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109章 你去辭職吧
  “陳總,我知道我錯了,你在給我一個機會吧。”楊震幾乎是用乞求的語氣了。

  回國后第一家公司被辭退,這對他未來發展很不好,而且易安集團是天海行業標桿,被易安辭退的人,其他公司大概率也不會要。

  “機會不是給你這種人留的,不用說了,保安,把他請出去。”陳易安黑著臉。

  “走吧。”幾名保安反過來去請楊震出去,他們很慶幸剛才沒對葉星辰動粗。

  知道在怎么求也沒用,楊震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地離開了這里。

  “葉總,實在對不起,這杯酒敬你,向你道歉。”趕走了楊震,陳易安連忙向葉星辰舉杯道歉。

  然后他向周邊的人笑道:“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星辰集團的葉總,鎖魂丹的擁有者。”

  “原來他就是星辰集團的葉星辰啊。”

  “鎖魂丹是真厲害,我侄子高燒不退,一顆下去見效。”

  “是啊,那還是普通版的,如果是葉總手中的,是真能起死回生的。”

  “葉總,我敬你一杯。”

  一群人頓時上來把葉星辰給圍住,現在葉星辰是名聲在外,都想和葉星辰混個臉熟。

  看著葉星辰被人圍住,疲于應付,云若妍微微一笑:“讓你當甩手掌柜,這次讓你知道應酬有多難。”

  “云總,我們老板有合作想和你談談,不知道方便過去一趟嗎?”就在這時候,有一名保鏢打扮的男子走過禮貌地說。

  “你老板是誰?”云若妍微微一愣。

  “您去了就知道了。”男子恭敬地說。

  云若妍思索了一下,便和男子一起離開了。

  兩人到了宴會廳外面的一個包廂里,只見一名穿著白色西裝,戴著一頂白色的男子已經在室內等了。

  “云小姐來了?”對方微微一笑。

  “你是?”云若妍有些疑惑,她不認識對方。

  男子微微一笑,緩緩地摘下了帽子,只見他一頭前請辮子驟然落下。

  云若妍吃了一驚:“你是納三少?”

  “哈哈,云小姐居然聽說過我家三少,不勝榮幸。”納三少哈哈大笑,他手一伸,一邊有人遞上來一根紫金龍首拐杖。

  他伸手接住拐杖,然后緩緩地站了起來。

  這家伙被葉星辰從六樓丟下來摔斷了腿,不過他有前清宮廷御制的跌打膏。

  前清宮確實是有些東西,這藥膏對于斷骨愈合得極快,這才不過十多天,納三少憑著藥力和自身的身體素質,已經能拄著拐杖慢慢走了。

  “內先生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云若妍一臉疑惑。

  她聽說過納三少的名頭,也知道他是前清貴族之后,生活習性都保留著濃濃的前清氣息。

  但她也只是聽說過納三少,和對方并不認識,現在納三少找上門來,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納三少右手撫摸著手中太皇太后用過的紫金龍杖,悠悠地說:“自然是想和云小姐談合作的。”

  “你想談什么合作?”云若妍警惕了起來。

  自從鎖魂丹火起來之后,有不少人打算想入股星辰集團,甚至是打著合作的由頭打聽鎖魂丹的配方。

  納三少找她來,未必是好事,她已經隱約有些不安了。

  “我要鎖魂丹以及其配方,而且我要的不是你們生產出來的減配版,而是葉星辰手中能起死回生的那款。”納三少也不啰嗦,直接表明了來意。

  “這件事情恐怕幫不了你,不管是葉總手中的鎖魂丹,還是我們已經量產的普通版,都受專利保護。”云若妍搖搖頭。

  “別這么急著拒絕,我對這藥挺感興趣的。”納三少呵呵笑道。

  “如果您真感興趣,為什么不直接找葉總去談?我只是一個打工的,做不了主。”云若妍淡淡地說。

  納三少的臉頓時一黑,找葉星辰談?他還沒瘋,不然你以為他的這雙腿是怎么斷的?

  “我知道這些東西云小姐做不了主,所以我也不為難云小姐,只是云小姐得幫我做一件事情。”納三少一瘸一拐地走上前。

  “什么事?”云若妍皺了皺眉頭,她覺得事情絕對沒有那么簡單。

  “做我在星辰集團的內應,想辦法將這包藥,讓葉星辰喝下去。”納三少湊近了她,取出了一包藥,放到桌子上。

  “化骨散,無色無味,對普通人身體毫無傷害,但武道高手喝下去,勢必會真氣全失成為廢人。”

  “不可能。”云若妍一驚,轉身就要走。

  但是兩名大漢突然出現,一左一右按著她的肩膀,將她按到了一張椅子上。

  她正要呼救,但兩把雪亮的刀已經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納三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他陰側地一笑:“云小姐,千萬不要試圖反抗,我這個人的脾氣不是太好,如果你不同意,我會很生氣。”

  “違法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云若妍咬著嘴唇:“納先生,你也是天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這樣的行事作風不合適吧?”

  “我不需要你教我來做事,你只需要回答同意,或者不同意。”納三少悠悠地說。

  “我是不會同意你的要求的。”云若妍憤怒地看向納三少。

  “哈哈,你不同意?”納三少直起身子:“我曾叔父,曾經執掌宮刑,滿清十大酷刑的滋味可不好受。”

  “你這么一個嬌滴滴的美女,把這些酷刑用到你身上我可是真的不忍心呢。”納三少的手劃過云若妍的臉龐。

  “別碰我。”云若妍側開身子。

  “有個性,天海二秀之一的云小姐,不知道未來會便宜哪個男人呢。”納三少公鴨般的笑聲響起。

  “你想干什么?”說不害怕是假的,云若妍驚恐地看著納三少。

  “你說呢?”納三少拿出一把匕首,他用刀尖劃過云若妍的臉龐。

  雖然沒有傷到臉,但云若妍還是感覺到頭皮發麻。

  突然,他手一動,嗤啦一聲,匕首將云若妍的禮服劃開了一個口子,她肩膀及胸口裸露了出來。

  香肩微露,十分誘人,室內十余雙眼睛齊刷刷地看了過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