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443章 娘炮一只
  “嗷……”那娘炮發出一聲慘叫,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陳正誼雖然這些年養尊處優,但一身實力可是從來沒有荒廢過,他這一扭,這娘炮的一條手臂直接給廢了。

  一巴掌把這娘炮給扇飛,撲通一聲,這家伙腦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然后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陳勁。”陳正誼低吼道。

  “在。”陳勁連忙上前。

  “叫人過來,把這里圍了,所有人抓起來,往死里打。”陳正誼舉步向前進。

  陳勁連忙吩咐下屬調人過來,緊緊地跟著陳正誼向里面走去。

  撲通,一個包廂門被暴力撞開,陳正誼大步走了進去,然而進去以后,擺在他眼前的卻是不堪入目的一幕。

  只見兩個男人赤條條地滾在一起,最下面的那個,赫然是他的兒子陳浩。

  這家伙被兩個壯漢夾在正中間,正發出早已的呻吟。

  一時間,陳正誼只感覺到手腳冰冷,他終于確定了,兒子彎了。

  一腳一個,把兩個大漢給踹飛了出去。

  正在享受后庭劇烈撞擊的陳浩,睜開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老子,他猛地一個激動,尖叫著,拿著毯子遮住他赤條條的身體。

  “爸……你怎么來了爸?”陳浩嚇得面色煞白。

  說真的,他要真的正兒八經的找女人也是正常,但現在他明顯不正常啊。

  “呵呵,如果我要不來,你想怎么樣呢?”陳正誼咬牙切齒地說:“我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陳勁,拿我的鞭子過來,今天我要抽醒這個逆子。”陳正誼扭頭喝道。

  “是……”陳勁連忙出去,取過來了一根鞭子。

  “爸,你聽我說啊爸,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陳浩嚇得嘶聲尖叫著,他拼命的躲著鞭子,但是陳正誼的鞭子卻準確無誤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陳正誼是動了真怒了,他一鞭子下去,就有一道血痕出現在陳浩的身上。

  陳浩瘋狂地尖叫求饒,但卻無濟于事。

  今天這個著名的同性俱樂部,發生了駭人聽聞的變化,所有人都遭到了毒打,而且俱樂部的創始人,被人沉到了江里。

  至于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無人得知了,只是那些本來是彎的男人,聽到這個俱樂部的名字就嚇得臉色煞白。

  幾天靜養,葉星辰的實力已經恢復了。

  這天回夏公府,夏靜宜剛好也在家,一家人團聚,吃了個飯。

  飯后,夏學名照舊和葉星辰在亭子里面對弈一局。

  祖孫兩人殺得難分難解,最后夏學名無奈地把棋一扔:“不下了,這局和棋。”

  “外公,這就和棋了?我看還能在殺幾回合呢。”葉星辰笑呵呵的說。

  “下棋對弈,是娛樂,如果難分難解的就沒意思了,失去了娛樂放松的意義了。”夏學名搖搖頭,他看向葉星辰:“你的傷勢怎么樣了?”

  “沒什么大礙了。”葉星辰搖搖頭說:“玄陽宗的那老頭,也未必比我強到哪里去。”

  “玄陽宗這些年手伸的太長了。”夏學名緩緩的搖搖頭:“但他們宗門之中,六大天象高手,還有一個半圣的老怪物,實在是難以撼動,所以你得小心了,不能硬碰。”

  “我知道。”葉星辰把手中的棋子放下說:“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我也相信一定有破局之法。”

  “呵呵,好在那些老東西們,一個個都蟄伏不出,以求得證大道,不會輕易下山,下山一個高泰然,還是不難對付的。”夏學名說。

  “高泰然受傷了,以陳家的謹慎程度,恐怕會向宗門內求助。”葉星辰說:“我的資料早已經擺在他們玄陽宗的案頭了,現在對他們來說,我是一個威脅,所以,難說了。”

  “如果他們人多,我老頭子拼上一條命,也要助你一把的。”夏學名道。

  “外公,您安心的靜養身體就行了,這些事情真的不用你出馬。”葉星辰微微一笑:“我看你身上的氣息,似乎較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了。”

  “當然不一樣了,當天在大山里面我強行入半圣,傷了根基,能保住命已經是奇跡了。”夏學名笑著說:“想進境恐怕是難上加難。”

  “只不過最近得到了一本西方傳教士入中土時帶來的圣經,是追溯根源,已經是貞觀九年時的東西了。”

  “你在圣經里面,悟出了東西?”葉星辰問。

  “大預言術。”夏學名也不藏著掖著。

  “西方教宗至上神術?”葉星辰吃了一驚。

  “對,現在也算是有所小成,勉強能與天象境高手一戰吧。”夏學名微微一笑。

  葉星辰震驚無比,半天,他才吐出了一句話來:“您老人家,不愧是讀書人,書中能悟出儒道,隨便得到一本圣經,就能悟出西方教宗至上神術。”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夏學名若無其事地說:“這些都是小意思。”

  葉星辰哭笑不得,這都是小意思?要知道這種神術,在西方教宗之中,只有皇者級以上的人物才能修習的。

  “若初還沒有消息嗎?”夏學名問。

  “暫時還沒有。”提到蘇若初,葉星辰微微的一頓:“她親人盡數離世,報仇以后游歷世界,就當是散心吧。”

  “嗯,是啊,這孩子的命苦,不過這次因禍得福,游歷歸來想來于武道佛宗之上應該又會有所明悟。”夏學名笑著說,他抬眼看到了涼亭外面的司千雨。

  只見司千雨站在不遠處,似乎是想過來,但又怕打擾到他們兩人。

  “好了,千雨過來了,這些天她一直護著你媽,你們也挺久沒見了,好好聊聊。”夏學名起身笑著說:“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司千雨臉一紅:“夏老,你們接著下,我在一邊看著就行。”

  “哈哈,你們這么久不見了,我再不走,就有些不識趣了,去吧。”夏學名哈哈一笑,舉步離開。

  司千雨這才走到了葉星辰的跟前,她擔憂地看著葉星辰:“傷勢怎么樣?”

  “沒事,小傷而已,現在已經恢復了。”葉星辰伸手將她攬到懷里,這么長時間不見,葉星辰可是想得很。

  “干什么呢,這是在院子里。”司千雨吃了一驚,奮力抵抗。

  “那就換到房間去。”葉星辰緊緊地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輕一呵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