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都市風流相醫 > 第442章 你沒受傷?
  剛才他去見過高泰然,這位入幽心境的天象高手,雖然看起來神色如常,但是走路腳步虛浮。

  他并沒有說自己受傷,但陳正誼知道他一定是受了些暗傷。

  他告訴陳正誼,葉星辰已經被自己打傷,但他下山以后耽擱了不少修行,所以馬上要閉關,一周之內,任何人不許打擾他。

  本來以為這一次葉星辰能消停幾次了,可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才多大一會兒,葉星辰就生龍活虎地過來找他的麻煩了?

  而且看他面色紅潤,中氣十足,一點也不像是受傷的樣子,這家伙難道沒受傷嗎?

  “有什么不可能的?”葉星辰微微一笑:“那老頭回去后是不是告訴你,他已經重傷了我,然后他出門以后耽擱了不少修行時間,他需要閉關修行,對嗎?”

  陳正誼不說話了,因為高泰然確實是這樣說的。

  “呵呵,死要面子。”葉星辰冷笑道:“他和我一戰之后,已經讓我傷了武基,如果不及時運功治療,這輩子,入圣無望。”

  “高前輩是入幽心境的高人,他怎么可能敗在你手里?”陳正誼還是不相信。

  “那你讓他出來,在和我打一場唄。”葉星辰笑了:“之所以不殺他,是不想跟玄陽宗撕破臉,但這也是對他們一個警告,我葉星辰不是那么好惹的。”

  陳正誼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他確實是被葉星辰給唬住了,因為葉星辰怎么看都不像是受傷的樣子,反觀高泰然,應該是多多少少受了些暗傷。

  “好,好啊。”陳正誼不住地點頭:“倒是我以前小看你了,沒想到……”

  “你也不是第一次小看我了,你也不是第一次低估我了。”葉星辰笑著說:“你放心吧,以后我還會有更多的驚喜給你呢,咱們,慢慢玩。”

  “小姨,我們走吧。”葉星辰說。

  “好,店也砸了,人也打了,該回去了。”夏寒月淺淺一笑,站了起來,她瞥了陳正誼一眼,一臉的不屑。

  “令公子的傷,應該好了吧?”臨走的時候葉星辰說了一句。

  “托福,他已經痊愈了。”陳正誼黑著臉說。

  雖然恨透了葉星辰,但是這一點不得不服氣,葉星辰確實是厲害,本來他以為兒子這輩子都不能傳宗接代了,但是沒想到葉星辰居然還有辦法讓他好起來。

  “那挺好的。”葉星辰一點頭說:“藥嘛,多多少少是有些副作用的,你多注意著點,告辭。”

  葉星辰說完和就和夏寒月離開了,只留下了氣得混身都哆嗦的陳正誼。

  “陳勁。”陳正誼吼道。

  “陳總,我在。”陳勁連忙走了進來。

  看到陳正誼臉上的表情,他就知道剛才陳正誼肯定沒占到便宜。

  “傳消息給宗門,就說高長老受傷,讓宗門速派人過來。”陳正誼道。

  “高長老受傷了?”陳勁吃了一驚:“他可是天象二境的高手了,怎么會……”

  “低估葉星辰的實力了,這小子,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厲害得多。”陳正誼咬牙切齒地說:“沒想到一不留神,他已經成長到這個地步了,葉晉羽啊葉晉羽,我哪點都不如你,就連……生個孩子也不如你嗎?”

  陳勁呆在一邊,不敢說話,他知道每次提到葉晉羽的時候,就是陳正誼心情最不好的時候,而在這個時候,除了陳正誼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陳浩在干什么?”陳正誼問。

  提到了兒子,他就想起了陳浩,他感覺陳浩應該能比以前懂事點了,至少,不讓他像以前那樣操心了吧?

  “他,他在……”陳勁結結巴巴,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說,在哪?”陳正誼臉上瞬間陰云密布,陳勁這一結巴,就知道兒子肯定沒干好事。

  “他去了……星河俱樂部那里。”陳勁咬咬牙,說出了一個地名。

  “星河俱樂部?這是什么地方?”陳正誼的眉頭微鎖,他不記得燕京有這么一個地方的。

  “是……一個,同性俱樂部。”陳勁咬咬牙,還是決定將真相說出來,因為如果不說,之后有什么事情發生,那就不是他所能承擔的了的。

  陳正誼臉上的表情千變萬化,他吼道:“這個逆子……去那里干什么?他瘋了嗎?”

  他總算是明白了葉星辰臨走時候那句,傷是好了,但藥是有副作用的這句話的用意是什么了。

  敢情兒子去找男人,就是因為藥的原因。

  陳勁在一邊躬著身子低著頭不敢說話,他現在理解陳正誼的心情。

  “馬上備車,帶我過去,快。”陳正誼嘶吼道。

  幾十輛車,浩浩蕩蕩地趕到了一個叫‘星河俱樂部’的地方。

  這個地方各種各樣的男人,打扮著花枝招展,陳正誼進去的時候,甚至還發現一名穿著小吊帶,皮裙漁網襪的大漢。

  這他媽的是一群什么妖魔鬼怪啊,而且在這里,他只能看到打扮的各種各樣花枝招展的男人,根本看不到一個女人。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陳正誼的神色震怒,其實他心里已經有了答案了,但是他不愿意承認這是真的。

  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兒子會來這種地方。

  說真的,自己的兒子就算是再怎么亂來,他都能接受,唯獨這個接受不了。

  “陳總,這個地方,是同性俱樂部,只讓男人進來。”陳勁在一邊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他理解現在陳正誼的心情,說真的,對于陳正誼的遭遇,他深表同情,但他也沒有辦法。

  “好,好……”陳正誼怒極而笑:“去,把他給我找出來。”

  “喲,叔叔,這么大年紀了也來這里找樂子啊。”就在這時候,一個娘炮走了過來,翹著蘭花指,捏著惡心發嗲的聲音,手伸到了陳正誼的胸口。

  “喲,年紀是大了點,但是叔叔的肌肉還挺結實呢,嘻嘻嘻,叔叔喜歡什么樣的呢?我怎么樣?”

  陳正誼混身都在發抖,說真的,在戰場上一個人面對幾十個敵人的時候他也沒有這么惡寒過。

  他反手抓住這個娘炮的手臂,奮力的一扭,咔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