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444章 你進境了?
  司千雨嚶嚀一聲,頓時混身發軟,葉星辰一把將她橫抱起來,跑到了最近的屋子里。

  干柴烈火,一觸即發。

  “誰說你受傷了?跟頭公牛一樣。”司千雨哼了一聲,想爬起來整理一下衣服,但是葉星辰一把將她拉入自己的懷里。

  “你干嘛啊,完事了還不起來?”司千雨急道。

  這地方是個書房,萬一有人進來打掃怎么辦?

  “想抱你一會兒。”葉星辰嘿嘿一笑,攬著司千雨,撫著她的秀發:“想我了沒有?”

  “我說不想,你信嗎?”司千雨幽怨地回頭。

  “你嘴上說著不想,但我覺得身體還是挺誠實的。”葉星辰一本正經地說。

  “流氓。”司千雨白了他一眼:“最近事情挺多的,玄陽宗的人如果大規模下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也沒事。”葉星辰說:“他們六長老不可能一同下山,只要他們不一起下來,我就不怕。”

  “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都站在你這邊。”司千雨靠在他的胸脯上,幽幽地說:“哪怕拼了這條命。”

  “不許說不吉利的話。”葉星辰堵住了她的嘴,隨即他驚奇的說:“咦,我看你的實力,似乎與以前不一樣了,進境了?”

  “一周之前,冥想的時候無意感悟天地,正式入了天象。”司千雨微微一笑。

  “入天象了?那真的太好了。”葉星辰一喜:“比我預期的要早上很多。”

  “若不是遇見了你,我這輩子,恐怕要止步于天境了。”司千雨緊緊地抱著他:“而且,注定只會做一個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更別提和自己的父母親人團聚了。”

  “我就是來拯救你的。”葉星辰笑了笑,攬著她的嬌軀,感覺內心一片平靜。

  深夜,郊外的一片雜亂的林子里,一輛車急速地駛來,車門一開,一個女人被丟了下來,然后汽車迅速地開走,揚長而去。

  被丟下來的女人頭發散亂,臉色蒼白,她驚恐地看向四周,只見四周一片寂靜。

  林子里面還時不時的傳出來一陣陣怪異的叫聲。

  這個林子不遠處,是一個亂葬崗,在戰亂的年代,死了人都是往這里一埋就完事,即使是到現在,這個地方也沒有被開發。

  陰氣太重,所有的開發商都不敢來這里拿地,有不怕死的不聽勸,拿了塊地開發,但工地三天兩頭出事。

  后來國師易安塵帶著欽天監的人來勘測,然后讓人在其中一處埋上一塊青石,之后這里便無人問津。

  女人害怕地看著四周,她小心翼翼地護著肚子,她似乎是一名孕婦。

  她丈夫欠人錢,被高利貸的人拉走抵債的,但是后來要債地發現她是一個孕婦,一怒之下就把她拉到這里扔這了。

  她慌不擇路地向前走著,一不留神,就到了那處埋著青石的亂葬崗。

  這個地方多的是無主之墳,而且隱約泛著幽幽鱗火,似乎隱晦地還能聽到陣陣的哭聲。

  孕婦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突然,她腳下一絆,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呵呵,絕景之地,意外闖進來一個孕婦,這不是明擺著送上門來的鬼嬰?”一個陰寒刺骨的聲音響了起來。

  人影一閃,一個佝僂著身體的老者出現,他不是別人,正是陰老二。

  本來他今天晚上四處游蕩,物色目標為自己徒弟祭煉鬼子,但一直沒合適的目標。

  但是當他習慣性地來到陰的呼吸吐納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一個孕婦闖了進來。

  月份合適,又是至陰之地遇到的,這真是送上門來的獵物啊。

  就在這時候,孕婦也看到了他,孕婦驚叫了一聲,掙扎著試圖爬起來,但是她越是害怕,越是爬不起來。

  “哈哈,想跑?哪那么容易?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了。”陰老二哈哈大笑,身形一閃,伸手就要抓向孕婦的喉嚨。

  可就在這時候,孕婦突然站起來,反手拿出一把槍,對準陰老二毫不猶豫地開了一槍。

  砰……陰老二腳步一滯,他身上一件護身冥符頓時裂開。

  他吃驚的抬起頭,看向孕婦,只見孕婦反手摘掉頭套,露出了真正的面目,她不是別人,正是白子琳。

  “站住,雙手抱頭蹲下,否則我開槍了。”白子琳叫道。

  “又是你?找死。”陰老二大怒,他已經清楚,這是給自己做的局。

  但白子琳以前一直調查自己的事情,讓他怒不可遏。

  現在距離她這么近,就算是要走,也要殺了她。

  右手虛空一抓,掌心處出現黑氣,他就要解決了白子琳。

  可就在這時候,周邊的土地突然炸起,數道黃色的綢緞驟然騰空而起。

  每道綢緞上面都繪著三清伏魔正符,而修行陰邪之術的陰老二,在三清正符的照射下頓時身上黑氣騰起,慘叫連連。

  “陰老二,果然是你,這一次看你還能逃到哪里去。”張世豪帶著幾位玄一派的同門趕了過來。

  “三清伏魔正法?玄一派的小輩,我和你們玄一派素無恩怨,你們為什么要和我做對?”陰老二嘶叫道。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誅之,陰老二,你在這里胡作非為,迫害孕婦祭煉鬼嬰,身為玄一派正統弟子,我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張世豪得意洋洋:“今天就是本少給你做的局,沒想到你這智障真的一頭扎進來了,諸師兄,滅了他。”

  幾名玄一弟子欺身上前,白子琳及時的從陣中抽身。

  數道杏黃陣旗驟然騰起,微微毫光,壓制著陰老二。

  陰老二本身是邪道中人,煉尸養鬼,身上陰氣重重,三清伏魔正法對付的就是他這種人。

  只是張世豪有些低估了他的實力,隨著陣法重重壓制,陰老二身上黑氣升騰,他嘶叫一聲,反手一道青色法袍披在身上。

  法袍一披,頓時將陣法隔絕開來,他一聲暴喝,雙臂一振,三道黑氣凝聚成煞氣,轟的一聲將陣法轟出一道缺口。

  “別讓他跑了。”白子琳急道,她提起槍砰砰砰就是幾槍。

  但是到了陰老二的這個級別,身上有冥符護身,在加上身披法袍,根本傷不了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