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23章 殺戮之都
  正在比比東沉思之際,月關帶著胡列娜進來了。

  “老師,您找我?”

  胡列娜聲音很輕,估計是怕打斷比比東的思緒。她能看出比比東的情緒不對,只是不明白云逸和老師說了什么,能讓一向波瀾不驚的老師心不在焉。

  見胡列娜投來詢問的眼神,云逸只是聳了聳肩,表示木雞。

  “娜娜,我準備讓你和云逸去殺戮之都歷練!”

  比比東語氣嚴肅,雖然這話看起來是決定,但她沒有接著說已經是給了胡列娜自己選擇的機會。

  “娜娜一切遵照老師安排!”

  胡列娜看了一眼旁邊笑嘻嘻的云逸,答應了下來。

  一旁的云逸有些不好意思,原著是胡列娜比賽輸給了唐三,比比東才罰她去殺戮之都歷練,結果這一次是自己想去,結果胡列娜又被比比東想起來了。

  “那好,殺戮之都的兇險想必你們自己已經清楚,既然你們自己決定了,我現在就送你們進去!”

  比比東拋去心中的雜念,起身朝著教皇殿外走去。

  云逸和胡列娜緊隨其后,前者邊走邊欣賞教皇的曼妙曲線,后者則在思考和云逸一起進入殺戮之都將會發生的事情了。

  武魂殿一直和殺戮之都有著交易,所以武魂城就有專門通往殺戮之都的入口,以三人的實力不過半個時辰便到了。

  “云逸,進入殺戮之都,我希望你們替我保證娜娜的安全,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作為比比東唯一的弟子,胡列娜在比比東心中的地位自然是很重要的,為此她甚至不惜欠下云逸一個人情。

  這也是為什么比比東一定要把胡列娜和云逸一起送進殺戮之都的原因,因為她知道以云逸的實力有極大的概率從殺戮之都活著走出來,娜娜跟著他也會安全許多。

  “老師,我可以保護好自己……”

  胡列娜有些不樂意,怎么感覺自己好像個拖油瓶一樣,雖然她并不排斥被云逸保護,但老師胃現在的太小瞧自己了。

  “閉嘴!進入殺戮之都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控制你的小情緒,時刻保持冷靜,否則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比比東嚴厲打斷了胡列娜的話,冷聲斥責道。

  胡列娜悻悻地低下了頭,沒有說話。

  “這個人情,你準備怎么還?”

  云逸卻是沒有在意比比東此時認真的態度,開口作死。

  “你想讓我怎么還?”

  比比東聲音比剛才更冷了,但卻沒有讓云逸知難而退。

  “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我說的話……”

  “滾!”

  云逸話還沒說完,比比東手中權杖一指殺戮之都的入口,冷聲說道。

  云逸無奈,領著胡列娜走進了入口,但在即將進入時,云逸回頭問出了一個他猶豫了好久的問題。

  “喂,我厲不厲害?”

  說完云逸轉身拉著胡列娜便跑,根本沒敢留下來看比比東的表情,雖然一定很精彩。

  比比東聽到云逸的問題先是一愣,這問題似乎沒什么毛病,但看他那賤賤的表情比比東便知道他的話有著更深層次的含義,陡然明白過來的比比東面色冰寒,手中權杖直指云逸消失的方向就是一頓魂力輸出,但顯然云逸已經不在那里了。

  “登徒子!”

  比比東俏臉冰寒,冷冷地罵道,隨即又有些臉紅,她跟蹤云逸那么多天,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不得不說確實挺厲害的。

  但緊接著比比東又是一陣心驚,短短幾天時間,她的情緒波動太大,這少年竟然讓自己多年不曾有過波瀾的心境蕩起了漣漪。

  怎么會被一個如此幼稚的少年人牽動自己的情緒?比比東想不通,但她知道,自己的心亂了!

  殺戮之都!

  一男一女兩名帶著面具的青年正向著殺戮之城進發,因為看不清容貌,自然也無法評價顏值,只知道男的身姿挺拔,女的妖媚火辣。

  “滴滴,恭喜宿主完成簽到任務——殺戮之都,獎勵盤古武魂第三專屬魂環,請宿主查收。”

  云逸沒有搭理,在這里根本無法使用魂技,魂環估計根本無法吸收。

  殺戮之都的城外是禁止殺戮的,但留在城外的也只是茍延殘喘,拿血續命罷了,這是弱者的無奈和悲哀。

  真正有膽識有手段的人都會選擇進入城內,畢竟這里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

  而云逸和胡列娜在熟悉規則之后自然是向城內進發,他們可沒有向人貢獻自己鮮血的習慣。

  “奇怪,殺戮之都這么多天沒人進來,今天竟然一次進來三個,還都是年輕人!”

  “連外城都沒摸清楚就敢進內城,怕是活不了嘍!”

