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22章 大賽落幕
  與武魂殿戰隊的比賽,云逸沒打算參與,反正雙方都是三名魂王,很公平,輸贏云逸也不在乎,三塊垃圾魂骨,云逸壓根看不上。

  結果第二天比賽時,云逸傻眼了。

  千仞雪站在斗魂臺上衣袂飄飄,胡列娜邪月和焱甘居其后。

  當亮魂環的那一刻,武魂殿再度給了所有人一個驚喜。

  千仞雪明晃晃的六個最佳配比魂環亮瞎全場,她身后三人也是整齊的五圈魂環。

  火舞一臉幽怨地轉頭看向觀戰臺上的云逸。

  說好的只是三名魂王,怎么還有一個魂帝?

  云逸也是無奈,比賽名單上根本沒有千仞雪的名字,這明顯就是冒名頂替,畢竟認識千仞雪的人少之又少。

  但云逸不敢揭穿,因為這對他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一次得罪千仞雪和比比東兩個女人。

  最終在千仞雪的帶領下藍霸二隊全軍覆沒,完全就是一面倒的戰斗,云逸都不忍直視。

  千仞雪的戰斗力,除了自己和唐三,同級別根本無人能出其右,更何況她還占據魂力等級的絕對優勢。

  最讓云逸氣憤的是,比賽結束之后千仞雪還向云逸投去一個挑釁的眼神,云逸從中看到了得意。

  所有人都在惋惜,云逸托大,被武魂殿偷了雞,因為云逸絕對是有匹敵魂帝的實力的。

  寧風致在看到千仞雪的天使武魂時,心中的驚駭可想而知,他自然知道天使武魂是千家的傳承武魂,可自己之前竟然對千仞雪的存在沒有絲毫的察覺。

  武魂殿隱藏的實力讓兩大帝國都感到了莫大的壓力,寧風致更是連夜啟程趕赴天斗帝國皇宮,準備和雪夜大帝商討對策。

  而云逸對這些倒是不怎么關心,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武魂城,天水學院臨時住所內。

  水輕語今夜都顯得格外瘋狂,因為她有預感,云逸要離開很久。

  而云逸也確實要離開了,如果云逸沒記錯,下一站,唐三應該會去殺戮之都。

  云逸對那個殺神領域興趣并不大,但問題是不能讓唐三泡胡列娜啊,而且跟著唐三才能得到更多好處,比如——系統任務。

  “簽到任務——殺戮之都,獎勵盤古武魂第三專屬魂環!附加任務——阻止唐三,殺戮之都為罪惡的審判和救贖之地,為避免秩序的崩壞,請阻止唐三破壞殺戮之都,獎勵百萬年專屬左腿魂骨——敏之流光!”

  這是之前云逸收到的系統任務,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一巴掌把唐三拍死,這樣最省事,但以后可能就沒什么任務了,但要在唐三不死的情況下,把任務完成,那就要跟唐三一起走出地獄路。

  也就是說這個任務需要兩年的時間來完成。

  而這中間有許多事情云逸都會錯過,比如小舞母親的重生,還有天夢冰蠶的進階。

  “我已經都安排好了,碧姬來找你的時候,你就將胡言交給她。”

  碧姬并不認識胡言,倒是水輕語和胡言一起吃過飯。

  胡言是云逸嘗試解決人獸矛盾的重要人物,若是云逸找不到其它獲得魂環的方法,便只能在智慧魂環上面下功夫研究了。

  “好!”

  水輕語輕聲應答,這就是成熟女人的特性,明明知道你要走,但她不勉強,不哭鬧,用最平靜的情緒對待你的離開,讓你的心中了無牽掛。

  接下來,云逸還需要安慰藍霸學院一行人,這批人數量可不少,云逸不眠不休足足安慰了三天,黃帝內經都不好使,云逸離開的時候,差點要人抬!

  教皇殿!

  “你要去殺戮之都?”

  比比東絕美的容顏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美眸一眨不眨盯著下方的云逸,眼中光華流轉,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方的月關敏銳地察覺到了比比東的眼神,微微點頭離開了教皇殿。

  “對,我聽說唐三也會去殺戮之都,我也進去玩玩!”

  云逸也懶得找理由,他相信比比東沒有理由不讓自己進入殺戮之都。

  “哦?唐三也會進去?”

