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844章 你們需要自保
  “自保?”陳長業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啊,他家大業大,雖然比不上頂級豪門的梁氏,但也是一方巨孽。

  他在別人的眼里就是一塊巨大的蛋糕,有能力的人都會想著上來咬一口的。

  就像是余氏這禍,在陳氏集團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更重要的是陳氏集團想要發展做大,總會觸碰到有些人的利益。

  如果沒有一個強勁有力的背景支持,那么陳氏集團就會被成為別人吞并的目標。

  而梁家,自恃金陵第一豪門,他們是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做大做強的,這些年長業重工的發展深受重視,發展得太快了。

  所以梁家應該早就盯上他們了,現在擺在他眼前的有兩條路,第一,被梁家吞并,淪為梁家洗錢的機器,一旦東窗發事,他將會成為梁家犯罪的替罪羊。

  第二,取而代之,自己坐擁金陵第一豪門之位。

  “對,自保。”葉星辰將手中的茶一口干了:“我沒有什么所求,但我針對的是梁家,梁家到了,金陵這里會出現一個空缺,一個能代表金陵的空缺。”

  “我總要找人補上這個空缺,這件事情也是上面默許的,也是我必須做的,陳總不妨考慮考慮,我等你的回復。”

  葉星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他站起來對著陳長業微微的一點頭示意,然后轉身離開。

  陳長業看著葉星辰的背影,神色復雜。

  “陳總。”沈林走了進來,他恭恭敬敬的一躬身。

  “沈伯,坐吧。”陳長業嘆了一口氣,換了一個杯子,為沈林倒了一杯茶。

  “謝謝陳總。”沈林欠身坐了下來。

  “剛才的話沈伯應該已經聽到了。”陳長業手中握著一個杯子,他陷入了深思當中,良久才喃喃地說:“沈伯覺得,葉星辰的話能信幾分?”

  “十分。”沈林吐出了兩個字,他篤定地說。

  “十分?看來沈伯十分看好這個人啊。”陳長業吃了一驚。

  “他確實是有這個實力,而且我也暗中觀察過他,他針對的只是梁家,對于陳家別無所求。”沈林道:“他說的一點也沒錯,梁家如果倒了,金陵必須有一個新的豪門代替梁家的位置。”

  “他在金陵除了和陳家的交情之外,并無人脈,而且陳家也確實是合適的人選。”

  “道理雖然是這么一個道理,但我總感覺……有些不踏實。”陳長業眉頭緊鎖“正是因為他別無所求,所以我的內心才會不踏實,這不符合人的本性。”

  “陳總,我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沈林猶豫了一下。

  “沈伯你就直接說吧。”陳長業笑了笑:“你在陳家這么多年,和我的長輩沒有任何區別了,有話就請直言。”

  “是。”沈林緩緩的點點頭,他沉吟了一下說:“葉星辰確實是無所求,但他如果能幫我們陳家坐上金陵頭把交椅,不求點東西,我們也不心安。”

  “對,就是這個意思。”陳長業點頭。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他綁到我們的船上。”沈林說。

  “怎么綁?”陳長業倒了一杯茶。

  “第一,送陳氏集團的股份,讓他成為除我們之外最大的股東。”沈林道。

  “這是一個辦法,用錢拴住人,但葉星辰的情況有些不一樣,他這種高人,怕是對金錢不感興趣。”陳長業嘆了一口氣。

  “還有一種,讓他成為您的女婿。”沈林小心翼翼地說。

  “女婿……”陳長業頓時僵住了。

  “陳總別介意,我有一說一,這是除了利益之外最好的方法了。”沈林說:“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況且我感覺小姐對他……有意思。”

  “這……”陳長業握著手里的杯子,僵了半天,然后苦笑一聲:“似乎也是個不錯的辦法,沈伯,你回頭找茜茜聊聊,看她的意思,如果喜歡,那就大膽去追。”

  “好。”沈林點點頭。

  “那我就可以回復葉星辰了。”陳長業站起來:“他的提議不錯,我陳長業,接了。”

  梁成虎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他顯得十分震怒。

  剛剛得到消息,放到陳氏集團試圖洗白的一筆資金,因為余忠的入獄而被凍結了。

  雖然一時半會兒警方查不到他的頭上,即使是查,也會有人頂鍋,但陳氏集團洗錢的這個渠道算是斷了。

  “余忠當真是廢物一個,陳長業都是條咸魚了,都能翻身把他干趴下?這種垃圾,讓他直接死在監獄里好了。”梁成虎神色冷厲,他已經是怒到了極點。

  “二爺。”水心的神色有些凝重:“因為黃三的死,地下的一些生意也不得不停了,而且境外新的藥品供應商暫時還沒有找到,所以我們現在很被動。”

  “再加上放在陳氏集團的那一大筆試圖洗白的資金被凍結,下季度我們供往公海的資金恐怕會有不足了。”

  “混賬,混賬。”梁成虎罵罵咧咧的在室內走著,他的手緊緊的抓著一把椅子,手背上青筋凸起,現在的他顯得極其震怒。

  公海自然是指的公海圣幕號游輪,這個能為人更換老化器官的存在。

  上位者達到了權力的巔峰,金錢和權力能讓人不斷地沉淪,高高在上的享受,讓他們感慨生命的短暫。

  而圣幕號,卻能讓他們煥然一新,擁有更長的生命,更強的體魄。

  但前提就是你有大量的資金,之前梁成虎搭上公海的那條線,帶著他家老大出海幾次,所花費的資金是巨大的。

  但換來的是一身強健的體魄和煥然一新的器官,但這具身體每年都需要去海外特定的醫療艙休養,以保證別人的器官沒有排異的反應,所以每年交的錢,就當是會費。

  即使是強如梁家,也只能被對方不斷地吸血,而且還吸得心甘情愿。

  現在黃氏父親被端,斷了貨源,資金又被凍結,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梁成虎焦頭爛額。

  “二爺,向大爺求援吧,畢竟你和公海搭上線,也是為了他。”水心輕聲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