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499章 自尋死路
  一群人起著哄,刺青男一把抓起陳柔瑾的手,他嘿嘿笑著說:“那當然,大家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今天我想著大家,來日方長,大家有什么好事,也別忘了我。”

  “哈哈,夠意思,你放心吧,以后有好事一定叫上你。”

  一群人哄笑著走出了酒吧,繞了一個僻靜的街道。

  “就五個人?”眼看這個地方僻靜,而且周邊也是監控的盲區,陳柔瑾扭頭看向了身后的幾個人。

  她的語氣有些失望,人不多啊。

  “美女,你的胃口太大了啊,五個人還不夠你吃的啊?”一個混混慫動著身體,做著粗鄙的動作。

  “不夠吃。”陳柔瑾搖搖頭:“不過沒關系,先湊合著吧。”

  “哈哈,怎么,你要在這里吃嗎?”幾個人笑的更厲害了。

  “也不是不行。”陳柔瑾若有所思的看著周邊,然后一點頭。

  “刺激,真的太刺激了,老鼠,妞是你找的,你先來,我們在這里等著。”

  幾個人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大街上玩,真刺激啊。

  “好,那我就當仁不讓了。”刺青男走上前,伸手就抱向陳柔瑾,然后張開他的嘴就啃了上去。

  陳柔瑾的吊帶松開,胸脯大片大片的春光露出,她發出一陣輕輕的呻吟,似乎是有點痛苦,似乎又是有點歡愉。

  而她的舉動,更是激得這群男人目露兇光,這些人迫不及待地在后面排好的隊,他們催促著老鼠快點。

  陳柔瑾的手,悄悄地攀上了老鼠的后腦勺,老鼠拼命地抱著眼前的極品啃,根本不知道危險已經悄悄來臨。

  緊接下來的一幕,成了后面幾個人的噩夢。

  只見陳柔瑾的一只手突然變得幽黑,尖厲的長爪對準老鼠的腦袋,狠狠地抓了進去。

  噗……鮮血四濺……

  而幾乎是同時,三道黑暗的影子驟然從陳柔瑾的身上浮出,這是三只嬰靈。

  其中一只稍大一點的嬰靈一躍而起,浮在半空,張開血盆大口,伸出舒舌,如同青蛙撲食一般,將舌頭伸進老鼠的腦殼中,將他的腦漿一滴不剩地吸入了腹中。

  老鼠的神情早已經僵住了,鮮血順著他的腦袋緩緩的淌了下來,他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著,緊接著,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兩眼睜得大大的,早已經涼透了。

  “啊……”

  余下的四個混混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尖叫。

  現在的陳柔瑾,臉色煞白,披頭散發,如同鬼魅一般,緩緩地向他們走來。

  幾個人嚇得尿褲子了,他們拼命的掙扎著,試圖逃跑,但是剛才的一幕把他們嚇得魂飛魄散的,現在他們的腿像是被釘在當場一樣,一動也不能動了。

  “跑,跑啊,人的情緒,只有在歡愉和恐懼兩種極端的情況下,才能暴發出來孩子們需要的東西。”陳柔瑾舐著手指。

  幾個人突然感覺到腿一松,他們在這傾刻間恢復了自由,他們轉過身,急先恐后的向后逃去。

  然后一道極寒之息從他們背后涌了過來,四人的身形傾刻間被凍成冰雕。

  三道身影呼嘯而出,從四人的腦袋上呼嘯飛過。

  四個混混的腦殼被掀開,腦髓被嬰靈盡數吸走。

  吸入了腦髓后的嬰靈在半空中飛舞嬉笑著,夜色之中孩童的聲音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的孩子們啊,快點成長吧,等你們成長到一定的高度以后,我再多給你們添幾個兄弟。”陳柔瑾看著半空中的幾道嬰靈,露出一絲慈母般的笑意。

  “陳柔瑾,原來是你?”就在這時候,葉星辰和張世豪趕了過來。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葉星辰驚呆了。

  他知道這次的事情可能和自己有關,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是陳柔瑾。

  現在的陳柔瑾,身上黑影重重,這很明顯就是煞氣。

  而且圍著她轉的三只嬰靈已然成形,這玩意是鬼子,她居然修成了鬼母之軀。

  “咦,葉星辰啊?”陳柔瑾扭頭看到了葉星辰,看他一臉震驚的樣子,更是得意:“本想瞞著你,等我修成六子以后在找你算賬的。”

  “但是我沒有想到,被你提前給發現了,行吧,既然發現了,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你修行鬼母之軀?這些邪術,是陰山三杰教給你的吧?”葉星辰的表情微微的沉了下來:“你的天賦倒是不錯,這么短的時間修成三子,但這段時間害了多少無辜的性命?”

  “這個世界上的普通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得就跟螞蟻一樣。”陳柔瑾悠悠地說:“而這些普通人不過是短短數十年的生命。”

  “在掌控了力量之后,我才知道人這一輩子有多短,他們如同蜉蝣一樣,朝生而暮死。”

  “所以這些人在這個世界上活著幾乎沒有任何意義,我抓他們,取他們的性命來修行有問題嗎?”

  “妖女。”張自豪怒道:“取人性命修行邪術還這么振振有詞,我看你是活夠了,我玄一派為名門正派,道家正統,絕對不允許你這樣的人胡作非為。”

  “哈哈,你就是玄一派的人啊?我師父提過你們。”

  陳柔瑾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玄一派的人啊,一個個都自詡為正人君子,但事實上,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一些虛偽的偽君子。”

  “放屁,你師父呢?讓他滾出來。”張世豪大怒:“小爺我今天就撕爛他的嘴。”

  “你算什么玩意?也配讓我師父出來?”陳柔瑾冷笑一聲,她饒有興趣地看著張世豪:“既然你和葉星辰是一伙的,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我修成了三子鬼母,一個鬼子的修為就是一百年,今天正好拿你們祭我的鬼子。”

  “邪門歪道,有一千年的功力又能怎么樣?”葉星辰冷笑一聲:“陳柔瑾,我前天才見過你母親。”

  “啊哈哈,那又怎么樣?那老女人怎么還活著呢?”陳柔瑾笑得更加厲害了:“真是稀奇啊,陳正誼都死了,她還活著干什么?”

  “她求我一件事情,那就是遇見你作惡的時候,留你一條性命。”葉星辰說:“今天我信守承諾,不殺你,但廢去你鬼母之軀讓你成為一個廢人還是做得到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