  比比東面露詫異,隨即又釋然。

  “也是,有他在,唐三進入殺戮之都也不奇怪!”

  比賽結束之后,比比東還是象征性地派出鬼斗羅和菊斗羅追殺過唐三,但被唐昊逼退。

  比比東便沒有再派人追殺,一是她手上能用的人不多,二是唐三畢竟是他的弟子,她比比東還是沒能狠下心趕盡殺絕。

  不過若是云逸能解決唐三,她自然是樂見其成的,唐三表現出來的天賦讓她都有些恐慌。

  “云逸,我還是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是否要加入武魂殿,我的耐心,真的不多了!”

  這是比比東的第三次邀請了,唐三的天賦讓她忌憚,云逸何嘗不是如此,甚至云逸更讓她忌憚,但她也確實感受到了云逸的誠意,比如那枚神賜魂環,就很讓她滿意。

  “教皇冕下,我相信你的眼界應該不會止步于這一方大陸吧?教皇冕下已經獲得成神的資格,為何還要苦心經營一方勢力呢?”

  比比東一愣,心中的防備不自覺少了幾分,自己確實該把精力放在神位上,如他這般天資,應該也是以成神為目標吧!

  “神位我要,這片大陸的統治權柄,我也要!”

  雖然知道云逸不會成為自己的威脅,但比比東從不輕易相信別人,更不喜歡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其實我的目標和你差不多,我既要成神,還要讓我的女人統治這片大陸!”

  云逸仿佛沒有看到比比東的敵意,笑著說道。

  “如此說來,我們的目標有沖突?”

  比比東神色不變,但心中已然升起殺意。

  “不,我們的目標可以沒有沖突!”

  云逸邪魅一笑,在死亡邊緣瘋狂試探。

  “你找死!”

  比比東一愣,隨即勃然大怒,手中權杖向著云逸重重砸去,但云逸早有準備,提前躲開了。

  比比東也不是有心要云逸的性命,不然憑云逸的實力一招都扛不住。

  “念在你贈我一枚神賜魂環的份上,今天我不殺你,等娜娜過來,你們一同前往殺戮之都,以后休要讓我再看到你!”

  比比東收回權杖,看著云逸冷冷說道,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竟然連自己也敢調戲,委實不知天高地厚。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

  在比比東轉身即將離去的那一刻,云逸還是開口了,這時候若是怕死退縮,只怕以后不會再有機會了。

  “你莫非以為我不敢殺你?”

  比比東有些不耐煩,云逸是在挑戰她的底線。

  “千尋疾辱你,玉小剛負你,我知道你心中有恨,但直到現在你對玉小剛仍然多有照顧,千仞雪也平安長大,可見你并未完全被仇恨蒙蔽,為何不能放過自己,放下過往重新開始呢?”

  “就憑你?你還是先照顧好你那些妹妹吧!”

  比比東一臉鄙夷,眼中充滿了不屑。同時心里也十分好奇,他為何會知道這么多事情。

  “???”

  云逸一臉懵逼,隨即想到了什么,暗罵比比東不厚道,偷聽自己的私密之事。

  等等,她只是偷聽嗎?

  “收起你那齷齪不堪的思想,我還不至于偷看別人做那茍且之事!”

  眼見云逸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怪異,比比東哪里還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當即解釋道。

  “那你還偷聽!”

  云逸小聲嘀咕,隨即便意識到不妙,堂堂極限斗羅,怎么可能聽不到自己在嘀咕什么。

  果然,比比東的臉色陡然變得陰沉,冰冷的眼神仿佛能直接刺穿云逸的心臟。

  “你說什么?”

  比比東一字一頓,手中的權杖微微顫動,緊攥權杖的玉手更是因為太過用力都已經開始發紫,整個人處于爆發的邊緣。

  “我說你真細心,連我的隱私都知道。”

  “那你是承認了?你已經有了那么多女人,憑什么敢說讓我跟你重新開始?你可知道跟我表白之人的下場?”

  比比東貴為教皇,又是舉世聞名的雙生武魂,更是美得不可方物,想得到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從未有人敢有此念想,不是不敢,而是敢的人都消失了。

  “我雖多情,但從不濫情,她們都很幸福,你可見我的女人有誰恨過我?”

  云逸反問,直接把比比東問傻了。

  是啊,他的女人明明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卻能相處融洽,彼此容忍,這又是為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