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6章 你沒財運
  “我只要20萬。”葉星辰沒多要,畢竟昨晚她幫過自己。

  “成交,轉賬。”寧傾顏吩咐。

  “是。”一名保鏢要了葉星辰的賬號。

  “小子,你早看出來這東西的來歷了?”藥店老板又嫉又恨,二十萬啊,卻讓別人撿了便宜?他不甘心。

  “我剛才說過,你這種人發不了大財,財運送到你跟前你都會讓它溜走,明擺著撿錢的事,是你自己不要的。”葉星辰微微一笑。

  “這東西是我的,現在我不賣了,五百還你。”店主怒道。

  這藥要在他手里,能賣出五十萬,這便宜他可不想讓葉星辰就這么撿了。

  “你看我像傻子嗎?”葉星辰咧嘴笑了。

  “小子,你打聽一下我周貴仁是什么人,今天這東西你不留下恐怕你走不出這條街。”店主臉一沉,他手一揮,店里五六個膀大腰圓的伙計就走了出來。

  一群人圍了上來,虎視眈眈地看著葉星辰。

  “你這是要動手了?”葉星辰問。

  “周老板,情況我不了解,但是這藥是我買下的。”一邊的寧傾顏說:“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沖突發生。”

  “你閉嘴吧?你算什么玩意,也敢管我的閑事?”周貴仁大怒。

  “要不,你去打聽一下我寧傾顏算什么玩意?”寧傾顏淺淺一笑,雖然她臉帶笑意,聲音嬌媚,但是語氣卻已經顯得有些殺氣騰騰。

  “你,你是寧小姐?”剛剛還囂張不已的周貴仁,臉色頓時一白。

  驚鴻會所的寧傾顏,他得罪不起。

  “你說呢?”寧傾顏盈盈一笑。

  “對不起寧總,是我有眼無珠,對不起,滾,全都滾。”周貴仁腦門上的冷汗瞬間淌了下來,他連忙嚇退了自己的伙計,然后臉上堆著笑,點頭哈腰地退了下去。

  一手轉賬,一手交貨,交易很快完成。

  “小弟弟,謝謝你了,改天到我那里,我請你喝酒。”寧傾顏淺淺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葉星辰。”葉星辰猶豫了一下:“我覺得我們兩個有緣,送你幾句忠告吧。”

  “好呀。”寧傾顏好奇的看著葉星辰,出于女人的直覺,她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不簡單。

  “你命帶三奇,本身兇災不犯,但三合不落貴地而落空亡,所以切記;紅顏多薄命,福氣常在貴人邊。”葉星辰道。

  “你還會算命啊?可這是什么意思?”寧傾顏一呆。

  “也就是你命格有變,你今年三十,三十歲以后可能會有些小災小難,需要貴人相助才行。”葉星辰說。

  “貴人?什么樣的貴人?”寧傾顏好奇地問。

  “像我這樣的貴人。”葉星辰一本正經地說。

  寧傾顏本來睜大眼睛聽葉星辰解說,但葉星辰最后一句讓她噗的一聲笑出聲來:“咯咯,小弟,你撩妹可有一套啊。”

  “我說的是真的。”葉星辰臉微微一紅,寧傾顏命宮直屬三合,是需要自己這樣的人相助才行。

  而且……自己也需要她啊,命宮九數,天生媚骨,機會得把握住。

  “哈哈,我也敢撩,你可知道我是誰?”寧傾顏笑得更歡了,顫巍巍的胸口晃得葉星辰眼花繚亂。

  她背景深厚,像葉星辰這樣明目張膽地勾搭她的人還真不多。

  突然,葉星辰上前一步,伸手攬在她纖柔的腰間,然后一發力,寧傾顏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貼緊了葉星辰。

  “你……”寧傾顏臉色微變,這小子真膽大,居然敢上手?

  但隨即嘩的一聲,一塊玻璃從高空墜落,險險的貼著她身體落在地上,嘩啦一聲,玻璃摔得粉碎。

  “小姐。”暗處幾名保鏢迅速現身,神情緊張。

  “我沒事。”寧傾顏揮揮手,然后看向葉星辰的神色也變了。

  葉星辰攬著她的腰,有些戀戀不舍地松開,然后說:“你小腹發涼,這是宮寒的表現,有機會,我可以給你調理一下。”

  “你還懂醫術?”寧傾顏好奇地問。

  “略懂。”葉星辰謙虛地說。

  太上玉清道經中的醫理篇‘歧黃綱’達到極致者,可是能還魂吊命的,說略懂,真的是謙虛了。

  “留個電話吧,你剛才救了我,有機會我得好好謝謝你。”寧傾顏淺笑:“你還有什么驚喜給我?”

  “你買的紫丹羅十分罕見,功用是益氣補血,調和陰陽,但它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內解邪毒。”

  葉星辰說:“要是益氣補血調和陰陽,其他的藥也代替,但如果邪毒入骨,除非用這個作藥引不可,你家里人是不是邪毒外侵,所以才來買這個藥?”

  寧傾顏的神色微微一變,葉星辰說得幾乎一字不差,就要細問的時候,一名保鏢匆忙過來:“小姐,欣欣病犯了。”

  寧傾顏神色大變,連忙跑向街邊的一輛車前。

  后車廂里一名七八歲的女孩臉色鐵青,咬緊牙關混身抽搐顫抖,而剛才那名年輕人正在抓緊為她行針。

  “薛醫生,欣欣她怎么樣?”寧傾顏焦急地問。

  “欣兒小姐每犯一次病就加重一次,我先行針為她緩解。”年輕人取出針袋,開始行針。

  “欣兒,小姨在這,你別怕。”寧傾顏攬著小女孩的頭,兩眼微紅。

  好姐妹意外過世,就留下這么一個女兒,可惜五歲那年染上怪病,每發作一次就嚴重一次。

  她尋找紫丹羅,也是為了給欣兒治病。

  年輕人幾針刺下去,小女孩的病情卻沒有半點緩解,她的呼吸反而更重了。

  薛震的眉頭微鎖:“病已入髓,不能再拖了,必須馬上用紫丹羅。”

  “奉勸你別亂用,紫丹羅運用不好會損陽壽。”

  就在這時候葉星辰趕來了。

  “你是什么人?”薛震有些不滿,他出身中醫世家,爺爺薛長春是當世醫王,哪有被人當成喝止而且說他藥不行的?

  “這是葉星辰,剛賣藥給我們的那個年輕人。”寧傾顏攬著欣欣看向他:“小弟你有什么建議嗎?”

  “紫丹羅不能亂用。”葉星辰說:“我懂中醫,信得過我的話讓我試試。”

  寧傾顏一愣,出于女人的直覺,她覺得葉星辰不簡單,當下就點頭:“好”

  “你?”薛震冷哼一聲:“寧小姐,如果你覺得我醫術不精,請來其他國醫高手來,我薛某人無話可說。”

  “但你當著我的面,請來了這么一個年輕人,你是在侮辱我中醫世家薛氏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