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715章 出發,金洛城
  “那是我的事,不勞費心了。”葉星辰咧嘴笑了:“而我也要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作為回報,我會留你一條全尸。”

  “葉星辰……葉星辰……”金祥牙齒咬得咯咯響。

  這些天來,他一直以為葉星辰不敢把他怎么樣,因為他背后站著的是金洛城。

  而他也一直相信會有人來救他,但是他這些天來他從淡定到慌張,從慌張到害怕,再從害怕到恐慌,直到現在的驚恐。

  對于死亡的恐懼現在籠罩在他的頭頂上,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們出發吧。”葉星辰只淡淡的說了一句,一行人轉身上了車。

  當然,在車里的金祥還是活著的,留著這家伙還是有點用處的。

  車子過了境,邊防那里早已經收到了消息,直接放行。

  開著車向前挺進,繞過了一個三不管的地帶,又向前走了幾十公里,就已經到達霧隱山的范圍了。

  霧隱山是金洛城的前站,這個地方起到的作用就是預警,抵抗,主要是針對華夏方面的。

  金洛城固然強大,而且也有背景,但是來自華夏方面的壓力著實讓他們頭疼。

  而且金洛城所在的位置,除正北方霧隱山這個天險以外,余下的三個方位四通八達,金氏一族早就做好萬全準備,稍有不慎,馬上就撤。

  霧隱山十公里之外,就已經有預警崗哨了,看到了這輛來自華夏的車,一條路障迅速地被鋪開,緊接著數十條槍指向了車隊,其中還有一個重機槍。

  “下車,表明身份。”一名戴著紅袖章的衛兵嚴肅地喝道。

  他們袖子上的標志就是金洛城的標志,金洛城的守軍都有這樣的紅袖標志,所以他們也被稱之為紅袖軍。

  “我們是境外的雇傭兵,前去營救城主歸來。”葉星辰伸出腦袋說:“現在我要見你們霧隱山最高指揮者。”

  “我們收到的消息,是五支雇傭兵全軍覆沒,你們到底是誰?”衛兵冷冷的盯著葉星辰,他的后下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手中的槍保險已經打開。

  如果葉星辰的回答讓他不滿意,他們會直接開槍。

  “你們的消息有誤,你們看看,這不是你們少城主是誰?”葉星辰示意了一下,車門被打開。

  兩名紅袖軍上前查看,果然,只見金祥坐在汽車里,而且他神情自若。

  “少城主。”兩名紅袖軍吃了一驚,連忙行禮,然后道:“是少城主。”

  “放行,馬上通知察爾首領,說少城主回來了。”為首的紅袖軍微微一愣,他感覺到問題不對,但是卻又說不上來是哪里不對。

  但是車里面的坐的確確實實是金祥,他揮手放行,但是沒人注意到金祥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那一抹恐懼的神色。

  汽車繼續向前,順著山路一路暢行到霧隱山指揮部。

  一名肩膀上抗著數顆星星的首領走了過來,他就是霧隱山的駐軍首領察爾,也是金之渙的心腹。

  “少城主,你回來了?”察爾神情激動,因為走得太快,他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上,他的下屬連忙扶他一把。

  他甩開了自己的下屬,三步并作兩步地走上前,伸手緊緊地握住了金祥的手。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察爾的語氣激動,他不斷地重復著這句話:“這幾天,城主茶飯不思,十分擔心少城主。”

  金祥的身體哆嗦著,他被禁身咒控制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少城主你怎么了?有沒有受傷?哪里不舒服?”察爾察覺到了情況不對。

  突然,金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鮮血大口大口地從他的嘴里涌了出來。

  “少城主,這是怎么回事?”察爾向葉星辰等人怒目而視。

  “葉,葉星辰……”金祥一口鮮血噴出來以后,他的禁身咒也終于破了,他顫抖著手指向葉星辰。

  “葉星辰?”察爾的瞳孔一縮,他迅速地摸向腰間,要拔出槍來,同時吼道:“拿下他們。”

  然而他喊出聲的太晚了,數枚暗器浮在了半空中,鎖住了他的喉嚨,只要他稍微動一下,馬上就會要了他的命。

  而他的所有下屬都站在當場一動也不動。

  “你們都是死人嗎?殺了他們,不要管我。”察爾吼道。

  然而他的下屬依舊站在當地一動也不動,就好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一般。

  他這才發現,他的這些下屬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施了禁咒,根本不能動。

  反手下了察爾的槍,葉星辰緩緩的走上前,他笑著說:“察爾將軍,久仰大名,你的名字在華夏的玄羽閣不止出現過一次了,金之渙最信任的人也是你。”

  “葉星辰?”察爾憤怒地看向葉星辰:“你居然敢離開華夏邊境,來我們金洛城的地盤,你膽子真大。”

  “你們城主不敢踏進華夏,因為玄羽閣曾經有位高人,一掌險些將他擊廢,境界停滯五年都沒有進步。”葉星辰悠悠地說:“所以從那以后他再也不敢進入華夏的地盤。”

  “所以沒辦法,我只能主動來找他了。”

  “你很有種,呵呵,既然來我們金洛城了,那就留在這里吧。”察爾怒極而笑:“我們霧隱山守軍過千,周邊又有火炮重狙,你信不信,我一個信號,前方的巨靈峰上的武器齊發,馬上就能把這個地方轟成平地?”

  是的,霧隱山主峰巨靈峰上布下有重火力,作用就在防御,而陣地上的火炮都是上了膛的,只要察爾發出信號,指揮所馬上就會被轟為平地。

  “這樣的話你豈不是也死了?”葉星辰笑著說:“察爾將軍,你的命沒那么不堪,你還是悠著點吧。”

  “哈哈,我其實就是爛命一條,承蒙城主看重,我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察爾獰笑道:“為了城主,我早已經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決心了。”

  “你可以死,他呢?”葉星辰指了指趴在地上的金祥:“你們城主的寶貝兒子怎么辦?難道你拉著他一塊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