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33章 你接著橫啊
  “姓葉的,你怎么不囂張了?”周安艱難的爬了起來,他忍著痛,一臉扭曲的走近葉星辰:“進去了你就別想活著出來,張少可是什么都安排好了,你等死吧。”

  葉星辰咧嘴一笑,突然,他猛地一腳抬起,重重地踹在周安的小腹上。

  一抹暗勁透體而出,周安慘叫一聲,像是被高速行駛的轎車撞擊了一般飛出七八米,然后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樣一動不動了。

  “還敢傷人?帶走。”李近大怒,連忙讓人拖著葉星辰離開了。

  葉星辰從容離開,一邊的李芹早已經被嚇得臉色慘白了。

  在她印象里,葉星辰是個軟蛋,在職場也是被人呼來呼去,現在怎么變得這么硬了?

  “送周安去醫院。”張元對手下吩咐,恨恨地說:“現在我就去警局,看我怎么弄死這小子。”

  幾人拖起周安,叫了救護車,周安是死不了,但葉星辰剛才那一腳,真氣透體而出,直接摧毀了這家伙的腎氣。

  以后這家伙就是個太監了,女人扒光了丟他跟前他都有心無力。

  呂朋一看葉星辰被帶走了,他連忙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到了警局,葉星辰被帶到一個禁閉室。

  “小元,都安排好了,這小子被銬住了。”李近遞給了張元一把鑰匙,嘿嘿一笑。

  “李叔謝了,回頭請你喝酒。”張元接過鑰匙。

  “客氣什么,你舅舅可是我上司,快去吧。”李近笑道。

  葉星辰被銬在一把椅子上,室內的燈光有些昏暗。

  沒等來有人幫他做筆錄,等到的卻是拿著一根警棍的張元。

  “小子,你接著橫啊?”張元冷笑道:“沒想到你有今天吧?”

  葉星辰盯著張元,他突然笑了:“張元,你就這點水平了?虧你還是官二代,被人打了忍著不吭聲,最后還是得找警察解決,丟人不?”

  “你閉嘴。”張元臉一黑,是的,他名聲在外,如果讓人知道他被人打了找警察解決,那他以后真的沒辦法在圈里混了。

  “姓葉的,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碰過我,你是第一個,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

  張元猛地揮動著手中的警棍,向葉星辰襲來,葉星辰身體一側,這家伙撲了個空。

  他打開警棍的電流,警棍啪啪泛著電花,然后他抓起警棍就向葉星辰戳去。

  葉星辰突然張開五指,原來銬著他雙手的手銬現在卻不翼而飛。

  啪……一記耳光把張元抽得一個翻滾,他張口吐出了幾顆帶血的牙齒。

  “你,你怎么掙脫了?”張元驚恐地看著葉星辰。

  “區區一個手銬,就能銬得住我?”葉星辰笑了,他打量著四周:“嗯,審訊室里沒警察,監控也關了,一個官二代堂而皇之的在這里動用私刑。”

  “行嘛張元,看來你能力確實大,不過可惜,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張元爬起來,扭頭就想逃出去,葉星辰一腳把他踹飛,張元撲通一聲趴在了地上。

  他向著門口爬去,一邊爬一邊慘叫:“救命啊……”

  葉星辰對著他的腦袋踹了一腳,這家伙的嘴巴磕在水泥地上,鮮血直流。

  然后葉星辰像是拖死狗一樣將他拖了回去,然后拳頭像是雨點一樣的落下。

  李近和下屬在外面抽煙,聽到審訊室里發出像是殺豬一樣的慘叫聲。

  “李隊,動靜這么大,要不進去看看?”小警察心里有些發毛,他知道今天做的事情很嚴重,弄不好這身皮都得被扒了。

  “里面那位少正在氣頭上,讓他出出氣吧,誰讓人家老子和舅舅都是咱們領導。”李近吐了一口煙圈,有些無奈地說:“那小子得罪誰不好,偏要得罪張元?”

  “可是這事要傳出去了,我們可要擔很大的責任的。”

  “怕什么?有局長和張市呢。”

  里面的哀嚎傳出了老遠,突然沒動靜了。

  李近悚然一驚,不會把人給打死了吧?他連忙把煙一掐,就向審訊室里出去。

  然而開門的瞬間,他簡直驚呆了。

  只見葉星辰四平八穩的坐在椅子上,手銬依舊牢牢地在他雙手上銬著。

  地下趴著的張元,已經成了一個血人,他口鼻流血,半張臉浮腫帶傷,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小元你怎么了?這怎么回事?”李近吃了一驚,連忙將張元扶起來。

  “李叔……”張元艱難地抬起頭:“幫我……弄死他。”

  “快送醫院。”李近抬起頭向葉星辰怒目而視:“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看我一直在這銬著呢,這家伙進來,就瘋狂地自殘,拿頭撞桌子,用警棍猛抽自己,還跪在地上求著我打他。”

  葉星辰一臉不忍:“我怎么能做這樣的事呢?就拒絕了他,但我擋不住他自殘啊。”

  “把這小子關起來,送張元去醫院。”李近吼道。

  葉星辰被換到了一個禁閉室,雙手雙腳都上了鏈子。

  這可是重刑犯的待遇,剛到禁閉室,葉星辰就感覺不對。

  只見這里面關著三名大漢,這三人身材魁梧,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上紋著文身。

  且他們的眼神漠然冰冷,帶著一種漠視生命的感覺。

  葉星辰眉頭擰起,這三人身上纏著陣陣黑氣,這是怨念,這些人手上至少有三五條人命。

  被殺的人怨氣不散,糾纏著三人,但是這些惡人煞氣太重,根本無懼這些怨念。

  葉星辰緩緩的坐下,與幾人保持一點距離。

  突然,一名大漢猛地撲了上來,葉星辰反手就要還擊,但另外一人反手鎖住他的手臂,他沒用暗勁,動作一滯。

  就是這一滯的瞬間,脖子就被人緊緊的勒住,三名壯漢齊齊上陣,將葉星辰牢牢的鎖住。

  勒住葉星辰脖子的那名兇漢手臂上肌肉隆起,他用盡了全力,要置葉星辰于死地。

  葉星辰頓時陷入險境。

  門外,劉震業已經趕了過來,他要帶葉星辰走,但這不是他的管轄的,所以沒這個權限。

  “劉局剛升任就這么大的官威?跨區違規提人走?”李近不咸不淡地說:“但可惜,我這里是安明分局,你要帶人走,得出示文件。”

  “李隊長,到底怎么回事你心知肚明,那小伙子不是普通人,別給自己惹麻煩。”劉震業冷冷地說。

  “呵,我行得正坐得直,那小子傷人在先,我按程序將他拘留,理說到哪我都不怕。”李近軟硬不吃:“想帶他走,沒門。”

  “要手續是吧?我現在馬上給你辦。”劉震業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門外響起一陣車聲,緊接著兩輛軍綠色的汽車直接沖卡而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