一聲,倒在地上,一邊的保鏢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想伸手去扶但又不敢。

  畢竟葉星辰剛才的表現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呢,這可是一個人能干翻幾十號人的狠人,他們上去也只有挨揍的份。

  陳柔瑾掙扎了半天,從地上站了起來,她抹了一把嘴角,全是血。

  她盯著葉星辰,兩只眼睛里突然涌出一股興奮,她伸出手指,放在嘴里吮吸著,指尖的血腥味道,讓她愈發顯得亢奮。

  “葉星辰,從今天開始,我記著你了,我保證,未來的日子你,我將會成為你揮之不去的夢魘。”

  葉星辰盯著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他突然意識到,這女人是個變態啊。

  就在這時候,十余輛車開了過來,為首的一輛輛邁巴赫一停,一名徐娘半老,但是保養得極好的女人走了下來。

  女人雍容華貴,身上自帶貴氣,雖然上了點年紀,但身材相貌卻不輸年輕的小姑娘,而且比起青澀的小女孩,她更多了一絲成熟嫵媚的氣息。

  “夏寒月,你敢欺負我女兒?”女人舉步走上前,一把將陳柔瑾攬在懷里。

  “咦,白影韻,好久不見了啊。”夏寒月笑吟吟地看著她:“我可沒欺負她,是她自己找的。”

  “你欺負我女兒,拆我陳家會所,這是想干什么?”白影韻冷冷的盯著夏寒月,但是當她的目光掃過葉星辰的時候,身體不由得微微的一顫。

  然后她的眼睛便定格在葉星辰的身上,再也移不開了,她的表情震驚,神色激動,目光深處更有一絲……溫柔,她像是見鬼似的指著葉星辰:“你,你……”

  “別你了,他是葉晉羽的兒子。”夏寒月咯咯笑著:“怎么樣,身上有葉晉羽的影子吧?”

  “原來是他的兒子,難怪……”白影韻喃喃自語,目光始終沒有從葉星辰身上移開,看她的樣子,只要葉星辰勾勾手,她恐怕直接跪在葉星辰的跟前脫衣服了。

  葉星辰有些詫異,白影韻氣質不凡,出身自然也不一般。

  可是看她看到自己都激動成這樣,那如果是老爹現身,那還得了?當年他老子到底是什么人物啊,居然能讓這么一個女人失魂落魄成這樣?

  “好了,有句話捎給陳正誼,我們夏家向陳家正式宣戰。”夏寒月微微一笑:“讓他認真點,走。”

  葉星辰瞥了兩人一眼,看白影韻的目光哀怨,他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連忙跟著夏寒月離開了。

  陳柔瑾一把將白影韻甩開:“別碰我。”

  “瑾瑾,你沒事吧?”白影韻這才回過神來。

  “沒事,我能有什么事?”陳柔瑾冷笑一聲:“倒是你,這么多年了,還是念念不忘葉晉羽,也難怪你和我爸形同陌路。”

  “我沒有。”白影韻努力地辯解。

  “沒有?”陳柔瑾哈哈大笑:“你當我是傻子嗎?看到葉晉羽的兒子,你眼睛都移不開了,如果是葉晉羽本人,你還不當場濕了?”

  “不要我管我,我自己的仇自己會報,別打著關心我的幌子去干些惡心的事。”

  陳柔瑾目光冷冷的看了母親一眼,甩手離開,留下白影韻站在當場,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那位大姨,跟我爸又是什么關系?”回去路上,葉星辰問。

  “燕京白氏嫡女,當年那一代,和你媽風采不相上下。”夏寒月悠悠地說:“本來也是個才女,可惜,追求你爸失敗以后心灰意冷,嫁入陳家,成為政治聯姻的犧牲品。”

  “哦,挺可憐的。”葉星辰有些同情起白影韻了,剛才從她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她對自己父親用情有多深了。

  “陳正誼和你爸本是齊名的存在”夏寒月說:“陳正誼追求我不成,我告訴過他在我眼里,只有葉晉羽才是真正的男人。”

  “后來娶了白影韻,但她的心卻一直不屬于陳正誼,這也是為什么他處處針對你父親的原因。”

  “明白了。”葉星辰一點頭:“身邊的兩個女人,心都屬于一個人,難怪他恨我爸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