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42章 比比東的震撼
  “現在,本府主宣布學員加入學府的條件,首先是要有先天魂力,這是魂師修行的基礎,其次同樣是通過問心陣。”

  云逸沒有理會還在留意問心陣法的魂師,自顧自的說道。

  “另學府只招收六歲武魂剛覺醒且擁有先天魂力的孩子,這些孩子可在學府一直修行到四十級畢業。”

  “另外,學府有一些忠告想告知在場的所有勢力,學府成立初衷,是兼濟天下,并沒有和任何人為敵的想法,也不會參與大陸的勢力爭端。當然,本府主也知道學府的成立會觸動到一些人的利益,在這里我只能說聲抱歉!但學府不可欺!”

  云逸凌厲的目光掃視眾人,不少人在云逸飽含威脅的目光之下紛紛將目光移向了別處,不敢與云逸對視。

  “學府雖初成,但也不容外人挑釁,學府會嚴厲約束府內人員,不主動生事,但學府絕不怕事!當然,學府并非不講道理,正常比斗,同境界同年齡段之間的較量,即便我學府輸了,那是我們技不如人,我們認!但若是以大欺小,以多欺少,我說不得要上門討個說法。”

  說著云逸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七枚十萬年魂環也隨之出現,接著第五魂環亮起,一道陣法投向了煉血池,頓時剛才柳二龍吸收魂環的那一幕便映入眾人眼簾。

  “想必諸位有不少人是知道的,這是時光回溯,所以對我學府出手的人還是考慮仔細的好!”

  不少人面色凝重,學府的崛起若不制止已是必然,而學府的崛起對不少勢力的影響不可謂不大,原本他們對云逸的威脅還嗤之以鼻,但見到時光回溯之后,他們都沉默了。

  “自明日起學府不間斷招收學員,學府秉承有教無類的原則,學員不論出身,不分貴賤,只要通過考核,即可入學!入學后即可獲得學府庇護,若是在外遇到不公,結果請參考上一條!”

  云逸說完便瀟灑的離去了,隨后柳二龍便一臉無奈的開始處理那些要加入學府之人的考核問題,以及外交問題。

  云逸是放了狠話拍拍屁股走了,這些人的埋怨還不是自己接著,總不見得學府初成立就遍地皆敵吧!

  大部分人都遺憾離去,雖然他們想加入學府,但真正能達到標準的少之又少。

  也有不少人開始報名參加考核,這么大的人口基數在那里,總有一部分是合格的。

  還有一部分人既沒有參加考核,也沒有急著離去,他們多數是各大勢力的人,之所以沒有急著離去是想看看學府的考核究竟怎么樣,這些報名的人之中究竟有多少能進入學府!

  很快便有一些報名完畢的魂師陸陸續續走進了問心陣,問心陣就是云逸根據幻陣稍微改動的一個陣法而已,主要是測試一個人的品行心性,品行不佳不值得培養,心性不堅注定走不了太遠。

  眾人離陣法太遠,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只知道沒過多久便有大批的人從里面倉惶逃了出來,滿眼的驚懼和恐慌,直到離開學府老遠還未曾清醒。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闖關者狼狽逃離,到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

  而這次報名的人,一共有兩千有余,真正合格者,百不存一。

  看到這里不少勢力都放心離去,事情畢竟沒有朝他們最擔心的方向發展,云逸做事至少還留了余地,否則他們說不定就要聯合討伐學府了。

  當然也有不少有遠見的勢力并沒有馬上離去,他們還要留下來與云逸商談更重要的事情。

  待云逸得空,寧風致便找上了云逸,無它,求購幾名融環資格。

  云逸之前說過學府內部獎勵融環名額,但有點腦子的都想到了從其它渠道是否也能過得?

  比如在云逸這里購買,或者學府同意任職的導師將名額轉讓,這些都是途徑,但唯一一點,都要云逸同意才行。

  寧風致和雪清河首當其沖,他們既有需要又與云逸相熟,自然不會放過這么難得的機會。

  云逸沒有直接答應,而是提出了一個要求,想要融環必須過問心陣,至于這名額怎么來云逸不管,學府成員轉讓也好,與柳二龍商量購買也罷,云逸都不會過問。

  寧風致離開了,但他只是第一個找云逸的,卻不是最后一個,許多勢力都想通了其中的關鍵,紛紛找上了云逸,被云逸以同樣的回答打發了。

  深夜,比比東同樣找上了云逸。

  “你組建學府,廣招魂師,是何意?”

  云逸的房間里,比比東冷著臉悄悄溜了進來,她壓根就沒有察覺古月娜的恐怖實力,以為沒人能發現她。

  一直以來云逸隱隱與自己親近,又曾言明會支持自己,但此時云逸又開始組建自己的勢力,比比東自然能看出來,只要云逸愿意,不出十年,擁有煉血池的學府便能超越武魂殿。

  “怎么?怕我阻礙你的計劃?”

  云逸笑著調侃道,對于比比東的到來并不意外,煉血池,比比東同樣需要。

  “怕?你若阻我,滅了你便是!”

  比比東霸氣開口,但語氣中并沒有多少殺氣,顯然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云逸這么長時間的感情培養,多少還是有點效果的。

  “放心,我組建學府,只是為了保護一些人而已,我知道你的計劃一旦啟動,必將血流成河,其它我可以不管,但我女人的家人,我總要保下來吧!而且,沒有個拿得出手的勢力,憑什么征服你?”

  云逸看著比比東曖昧一笑,絲毫沒有顧及她愈發冰冷的表情。

  “我要是你,這種話應該不會隨便說,至少在沒有匹配的實力之前!”

  比比東冷笑,周身殺意浮現,手中權杖徑直砸向了云逸。

  云逸速度飛快,險險躲過了比比東的攻擊,看著已經深深嵌入地面的教皇權杖,冷汗從后背流了出來。

  這女人,是真動手啊,要不是自己現在速度遠超常人,這一下不死也要脫層皮啊!

  “我要是你,絕對不會在這里動手!”

  云逸似笑非笑的看著比比東,絲毫沒有因為剛才的事情而生氣,畢竟比比東的反應他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嗯?”

  比比東不解,云逸怎么一副看戲的表情,隨即面色驟變。

  比比東本能的感受到一絲威脅,卻根本不知道威脅是從哪里來的,直到云逸的旁邊空間破開,一道身影從中出現,她才明白過來,眼中盡是震撼。

  “你是誰?”

  比比東看著云逸身邊的絕色少女,眼中的忌憚濃烈,她感受不到對方有任何的魂力波動,但對方剛才不可能沒有使用魂力,這已經說明了問題,對方實力超出自己很多,而能超過自己的,只有神!

  古月娜沒有說話,盡管比比東是斗羅大陸的巔峰強者,但在她眼里與螻蟻無異,對方也不具備與她平等對話的資格。

  “殺了?”

  古月娜不耐煩的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悅,比比東剛來的時候她就發現了,他們的對話她也聽的真切,原本她是不想管的,但比比東實力太強,若是突然下殺手她可能都來不及救援,因此才出現,她知道自己可能沒必要出現,但又不得不出現,心里十分不舒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