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369章 單獨談談吧
  葉承恩哭得驚天動地的,這一次,他是發自內心的哭。

  誰都有一顆要強的心,他也是一樣,他覺得自己并不比大哥差。

  一直以來,他也都在努力,希望得到父親的認可,但是他始終沒有得到認可,以至于到現在一步錯,步步錯。

  “單獨談談吧。”葉星辰盯著葉承恩。

  “去,準備一間安靜的靜室。”葉藝州吩咐道。

  片刻以后,在一間靜室里,葉承恩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滯。

  他已經得知吳家徹底的完了,他唯一能指望上的老婆娘家人,現在也指望不上了,所以現在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我父親的事情說說吧。”葉星辰道:“你是怎么出賣他的?”

  “重要嗎?”葉承恩仰起頭看向葉星辰:“不管怎么出賣他的,他都已經死了二十年了。”

  “我可以這么告訴你葉星辰,如果能重新再來一次,我還會毫不猶豫地出賣他。”

  葉承恩咬牙切齒地說:“因為他活著對我就是一個威脅,他如果活著,我永遠都沒有出頭的日子。”

  “我給你一個機會,我問什么,你答什么。”葉星辰淡淡地說:“不要回答和問題無關的事情,否則,我會很生氣。”

  “哈哈哈,我現在……一無所有了。”葉承恩神經病一般的笑了起來:“你覺得,我還會在意你的威脅嗎?”

  “這個世界上,總有你有在意的人或者事情的。”葉星辰笑了笑說:“你的兒子一直沒有露面,你不覺得奇怪嗎?”

  “葉星辰,你敢動我兒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葉承恩愣了愣,然后咆哮了起來。

  他紅著眼睛,一副要和葉星辰拼命的樣了,但葉星辰一個凌厲的眼神就把他嚇退了。

  他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不甘心的盯著葉星辰,卻不敢上前。

  “你兒子和你一樣,都是廢物。”葉星辰毫不留情的嘲諷著:“這么說吧,葉景現在就在我手里。”

  “如果你想讓他活,他就能活,如果你想讓他死,我保證,他會死得很慘。”

  “呵呵,葉星辰,你無非就是想知道你爸怎么死的嘛?”葉承恩突然笑了:“告訴你也無妨,他是被人設計騙入金洛城的。”

  “他葉晉羽是華夏戰神不錯,華夏五大戰神,他居第一。”葉承恩冷笑道:“但那金洛城是什么地方?三大天象高手同時坐鎮,他去那里,就是找死。”

  “接著說。”葉星辰點頭。

  “不過憑我一個人,想弄死他是不可能的,畢竟金洛城勢力太大,我想和金洛城搭上線,人家也看不上我。”葉承恩悠悠地說。

  “所以,你就暗通陳家?”葉星辰盯著葉承恩。

  “既然知道,那何必多問呢?”葉承恩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我想知道細則。”葉星辰冷冷的說。

  “他的生活起居,我都清楚,而且他也信任過,甚至去哪里,有什么任務,都不瞞著我。”葉承恩笑著說。

  “像他這種人,天天游于生與死之間,消息只要稍有泄露,他就有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我把這些消息,透露給陳家的人,你覺得,他還有活路嗎?”

  “陳家為什么要這么做?”葉星辰握著的拳頭緊了緊。

  “因為他們要上位啊?”葉晉羽有些神經質的笑了:“當年我們和陳家,可是競爭的對手。”

  “一旦成為隱世家族,那可以說是受用無盡的,他們不踩我們一腳,他們怎么有機會上位?”

  “這就是……真相嗎?”葉星辰喃喃地說。

  “對,這就是真相,但是陳家和金洛城的三大城主有什么交易,我就不懂了。”葉承恩冷笑。

  “葉星辰,我知道你想為你爸報仇,但我勸你,得過且過吧,他不過是一個死人。”

  “金洛城那里有多兇險,我比你更清楚,你如果去了,極有可能是一去無回,我大哥只有你這點骨血,你給他留個后路吧。”

  “你這是在為我好?”葉星辰冷冷的問。

  “你就當我是突然良心發現了吧。”葉承恩呵呵一笑,他有些無力地說:“該說的我都說了,你還有什么要問的沒有?”

  “如果沒有,那就給我個痛快吧,這樣活著,對我來說也是生不如死。”

  “你想要一個痛快?”葉星辰冷笑。

  “不然呢?”葉承恩扭頭看向葉星辰:“我快五十了,你折磨我也沒什么意義。”

  “那也不能讓你這么輕易地死了。”葉星辰淡淡地說:“知道暗獄嗎?”

  “知道,你想干什么?”葉承恩的瞳孔驟然收緊。

  暗獄,顧名思義,人間地獄。

  它坐落于華夏西方群山之中,幾乎與世隔絕,關在暗獄里面的,無不是窮兇極惡之輩。

  如果那個犯人沒有被處以死刑,而是被關在暗獄,對于那個人來說無疑是最嚴重的懲罰。

  因為一旦進入暗獄,面臨的即生不如死的地獄生活。

  “不干什么,只是單純地想把你送進去罷了。”葉星辰冷笑道:“讓壞人懲罰壞人,是最好不過的。”

  “葉星辰,你殺了我,有種你就直接殺了我……”葉承恩嘶吼了起來。

  “殺你?太便宜你了,你放心,我會放了你兒子。”葉星辰冷笑道:“只不過,他現在染上了毒癮,失去了葉家的庇護他能活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只不過,你們父子這一輩子再也沒有機會見面了,暗獄生活馬上要開始了,你且行且珍惜吧。”

  葉星辰憐憫地看了他一眼,他并沒有對葉承恩痛下殺手。

  因為他的下場,只會比死更加慘烈,而他也并不值得自己出手去殺他。

  幾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走進來,銬住了葉承恩,帶著他走了出去。

  葉承恩的神色悲涼,之前的意氣風發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他就像是一只喪家之犬一般,任由人帶著他離開。

  轉身走出了門,葉星辰到了議會室,坐在了葉藝州的對面。

  “你和你父親,真的太像了。”葉藝州看著葉星辰,他不住地搖頭嘆氣:“如果晉羽現在還在,那該有多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