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30章 蒼狼小隊
  寧鑫把車停在一邊,朝著那個正在抗木樁訓練的小隊走去。

  小隊的隊長皮膚黝黑,臉上精光暴射,

  他肩膀上的赫然掛著兩杠兩星。

  葉星辰有些吃驚,看他的軍銜,至少已經是中校級別了,但看他年紀最多有三十。

  “小舅。”寧鑫沖著那名隊長喊了一聲。

  “自由訓練。”男子轉過身,眉頭微鎖:“你怎么來了?”

  “上次不是說給你介紹位高人嘛,治好我他爺爺病的那位,今天給我帶過來了。”

  寧鑫笑道:“介紹一下,這是葉星辰,葉哥,這是我小舅李承運,蒼狼的大隊長。”

  李承運沖葉星辰敬了個軍禮,然后才伸手和葉星辰握手:“你好,寧老的事情多謝你了。”

  “應該做的,寧鑫,你到底什么事?”葉星辰問。

  “小舅,你手下不是有幾個傷員,執行任務的時候受傷,現在面臨退役?葉哥醫術過人,讓他看看吧。”寧鑫說。

  李承運點點頭,他帶著葉星辰到了一個鐵皮房子中。

  鐵皮房子中有兩名隊員,其中一人躺在床上,顯然是某處受傷,癱瘓在床。

  而一位手臂向后扭結,顯得有些畸形。

  兩人看到李承運過來,神色頓時激動了起來:“隊長。”

  “他們還在絕食?”李承運問。

  “是的,一口水都不喝。”衛生員有些尷尬。

  “隊長,你讓我們餓死吧,反正我不退役。”

  “就是,我反正是個孤兒,這就是我家,你讓我退役了我去哪?”

  兩名漢子眼圈微紅,幾乎都要落淚了。

  “閉嘴,蒼狼的人可以老死病死,可以死在戰場上,但不能有其他的死法。”李承運大怒:“餓死?我特么丟不起這人。”

  兩人低頭,一言不發,但從他們的眼神能看得出來,他們死也不離開這。

  “我給你們找了位先生,讓他幫你們看看吧。”李承運瞪了兩人一眼,然后看向葉星辰。

  “葉先生,兩人執行任務時候受傷,這是陳運,脊椎受損癱瘓,這是黑子,手臂被人打壞,只能背在身后了。”

  “分筋錯骨手斷其筋骨,扭結經絡,對方是高手啊。”葉星辰看向黑子。

  “對,去燕京最好的骨科醫院,找最好的骨科大夫都沒辦法。”李承運嘆了一口氣。

  “這不僅僅是骨頭的問題。”葉星辰抓上了他手臂:“怕疼不?”

  “疼?子彈打在我身上都像針扎一樣。”黑子脊背一挺。

  “當心了。”葉星辰咧嘴一笑,兩手抓住黑子手臂,一拗一扯,一聲沉喝,暗勁透入。

  咔嚓……扶正斷骨,重塑經絡。

  黑子悶哼一聲,他咬緊牙關,腦門上豆大的汗珠淌了下來。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讓他眼前陣陣發黑,幾欲暈倒,但他愣是抗住一聲不吭。

  “不錯,是條漢子。”葉星辰也有些佩服,重塑經絡的痛苦,可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了的。

  “我,我能動了?”黑子試探著活動著雙臂,他驚喜地發現,自己的手臂活動自如。

  被傷了之后,他手臂扭曲在背后,動一下就痛入骨髓,但是現在他完全好了。

  “半月內不用提重物,不能高強度訓練,手臂傷到經絡了,好好休養。”葉星辰說。

  “是,隊長,我不用退役了。”黑子大喜。

  “那陳運呢?”李承運的深深地看了葉星辰幾眼,葉星辰出手就解決一個傷員,這讓他內心微驚。

  “高處跌落傷到了脊椎,導致運動神經元壞死癱瘓。”葉星辰走到了陳運的身邊,取出了金針。

  李承運眼神中泛起一抹期待,陳運的傷勢更重,專家斷言他后半輩子只能躺在輪椅上度過。

  蒼狼的每一位隊員都是寶貝,而對他們來說,比死更難受的是讓他們負傷退役,如果葉星辰能治好他們,那他無疑就是蒼狼的恩人。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就在這時候,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走了進來。

  她是燕京野戰軍區醫院的專家,凌燕,神經醫學專科碩士,也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神經醫學專家。

  “凌醫生,這是葉先生,我派他來給我隊友治病。”李承運說。

  “治病?你知不知道你的隊員是死里逃生?他脊椎受損,影響到了大腦,撿回來一條命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想讓他恢復如初?”

  凌燕冷冷地說:“況且你真當這種病是感冒發燒,隨便一個江湖郎中就能治好?”

  “我是江湖郎中?”葉星辰有些不樂意了:“你意思是這人沒得治了?”

  “不然呢?脊椎嚴重受損,我在手術臺上六個小時才把他救回來的,你扎幾針就能扎好?”

  凌燕嚴肅地說:“李承運,你想救你隊員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也不要胡來。”

  “我沒胡來凌醫生,這不黑子的手臂不恢復了嗎?”李承運指了指黑子。

  “凌醫生,我真好了。”黑子自由地活動著雙手。

  凌燕微微的一愣,黑子的手臂她看過,無從下手,怎么現在就好了?

  難道眼前這貌不驚人的家伙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她嘴上依舊還說:“手臂好也許是自行恢復了,但陳運的傷可不是隨便就能好的,從現代醫學角落。”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你所謂的現代醫學是什么,我只知道你們西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葉星辰淡淡地說:“傷者的病我有把握,無非就是扎幾針而已,你連五分鐘都等不了?”

  “不是我等不了五分鐘,而是我要對傷者負責,你亂扎一通出了問題怎么辦?”凌燕語氣不善。

  “凌醫生,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但我還是想讓葉先生試試。”陳運發話了。

  “你這是不愛惜你自己的身體,簡直就是胡鬧。”凌燕生氣了:“我耗費六小時將你救回來有什么意思?”

  “如果讓我就此癱瘓,不能上戰場,我寧愿死,隊長說過,軍人,可以死在戰場,可以病死,老死,唯獨不能死在軍營里。”

  陳運掙扎著抬起頭,他沉聲道:“因為這對一名軍人來說,是一種恥辱,葉先生,請你開始吧。”

  “行,很快就好。”葉星辰點點頭,一針刺下。

  “你……好,好,你們有膽識有氣魄,到時候別后悔。”凌燕有些氣急敗壞地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