  “年輕人自然是氣盛,哪像我們只會在這里慢慢等死,連拼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氣氛倒是相當和諧,雖然身處殺戮之都,但外城禁止殺戮,沒有爾虞我詐,眾人相處倒也融洽。

  不過幾乎所有人都是面色蒼白,骨瘦如柴,說話也是有氣無力。

  從這些人的對話中,云逸已經知道唐三進城了,而且他也是今天剛進來。

  剛進城的新人免不了遭人覬覦,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就是新鮮美味的血液,而殺戮之都最珍貴的,就是血液。

  看著剛進城的一對新人,城內不少人心思都活絡起來,但一時間都沒人先下手,畢竟在內城一旦受傷,其他人必然會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一擁而上,因此在拿捏不住之前,沒有幾個人會做出頭鳥。

  云逸二人緩緩向著內城中心而去,同時他們也在不斷打量周圍人的反應,其實云逸還是挺希望有人來找麻煩的,那樣自己就有英雄救美的機會了。

  最終還是有幾人攔住了云逸等人的去路,畢竟兩個人的血液太過誘惑,而生存的壓力也迫使他們必須鋌而走險。

  “站住,每人交三杯血腥瑪麗才能過去!”

  七名兇神惡煞的大漢將兩人圍了起來,其中領頭的大漢看著兩人冷冷開口。

  他們沒有選擇直接動手,而是以打劫血液探探他們的虛實,若是可以拿捏再一擁而上。

  胡列娜將目光投向云逸,意思是該表現了,作為一個男孩子保護女孩子是應該的吧。

  但她終究是低估了云逸的臉皮,也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幾位大哥,你們別看我長得壯實,但你們就是把我榨干了也放不出二兩血,她血多,長得還漂亮,你們把她抓回家,娛樂取血兩不誤!”

  云逸一步后退,直接把胡列娜賣了,沒有絲毫猶豫。

  胡列娜呆立當場,一雙美眸不可置信地看著云逸,久久不曾言語。

  她固然知道云逸是懶得動手,但這賣的也太自然了吧!自己還能信任他嗎?

  “哈哈,既然你這么識相,那我們就放過你,你先一邊待著,待我們收拾了這小妞,賞你一杯血腥瑪麗!”

  幾名大漢見云逸這么識相,皆是哈哈大笑,他們自然不是真要放過云逸,而是想先收拾胡列娜,然后再收拾云逸,這樣能把消耗降到最小,在內城生活,先要考慮的不是獵殺別人,而是保全自己。

  不遠處關注這里動靜的人都有些懊悔,想不到云逸如此懦弱,新人剛進入殺戮之都本就不適應,普遍不是他們這些老人的對手,這個看著健碩挺拔的男子更是個孬種,連動手都不敢,這兩人簡直就是白送的資源,現在被人搶先,白白錯失了良機。

  “多謝幾位大哥,多謝幾位大哥,看幾位大哥雄壯魁梧,龍精虎猛,想必在這內城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兄弟我以后就仰仗幾位大哥了!”

  “好說好說!”

  幾位大漢皮笑肉不笑地敷衍著云逸熱絡的攀談,心中卻是對這個賣友求榮的軟骨頭鄙視不已,暗笑這小子天真,在這內城如此輕易相信別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旁的胡列娜見云逸不但把自己賣了,轉眼又和那幾名大漢稱兄道弟,心中也是不爽,她也想看看,云逸把自己賣了建立起來的兄弟情義,到底有多深厚。

  “幾位大哥……”

  一道酥媚入骨的聲音打斷了云逸幾人的交談,眾人尋著聲音看去,卻是胡列娜取下了臉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張魅惑眾生的臉。

  “幾位大哥,奴家一向愛慕強者,原本以為找到了真愛,卻沒想到他與幾位大哥比起來簡直就不算男人,只要幾位大哥殺了他,奴家就是屬于幾位大哥的了,到時候你們想怎么對待奴家,奴家都依……”

  胡列娜修習的本就是魅惑之術,即便此時不能釋放魂技,這從骨子里散發的魅惑也不是這幾個人能夠抵擋的。

  再加上胡列娜酥麻綿柔的銷魂蝕骨之音,頓時將幾名大漢殘存的理智摧毀的一干二凈。

  云逸一臉無奈,他已經看到了幾名大漢眼中的火熱,此時他們一個個正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只怕憑口舌是無法說服他們了。

  見識過塑料姐妹花,今天云逸也算是見識了玻璃兄弟情,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兄弟情誼,被胡列娜輕飄飄的幾句話就瓦解了。

  眼見事不可為,悲痛欲絕的云逸含恨終結了剛剛誕生的兄弟情誼,上演了一出手足相殘,不過幾個呼吸,七兄弟便沒了氣息。

  云逸暗自慶幸,還好剛才沒拜把子,要不是胡列娜打斷,估計云逸馬上就到歃血為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步驟了。

  氣氛都到那了,要不是胡列娜打斷,不拜云逸都感覺都不合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